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今日還剩幾人


當我們要面對黑暗、恐嚇、抹黑及挑戰的時候,加上雙方又實力懸殊,相信大多數人會選擇逃避,不想面對是人之常情,就算選擇逆來順受,要忍氣吞聲,並要每日活在惶恐之中,也大有人在。當中亦有少數人,選擇面對挑戰,迎難而上,不怕任何惡勢力,表面上是以卵擊石,但仍勇敢地面對。

自「港版國安法」成立後,民主派人士相繼入獄被還柙,許多團體都被逼解散,在如此嚴峻的情況下,支聯會竟然拒絕警方國安處的要求,不提交其成員及財務等資料予警方;既然不肯聽從警方指示,便正常地換來嚴正執法的下場。支聯會各常委分別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當然一如以往做法,法庭都不讓各人保釋,被還柙至審判日。

當中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的態度,實在叫人難忘,由拒絕國安處的要求開始,當時她曾表示,支聯會不是外國代理人,警方沒有權要求支聯會交出資料,又說「恐嚇到我們這裏為止,支聯會不會幫你散播恐懼」,如此敢言的膽色實在難得。當她被還柙時,聽到「煽動顛覆」這嚴重罪名時,她反而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因可以在庭上來一場光明正大的辯論:到底屠城責任該不該追究、一黨專政該不該結束等等... 正常一般人被困在獄中,都會先想想自己的下場會怎樣,會為自己的益處着想,但她並沒有如此,反而關心如何跟政府爭論「六四」的責任。究竟她的勇氣從何而來呢?她曾提到「有六四的英靈在,豈敢退讓?辯論,正要開始。」陷入囹圄仍能如此冷靜面對,實在叫人敬佩!

眾新聞製圖

另一方面,警方亦不遺餘力,當一眾支聯會常委被還柙時,便以搜證為名,進入支聯會創立的「六四紀念館」,帶走大批館內展出的六四物品,包括民主女神像、身穿「平反六四、薪火相傳」黑衫的司徒華卡通展板等等,警員搜查完畢後,發覺閉路電視被人破壞,大門的門鎖也被更換,極像古時抄家式做法,雖然沒有在門外貼上封條,卻留下警署的電話號碼。看着民主女神像及司徒華的畫像送到貨車上,又看到六四紀念館被破壞,加上失去自由的常委要員,如此慘況真叫人不勝唏噓!

眾新聞製圖

悼念六四從來都是一國兩制下的一個指標,想不到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會如此情況下落幕。回想當日八九六四後,各界都譴責北京政府的惡行,當中包括前特首梁振英,當時支持北京學生的港人多不勝數,但今日還剩幾人呢?當日有百萬上街支持,今日這群人中又有幾多已忘記當日的悲憤,轉投另一方的懷抱呢?

往後的日子,我們要遠走他方?留在這裡忍氣吞聲?還是要爭取到㡳呢?相信每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及不同的計算,但無論如何,務必要謹記,有一群未審先被還柙的政治人物,因他們都是為香港、為你我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