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愧對下一代


2020年5月27日。那天,立法會辯論《國歌法》條例草案,防暴警察在旺角街頭扣查年輕人。美聯社

【撰文:蘇祿】

極權管治下很多年輕人身陷囹圄,這些冤獄都令自己有感愧對香港的下一代。如果香港人早一點覺醒,如果早一點知道一國兩制本來就是一個騙局,我們的下一代就未必要被極權糟蹋他們的人生。

可是,歷史就是沒有「如果」。

筆者和大部分生於殖民地時代的香港人一樣,未經政治憂患,當年也沒意識到英國政府故意淡化我們的政治意識。到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香港盡是聲色犬馬,一九八九年蘇共解體震撼中東歐,對於許多香港人來說遙不可及。活在殖民地的我們未曾經歷過東歐人民戰後幾十年對抗蘇共的血和淚,也避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初期的饑荒和暴力,之所以當年六四屠城那麼震撼,是因為那是幼稚的香港人第一次見識中共的真面目。

無論是英治還是共治時期,香港的教育都鮮有涉獵政治,而且殖民地時代的政治氣候非常溫和,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的香港人自然沒有對抗鐵腕的歷練。經歷了近年的風風雨雨,我們才如夢初醒,慨嘆自己後知後覺。那些二三十年前加入政壇的政客和時事評論員,誰會料到自己會因和平集會而坐牢?英治時代的香港很自由,那時候的「爭取民主」大多從參選議會開始,喊喊口號,從政者根本不需要什麼刻骨銘心的付出,也不需要經歷骨肉分離之痛。

幾年之間,香港人突然要經歷催淚彈、恐嚇和司法制度的徹底崩潰,所以我不奢求人人都能堅持到底,因為雖然很多人渴求自由,並非每個人都願意放棄一切去爭取。事實上,芸芸眾生去與留的背後不一定有很轟烈的原因。我們要好好珍惜一起走過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九年的緣份,香港還有希望,是因為我們看到香港的下一代比我們更有承擔、更有歷練,他們沒有「收成期」那一代的財富,卻有改變社會的意志和抗爭的歷練。

這應該是活在困苦中的我們的一點安慰。

作者網誌:一人之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