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八問保安局長鄧炳強


近日先後聽得保安局長鄧炳強透過《大公報》專訪和在立法會內回應傳媒提問時質疑香港記者協會,並作「建議」,令筆者好生納悶,不禁要以一名老記者的身分向鄧局長不恥下問。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連續兩日質疑香港記者協會.

1) 鄧局長質疑記協,是否越俎代庖?
顧名思義,保安局長應該是負責香港的公共秩序政策。要用「應該」,因為保安局官網沒有列明該局職能,只是列出歸屬該局規管的八個部門及機構名稱,於是只能顧名思義一番。鄧局長既然管的是公共秩序,為何以其官方身分質問與他職權範圍無關之事?

2) 鄧局長是否不滿同僚的工作表現?
據老記了解,新聞自由或政策屬於民政事務局的範疇;香港記者協會作為一個工會,則屬於勞工處的職工會登記局,而勞工處的政策局是勞工及社會福利局,並非保安局,管轄八個部門理應很忙的保安局長,甘冒越俎代庖的大不諱也要發聲「兩問」記協,難道鄧局長真的對另外兩個政策局的同僚表現不大滿意?被迫擸起衫袖自己上?

3) 鄧局長當真不知道記協的帳目向來開誠布公?
鄧局長要記協公開收入來源,但只要稍為留意新聞或與他身邊的同僚談談便會知道,記協絕大部分的收入是每年的籌款晚會,以及場刊登廣告收入,籌款總數當晚便會公布,而報章有時翌日報道時亦會提及。即使鄧局長不看這些軟性新聞,身邊的同僚和尊貴的議員不少都曾出席晚會,知悉箇中情況,鄧局長和他代表的「社會人士」,只要肯跟人閒聊兩句便知答案,又或請鄧局長動動手指,打個inter-com,問問負責宣傳和編撰新聞摘要的下屬便瞭如指掌,那用大費周章,又是專訪,又是透過立法會傳媒簡報會發問!

若鄧局長覺得籌款晚會公布的資料不足以說是開誠布公,那經核數師核實的記協年度收支帳表應該足夠詳細了吧,而這核實帳表是要在每年的記協周年大會上供會員審核、討論並通過的。此項議程是在會章中訂明的,無得「走雞」!

4) 鄧局長是有多不放心職工會登記局的審查工作?
作為一個資深官員,應該知道不同團體一定有相應部門審核其收支,鄧局長即使不相信記協及其會員,也應相信自己的同僚。

記協作為工會,其監督單位是勞工處及其轄下的職工會登記局,該局的官網訂明,其主要工作之一,便是「查閱職工會的周年帳表及其他根據法例須向職工會登記局遞交的報表」,而作為守法的工會,記協每年均會向職工局報備經核數師核實的年度財務報表,當中訂明各項收入來源和支出,當然亦包括鄧局長和「社會人士」的關注點;此外,職工局更會每兩年派員上門審核,包括抽查單據,以核實記協之帳目處理是否合規。若記協真有不合規之處,該局肯定會對記協窮追猛打,何須鄧局長代「社會人士」揚聲?

這裡我必須打岔一句,自揭肚皮讓人看笑話。事緣職工局的工作確是十分到位,莫說錢財如此重要大事,就算是會員和人事等小事,職工局也「𥄫到實」,以致記協執行委員會人數少於會章規定人數時,都會被職工局發信以至登門查問,記協解釋數年之後,終於修改會章,把執委會人數訂在八至十人之間,如此才免了職工局職員跑記協之苦。

在這,老記要申報利益,老記曾擔任記協執委二十多年,對記協經歷這些甜酸苦辣,略有體會。至於所引規章,均是記協的公開資料,不是局中人也可輕易獲悉。

5) 鄧局長真的不知有「防止開誠布公走雞條款」?
對此,我與中國鐵道部前新聞發言人王勇平在列車追尾事故後說的立場是一致的:「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因為《職工會條例》和《職工會登記規例》均有條款訂明,工會的帳表和會員登記冊等資料須公開讓會員、會員授權人士或職工局局長授權人士查閱,違者犯法,防止工會在開誠布公大事上「走雞」。若鄧局長知道,沒道理還為記協叫屈,建議記協開誠布公,把過去五年的收入來源一一公開,讓社會還記協公道!

