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復元人士的心聲 由小監獄遷移至大監獄


上星期提及筆者多年前跟進、那一位未能對香港建立歸屬感的內地移民,因為妄想觸發的破壞行為,曾被囚禁於小欖監獄。基於這前科,再加上其復元人士的身分,當年他出獄後仍然受到醫療當局緊密監控。套用案主自己的說話,他只是由一個「小監獄」遷移至「大監獄」,這麼多年來從未真正感到自由過。

網絡插圖

基於過去的破壞行為,案主被醫療當局界定為目標病人(targeted patient),即病情嚴重加風險甚高,須接受緊密跟進。除了施以針藥加口服藥的混合治療,外展精神科護士至少每四星期會造訪一次,以確保他有依時服藥與精神狀況穩定。

與案主初次接觸時,他已經「出冊」了好幾年,之前呈現的正面癥狀(positive symptoms)如幻聽及妄想等早已不復見。眼見案主經常留在家中,主診醫生評價其負面癥狀 (negative symptoms)仍然嚴重,意指其缺乏動力及活力,重投一般人認為的「正常生活」,包括工作、家庭以至人際社交等等。透過服務轉介,醫生期望筆者可以協助案主走出家門,多點參與中心與社區活動。

在跟進初期,案主反應冷淡,甚至可以說有點兒抗拒。心水清的讀者不難估計得到,案主視筆者為醫生派來的「特使」,在外展護士以外,多一個人監察自己的一舉一動。而出於逆反的心態,他也沒有跟從醫生建議,增加外出及參與活動。

從這個角度去看,主診醫生口中所謂的「負面癥狀」,並不代表案主缺乏動力。事實上,案主在閱覽中國歷史書或觀賞相關電視劇集時表現積極,每年書展也會捧一大堆書藉及錄像光碟回家。他沒有聽從醫生的說話,抗拒與外界接觸,可能是要表達對現狀的不滿,並就自己長期被醫療當局監控作靜默抗議。

基於上述情況,筆者也要花上好一些時間,才能取得案主的信任,當中,除了採用「投其所好」方法,談論一些他感興趣的話題。更重要的是,要讓對方感到被尊重,他的意見或感受是會被重視。

隨著雙方關係熟絡,案主開始訴說他對故鄉的思念,對於現狀感到既無力與無奈;另外,他也抱怨藥物的劑量太重,不想每天睡十二、三個小時,寧願花多點時間看書,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而與案主並肩爭取減藥,也成為整個復元進程另一個突破位(按:第一個是他與兒時好友重聚)。基於過往的認知,案主一直認定醫生不會減藥,亦因此感到沮喪失望。經筆者鼓勵,我們一起討論向醫生提出減藥策略,如何鋪陳有力理據:例如想有多些時間看書,以及有精神参與乒乓球活動等。

回想當年,爭取減藥過程也非一帆風順,頭幾次主診醫生皆斷言拒絕。還記得當時覆診後送案主回家,一路上看著對方失落的表情,自己也想不出甚麼有力的安慰說話。猶幸我們這一對好拍擋鍥而不捨,經過數個月的爭取,醫生終於肯「開綠燈」,展開了有秩序的減藥旅程。

如前所述,與兒時好友重聚加上成功減藥,成為案主精神狀況改善的兩個重要轉捩點,往後的日子他比前積極了,除了參加乒乓球活動也持續進修英文,逐漸尋回一些失落的時光。

記下這段往事,是想說在醫療主導的體制之下,不少復元人士也有著相類似的感受;而監密的監管,並無助於建立互信的治療關係。就社工專業而言,個案工作的基本從來就是尊重、聆聽及理解:走進案主的內心世界,了解他們的主觀感受。另一方面,我們也要讓外界聽見與正視案主長期被掩沒的聲音與意願,這樣才稱得上是真正的充權。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