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MeToo運動】央視名嘴朱軍性騷擾案宣判 法院裁定「證據不足」 原告弦子將上訴


經歷近十小時閉門庭審,入稟控告7年前被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的弦子,終於步出北京海淀法院。即使過了午夜十二時已經夜深,仍有數十名聲援人士在場守候。

這次是法院第二次開庭審理案件,與第一次庭審相隔9個月,而2次庭審被告朱軍都沒有出席。

弦子:未審先判

庭審由昨日下午兩時開審,到晚上當庭宣判,法院最終以「證據不足」為由駁回弦子訴訟請求。但弦子質疑是法院拒絕審視多項關鍵證據,包括事發時閉路電視片段,想重新鑑定弦子當時穿的連身裙,公安指連身裙已下落不明。

弦子指更誇張是,審判中途法院已提出有事留待上訴才說:「無論我們提出甚麼樣的抗議,海淀法院的張鋼成院長都要求我們在上訴中提出。他說你們對法庭的流程仼何不滿,都可以在上訴中提出,我認為這個是未審先判。」

弦子又指法院一度限制她的答辯時間為十分鐘:「我覺得我的答辯狀回應寫的不夠好,寫的很糟糕,我永遠覺得我的準備不夠好。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在法庭的陳述環節,其實我沒有甚麼機會很充分的進行陳述,王飛律師也沒有辦法為我進行辯論。」

「非常疲憊」

這種焦慮弦子並非開庭前夕才有,事實上已伴隨她數年。由2018年「Metoo」反性侵浪潮期間,弦子將2014年在央視實習時被朱軍猥褻的經歷放到網上並起訴對方,引起廣大網友關注,直至去年終於接獲開庭通知,她說自己付出了所有,並嗚咽道:「我覺很我已經沒有辦法做甚麼,就是2018年站出來到現在,就是那三年。對我的生命來說是沒有辦法複製的,我沒辦法再那樣做三年了。」

「這個事情發生的時候我21歲,但是現在已經28歲了。如果再這樣繼續三年的話,我32歲、我35歲...我覺得這個年紀不是很大,但我真的覺得非常疲憊了。」在場支持者則叫她過自己的生活,希望她未來能夠開心。

朱軍

嚴密監控

案件被稱為內地「Metoo」運動中最具代表性事件之一,同時受官方嚴密監控。昨日下午開庭前夕,法院門外除了有大批聲援人士及外媒採訪,多名警察及便衣人員在場戒備,弦子發言時更被人阻撓、推撞。對方指:「你一個人的破事,誰讓你們來的,散了散了散了散了。」

即使在虛擬世界,不少聲援弦子的微博及微信帳戶都被封號或者禁言處罰。種種經歷,千帆過盡,弦子指原本以為經過昨日一役就會與廣大網友告別,淡出焦點之外,但最終決定力爭到底:「我們肯定會提出上訴的,並不是說我不能接受敗訴這個結果,我只是希望這個過程中能進行充分討論。」

不少聲援弦子的微博及微信帳戶都被封號或者禁言處罰。

她寄語同路人,當遇到有人建議把性侵經歷大事化小,要記住自己根本沒有做錯。「我沒有仼何一天、仼何一秒,覺得我不是一個性騷擾受害者。我也沒有仼何一秒覺得我做錯了什麼,我就是一個性騷擾案件的受害者。」

「所以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這個判決影響,不是說對我怎麼看,而是無論誰告訴你你要怎麼認定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但是不要被這個事情影響,發展在你身上的事情就和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樣,是不會被改變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