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公子黃家正KaJeng Wong的音樂與人生


《音樂人生KJ》是2009年的一套紀錄片,主角是天才鋼琴家黃家正KJ的成長和學習經歷。當年上映時引起了一陣話題,我的一些朋友更是拉隊入戲院。至今13年,我沒有看過這套記錄片。
 
來到今年夏天8月,公子短暫回港,在自己的Instgram有點隨性地突然表示要搞show。於是我就第一次感受到公子的威力了。每場show都爆滿,報了名後都只能被安放在waiting list。那股威力不只是他有眾多粉絲、10分鐘內搶去所有位置,而是他音樂中的感染力,那種專注和純粹地熱愛。
 
黃家正KaJeng Wong,香港本土年青鋼琴家,年幼時已在歐洲、英國、東南亞、中國及美國演出。在13-15歲時休學鋼琴兩年,後來在印地安那大學雅各斯音學院(the Indiana University)畢業並回港發展音樂事業。2018年勝出Alaska International Piano E-Competition,2019年在The Maria Canals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中得第三名。
 
2020年11月黃家正KaJeng Wong的《God Pray Love》鋼琴獨奏會,演出於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黃家正KaJeng Wong 2019 年在巴塞隆拿舉行的The Maria Canals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獲得第3名。Photo from KJ
 

KJ上年去了歐洲閉關,專心準備比賽和彈琴,今年9月尾又會離港再繼續準備。輾轉間去完他的studio聽了一次solo,再到荃灣聽他和Cong Quartet 合奏的Brahms quintet。就貿然約他來傾下音樂和人生,他都很爽快地一口答應。 

J: Jocelyn
KJ:家正KaJeng Wong
 
J:點解你會叫「公子」呢?
KJ:哦你唔知道!ok 我話你知。事緣我搞IG live 的時候有一個觀眾留言叫我「皇上」。嘩嚇親我,我話千其唔好叫我「皇上」,最多叫我「公子」啦,就是這樣得來的。
 
J:studio 個日最後玩到幾點呀?(當天7pm開始,我在約11:30pm離開)
KJ:2am。
J:最後有幾多場呀?
KJ:15場,400人。我自己好衝擊。
J:我都好衝擊啊。
 
其實多年來我都抗拒聽Piano Recital,直至今次我終於克服了。除了是我自己變了,也要多謝KJ 舉辦了一個很特別的演奏模式。好細的recital,更像是私人聚會,跟朋友傾計;公子還會serve 你海膽、日本提子、和whisky。
 
KJ:每一場個感覺都好唔同,有d 會唔出聲就咁聽、有d 係唔識音樂、有d 係音樂學生。我真係接觸到觀眾、原來彈一隻歌對人地會有呢種意義,我practice 係有意義。今個夏天我好開心,直頭係成個人生喺香港最開心的夏天,原來我的音樂有意義。I play music for you。例如個日你點歌Scriabin,我聽過隻歌但未彈過,然後問你點解會鍾意呢隻歌,大家可以一同explore。

(KJ 的studio 演出可以讓觀眾點歌。當晚我點了俄羅斯作曲家Scriabin的Etude Op.2 No.1。) 

9月8日,KJ 和Cong Quartet 的演出。Cong四重奏的成員包括了小提琴手戚耀庭及周業瑋、中提琴手黃立恆、和大提琴手鄭恩浩。Photo by Jocelyn
 
這場演出也是今個夏天KJ 在香港最後一場演出。Photo by Jocelyn

J:我感覺你係一個好清楚自己的人。
KJ:因為我需要自己做的事有一個意義。我assume 我36歲會死。個時27歲所以咁樣諗36歲死,唔會諗自己30歲死。如果到時死,我點樣令自己唔會後悔呢?所以我之後計劃好哂,要做的shows concerts 全部都會做,Programme 都諗好啦。俄羅斯作曲家programme 決定咗係一定會做的,因為疫情有推遲但一定會做。(下年2022是Scriabin 史克里亞賓的出生150週年)
 
但人始終不能決定自己的生和死。那是一種live the moment,be present 的人生意義、或者life motto。但KJ 以這種心情來演奏,就是打動觀眾的其中一個原因。
 
J:點解要離開香港呢?
KJ:香港始終係一個城市,有地域限制,做tour 點做呢,今個夏天我都做咗啦,一次喺虎豹別墅、自己studio、荃灣⋯⋯香港都做唔到我係歐洲做個d。當然我都好鍾意香港,你點喺歐洲彈「終生美麗」或者講七師傅?We have the same language and we share the experience。但同時間我都需要musical peers 去一同成長進步,香港無。我參加比賽都因為我需要一個突破,留係香港一段時間就會諗咁點呢,係咪玩香港個遊戲、儲錢買樓就算呢。所以要走囉。
 
J:你唔會作曲呀?
KJ:唔會,我唔係呢種人,我無個種學習,我係一個演繹者。即係你叫作曲的去演奏,佢地會唔會彈得好?其實唔會,作曲叻都唔一定會演奏到。但我好認同作曲的人好重要,其實某程度上作曲的人比彈的人更重要同更加叻,特別係成為經典個d,會記住的其實都係佢地。
 
J:但「末薑」或者你的music curation,其實是一種創作。
KJ:Yes exactly。呢種係滿足咗我創作需求嗰一面,去策劃演出做curation。我都真係認為我哋係最後一代香港generation。「末薑」就係咁的意思。

即使我唔喺香港但件事唔會停,所以「末薑Ginger Muse」係有3個Co-Artistic Director,所有事情唔會落係我一個人身上;同埋我都做唔到佢哋要做嘅嘢,佢哋都做唔同我做到嘅嘢。我哋之後10月、11月同12月都會有新嘢出,我哋甚至會同二胡樂手合作;係會一直expand 的,一路發展落去可以聚到唔同的人。 

「末薑Ginger Muse」是Music Lab 2020 年的旗艦項目,上年一口氣推出了數張唱片,全部皆為純音樂instrumental。Photo by Jocelyn
左上角:色士風手孫穎麟、口琴手何卓彥,以及KJ組成的三重奏「Smash」;唱片最近獲得設計榮獲「2021金點設計獎標章」。
右上角:口琴手何卓彥CY Leo 的個人album《Angel and Demon》
左下角:鋼琴家張貝芝Joyce Cheung首張專輯《Set Loose》。她的琴聲在古典和爵士音樂之間來去自如;編曲也一樣動聽出色。
右下角:黃家正KaJeng Wong個人album《Season of Life》,分成3個主題,以音樂表達人生,包括Depart、Lost、和Return。
 

黃家正KaJeng Wong個人網頁Instagram
 
「末薑Ginger Muse」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