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石牆花停止服務 受助家屬感激提供喘氣空間 嘆失去重要支柱


支援社運在囚人士的組織「石牆花」周二(14日) 宣布解散。曾受助石牆花、男友正被還柙的Ling(化名)形容,每天探訪再加日常生活已經很大壓力,石牆花就似是喘氣的空間,讓家屬緊免於奔波的同時,員工和義工的幫助都令他們非常窩心。

曾因反修例案件入獄、現已刑滿出獄的Lumos(化名)表示,石牆花的支援範圍很廣,由物資到筆友計劃,即或是細微的事,對牆內牆外的人都很重要,「以前可能即刻諗到,搵邵家臻或者石牆花幫手,之後究竟佢去搵邊個呢?」

20多歲的Ling(化名)的男朋友現正被還柙,朋友介紹她認識石牆花,了解物資要求及探訪須知。試過一次,男朋友想要個番槻盒,Ling以為這樣普通的物件可以自行找到,結果在深水埗花了三個小時:「我由荔枝角開始一路搵,行去長沙灣,再行去深水埗,再行去石硤尾,搵晒啲藥房、日本城、兩蚊店、萬寧、屈臣氏。即係一啲我諗得到嘅地方我都去搵,但都搵唔到。」

她拿著番槻盒的圖片去問藥房老闆,個個都說沒見過,「你會質疑自己,其實呢個世界係咪有呢樣嘢。」最終,她還是在石牆花找到了想要的番槻盒。Ling覺得,身為家屬或朋友,每日去探訪之餘還要過活,有石牆花幫忙就可以免卻四處奔波,「本身每日嘅探訪再加日常生活,已經令到自己壓力好大嘅,石牆花就係好似一個喘氣嘅空間。」

物資之外,Ling也覺得石牆花的筆友計劃很重要。「每日除咗探訪之外,書信係佢哋最大嘅支持,第三就係物資。呢三樣野係令到佢哋覺得,佢哋同社會、同外界仲有接觸,即係我唔係完全被人遺棄。」Ling相信,筆友對在囚者而言是重要的精神支柱。

家屬:石牆花要執笠,比起612要解散反應更大

Ling又指,石牆花今早11時宣布結業的消息,剛好她之後就去探男朋友。「我探佢第一句就同佢講話,石牆花要執笠。佢嘅反應係好大,比起612要解散,係反應更加大。因為對於在囚人士來講,612係佢哋坐之前嘅一啲幫助,但係石牆花係在佢哋最困難、在囚嘅時候,幫助佢哋嘅一個組織。」她猜想,男朋友其後或許不願提要求說想食甚麼零食、需要甚麼日常品,因為怕親友要四處撲,增加負擔。

石牆花結束,Ling想感謝員工和義工一直以來的幫助和話語。她形容石牆花是好令人窩心的地方:「佢哋都起碼幫緊一百多位嘅在囚人士、家屬,佢哋好似每一個家屬、每一個在囚人士都記得咁樣。而呢樣係令到家屬好窩心,原來都仲有人記得佢哋,或者記得屋企人,有人企喺家屬嗰方面去諗。」

支援社運在囚人士的組織「石牆花」周二(14日) 宣布解散。黎家威攝

在囚過來人:以前諗到石牆花幫手,之後去搵邊個?

周二宣布結束的石牆花,目前支援過百名在囚人士,Lumos(化名)是其中一個過來人,他因反修例案件入獄,刑滿出冊後會定期探望其他在囚人士。他說石牆花的支援範圍很廣,由物資到筆友計劃,即或是細微的事,對牆內牆外的人都很重要。

Lumos解釋,石牆花的物資支援主要分為日用品和零食兩大類,除了紓緩在囚人士家屬的經濟壓力,亦為他們減省四處奔波的精神和時間。他舉例,要集齊一套符合懲教署規定的物資,往往需走訪多個地方,對部分忙於工作的家屬會有一定困難,有石牆花提供物資就簡單得多。

除了物質支援,石牆花以往亦會開放辦公室解答家屬疑問。Lumos認為這是家屬的心靈寄托,幫助他們了解在囚家人面對的困難、牆內的環境、法律程序等資訊,「好似睇醫生咁樣,有個時間可以搵上面(石牆花)啲人,講解下牆內問題」。沒有石牆花這個平台以後,Lumos擔心家屬不知能找甚麼部門「排難解憂」,「或者有時懲教署有啲新規矩,家屬唔知道,盲中中入到去先知唔畀探訪⋯⋯以前可能即刻諗到,搵邵家臻或者石牆花幫手,之後究竟佢去搵邊個呢?」

憂牆內牆外難有信件往來

支援家屬以外,石牆花亦有為在囚人士提供情緒支援、籌辦筆友計劃等。經歷過監獄生活的Lumos形容,收到牆外信件就似在「黑暗中搵到一點光」,讓牆內的人知道不只有家人關心他們。他表示,為保障在囚人士的私隱,石牆花或區議會作中轉站處理信件時,不會透露他們的在囚編號,來信者也未必會留下個人地址,因此當大批區議員辭職或被取消資格、石牆花停止服務後,部分牆內牆外的溝通或會「斷絕」。Lumos擔心,「甚至以後其他人,出面筆友或者寫信師,佢哋無任何途徑可以寄到信。」

Lumos又表示,監獄和收柙所物資匱乏,微小至少一枝牙膏或者毛巾,對在囚人士都可能有影響,「變咗係個好小問題,外人就不足為道,入面我哋經歷過嘅⋯⋯都係一個難處囉。」在未來沒有石牆花的日子,他估計,「有啲人可能習慣咗筆友或者支援,有啲物資補給,可能要重新適應比較艱難嘅在囚生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