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死人當活人 喪事當喜事


從小就懼怕死人化妝,所以即使參加喪禮時要瞻仰遺容,也不會正視躺於棺木內的人。

當然,化妝術也是與時並進的,舊時手法較誇張,看上去特別嚇人,現今的比較自然,沒有那麼驚嚇了。多年前看過著名的日本電影《禮儀師之奏鳴曲》,片中主角所做的,就是令逝者看來自然又安詳,為親屬帶來一點安慰,這種死人化妝,是藝術。

《禮儀師之奏鳴曲》劇照。

但世上也有另一種死人化妝,不是藝術,而是偽術:硬要人相信躺在棺柩內的人未死。這種「化妝偽術」主要用於一種奇特的喪禮中,奇特之處在於,所有人都明明知道那是個死人,但出席者都要當他仍然在生般看待。這不是傳統中國所謂的「敬如在」,而是詭異地,真的把一個死人當作活人來看待。

要搞好這樣的一場喪禮當然很難,化妝師就不用說了,扭盡六壬,拼命往死人臉上塗脂抹粉,為求使那僵硬的驅體看來像個活人。籌辦喪事的人,都要喪事當喜事辦,要表現得喜氣洋洋,慶高采烈,很積極的模樣。人都死了,還積極甚麼呢?就是積極地相信那人還好好活著,生龍活虎,前途無量,而且思毫不能敗露半點無聊、厭惡、噁心的痕跡。

至於其他喪禮來賓,也一樣要進入一種類似自我催眠的狀態。借用周星馳電影的經典橋段,那是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所著《演員的自我修養》的演譯方式,才能應付得了的:必須由內至外,再由外返回內,都相信死人其實未死,喪事其實是喜事才成。演技當然有高低,來賓中有些神情尷尬,也不敢多說話;有些卻已是「方法演技」的高手,完全進入了角色,想像與現實已變得很模糊了。

總而言之,事情就跟一齣大型荷里活電影一樣,佈景、道具、臨時演員、主角、配角都齊備,事前也大事宣傳一番,務必要全城關注。但其實家屬也好、來賓也好,或是路人甲路人乙也好,大家都知道,就像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所著《聖誕述異(A Christmas Carol)》開首所述的那樣:「那人死得像門釘一樣實在(as dead as a door-nail)」,即使勉強塗脂抹粉,內裡卻是氣息全無。

再借用一句老話的格式:「他們知道那是死人,我們也知道那是死人。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那是死人,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其實知道我們知道那是死人。但是,他們還是要把死人當作活人,把喪事當喜事辦。他們似乎以為,只要日子久了,我們就再也不會在乎,甚至也分不清死人與活人、喪事與喜事的分別了。」

荒謬圍城,情假戲亦假,演的人就不怕人看膩了嗎?還是以為前面仍是風光無限,卻不想或許黑夜已深、白晝將近,大城倒下的日子不會像夜間的盜賊一樣來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