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移民潮談到新移民的精神健康


大時代下不少好友都選擇遠走他鄉,從社交媒體所見,他們或多或少也遇上適應上的問題,而這當然也是可以預見和理解的。
 
朋友們的經歷,令我回想多位在之前個案工作上認識的新移民:有來自內地,也有來自南亞地區,他們在適應上同樣遇上困難,甚至因此衍生情緒及精神問題。

資料照片

多年前曾遇上一位案主,中學畢業後自內地移居香港,到我認識他時,已經是四十過外的中年人。來自外省的他,能說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外貌氣質也與香港人無異。只是,對於這地方,他始終無法建立一份歸屬感,骨子裡仍然感到自己是內地人。
 
案主有努力融入香港,他甫來港便找到首飾設計學徒的工作,晚上報讀英文及專業技能課程,並加入所屬社區一支乒乓球隊,工餘時與街坊切磋球技。
 
在最風光的時候,他曾在旺角鬧市擁有自己的鋪頭,售賣自家設計的首飾。只是,無論他生活如何充實,仍然會感到孤獨與寂寞,也未能建立新的社交網絡。在他內心,最惦念的始終是中學時期認識的一班死黨,只是因分隔兩地,畢業後各自為前程忙碌,逐漸疏遠也是很自然的事。
 
好景不常,案主其後接連受到喪親及生意失敗的打擊,觸發被迫害妄想,被診斷患上精神分裂症,有一段長時間分別被關在小欖監獄及精神科病房。出院後,他不太願意與外界接觸,除了覆診及與家人吃飯,大部分時間都是留在家中。
 
不過,案主在家也不是閒著,縱使服藥令他感到睏倦,仍然醉心閱讀有關中國歷史的書籍,由古代到近代也有涉獵,他也喜歡觀看有關中國歷史的電視劇。至於我,也是因為與他暢談中國歷史,以及他最鍾愛的中國女排及乒乓球隊,一步一步的與他熟絡起來。
 
與案主相處幾年間,我也感受到他的孤寂,香港於他來說,猶如一個借來的地方,無法在此紮根。直至有一趟,他提及即將會陪媽媽返內地探親(按:受到病情影響,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回去了),我便打蛇隨棍上,提議他何妨趁這個時機,探望年少時的好友。
 
案主起初對此提議也有點裹足,坦言好友們已成家立室並有自己的事業,相比之下不免有點自慚形穢,而更重要的是,他擔心對方不接受自己「復元人士」的身分。
 
猶幸案主最終也鼓氣勇氣跟好友們見面。時隔多年,我仍然記得他回港後首次跟筆者,臉上展現罕見的歡容,喜孜孜的分享與好友重聚的感受,笑言重拾少年時代的感覺。而令他最意料不到的是,好友們仍然很關心他,也不會因為他當下的身世處境而看不起他。臨別時他們還成立了微信群組,方便日後繼續聯絡。
 
中同聚會之後,案主的精神狀況出現微妙變化,比之前積極許多,他重新報讀英語課程,也參加由我主辦的「乒乓會友」活動,而醫生也因應他的狀況酌量減藥。縱使他仍然不喜歡香港,但也覺得生活比以前有意思多了。
 
除了上述案主,我也曾遇過數位南亞裔人士,都是在完成求學階段才來港:他們或被安排工作,甚至與素未謀面的同鄉成婚,當中遇到語言、文化或生活各方各面的障礙,再加上思念故鄉的家人或朋友,之後出現精神或情勢障礙,甚至要訴諸毒品或酒精紓解憂愁 ,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當然每個人的際遇各有不同,也不是每位新移民都會出現精神及情緒問題。只是,從上述例子,大家也不難看到年纪愈大,適應的難度也愈高,相信這道理也不僅適用於移居香港的情況,值得各位留神及深思。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