其實這清白一直在,只要鄧局長和記者動動手便不會有質疑,記協想有寃屈都難。詳細條文在此不贅,請看官自行翻閱《職工會登記規例》第4條《職工會條例》第36第37條,相信鄧局長或其代表要成為職工局長的授權人士應該無難度,而不時在報章上質疑記協的報章,亦可讓記者成為記協會員,那便可看箇明白。若有關報章不想其記者成為記協會員,那找一名會員授權亦可,相信絕非難事。

6) 鄧局長既欲記者專業,又不高興記協招收學生會員是否自相矛盾?
這裡的學生會員當然不是鄧局長口中的13歲記者,而是指「接受新聞工作培訓或為學徒者」,一般而言,就是大學新聞系學生,這是不少記者工會的普遍做法,目的是為了讓有志從事新聞事業的學生在投身職場前,能更早接觸記者這行業,從而了解並掌握業界操作和專業操守,對學生會員而言,有利之處是讓他們提早裝備自己;對行業而言,是更好地傳承專業,對培養專業記者有百利而無一害,為何鄧局長既想要專業記者,但又以「哄」、「拉攏」、「背靠」等負面詞語來描繪記協招收學生會員?這豈非自相矛盾!若有更多學生會員,便意味有更多「準專業記者」,新聞行業的專業性自能提高,相信這是鄧局長和一眾社會人士所樂見的。

局長也毋須擔心招收學生會員不合規,因為記協更改會員分類時,必然經過會員大會同意,並按《職工會條例》送呈職工局省覽。至於新聞系學生聞記協捍衛新聞自由和記者權益之風而趨之近之,甚至加入成會員,難道要記協自責做得好而太有吸引力?「德不孤,必有鄰。」不應怪責有德之人吧!

7) 鄧局長質疑記協代表性是要與官方說法和常理唱反調嗎?
港府編撰的《香港年報》,數十年來至今均稱記協「是本港規模最大的記者工會」,其代表性毋庸置疑。而當一個規模最大、亦即最有代表性的工會,由業界會員一人一票普選出來的執行委員會,若其代表性還須受到質疑,筆者真替那些會員人數較記協少、執委會是協商而來的新聞界組織擔心,不知鄧局長何時會把質疑之聲射向他們。

再者,香港奉行專業自治,一個行業工會的代表性竟由一個門外漢以一個官方身分去置喙?哈哈!再闡釋下去真怕被人訕笑我是「法國大餐」了。

8) 鄧局長真的想「打假」記者?
鄧局長質疑13歲的「學生記者」,其實是用另一種說法暗喻「假記者」,筆者無意在此與鄧局長展開有關公民記者的學術辯論,但憂慮鄧局長是想借「打假」之名,行篩選記者之實。

我有這憂慮,是因為鄧局長還是鄧處長時,警方不時說示威、抗爭或「暴亂」現場有人以記者身分混入人群,是「假記者」,並曾於2020年9月致函四個傳媒協會反映事件,但信函沒有提出具體事例作證。筆者翻查新聞,在警方致函前後,曾有一手持《馬聞》記者證的男子在現場進行非採訪活動,但該人其後證實是《馬聞》特約記者,記者證只作採訪馬鞍山區內事務之用。這事例顯然是男子濫用其記者身分,但不能說是假記者。

相反,記協曾於2019年8月就有人擁有偽冒《澳門論壇日報》記者證事件報警,但警方先不受理、公開事件後受理卻連苦主《澳門論壇日報》也沒有聯絡,即以查無實據而結案,其「打假」誠意,可見一斑!

 

問了這麼多,其實只有一事不用問,就是鄧局長越俎代庖、事實混淆地質疑記協的目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