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要存真理在人間


荒謬事每日上演,有人表演世界級的「邏輯跳躍」,「從而」一番後,朱古力也說成是危害政權穩定。可幸這世界尚有真勇者,時窮節現,於廟堂上直斥政治檢控的荒謬。前面是苦難滿途,勇者豈有不知?但她就是「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只為了擁抱追求民主自由公義的初心。
 
旁人甚至不能理解,為甚麼要如此執著?既然是螳臂擋車,何不名哲保身?但回顧歷史,多少突破和改變,都源於人對真理和信念的堅持。上篇提到的神學巨匠卡爾・巴特(Karl Barth 1886-1968),也是如此。面對納粹傾力要把教會和神學納入它的操控範圍內,要把兩者變成它的附庸之時,巴特所以能拒絕向極權下拜及讓政治主導信仰,同樣是因為一個簡單而深刻的信念:只有基督是主,人間並無任何事物可取而代之,以帶來救贖和啟示。

圖為Karl Barth於二戰時返回瑞士後服兵役的照片。圖片來源:faith-theology.com
 

當德國民族為了擺脫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挫敗和恥辱,把民族救贖的希望寄託在元首希特拉(Adolf Hilter)身上,如神般向他膜拜之時,就在人人都要表態向他效忠的當下,巴特卻宣稱要「當作甚麼也沒有發生地(als wäre nichts geschehen)」把神學做下去。把這句話從語景中抽出來孤立地理解,當然容易覺得「離地」,但把它置於當日時空裡,再對照巴特的言行,就可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並非指要退回象牙塔內,不理世事地做學問,而是要逆流而上,拒絕跟極權妥協。
 
事實上,正是在象牙塔內,講堂之上,巴特選擇違抗納粹的命令。根據學者Christiane Tietz的記述,1933年7月22日,納粹政府向全體德國公務員下達命令,要求他們在工作場所必須行「納粹禮(Hitlergruß),即"Heil Hitler!"」。伯恩大學(Universität Bonn)校長於10月27日宣佈,要求所有教授須於課堂開始和結束時行禮如儀,巴特即斷然拒絕。[1]
 
至12月14日,校長發出正式命令要求執行,巴特隨即寫信給文化部長(preußischen Kulturminister )Bernhard Rust,指出行「納粹禮」等於服膺國家社會黨政府(Nationalsozialistischer Staat)就國族團結所作的極權要求(Totalitätsanspruch),而即使神學課堂是在大學體制之中,也在政府建築物內授課,神學仍然是教會的事,而不應因國族團結而被納入極權控制之下,因為極權再大,也大不過教會所事奉的至高者。唯恐這位官員不明白,巴特申明立場,指出「納粹禮」在所有神學講堂中應全面禁絕。

德國的教會也服從希特拉的權威,連神職人員也行「納粹禮」。圖片來源:churchandstate.org.uk
 

1934年8月,納粹變本加厲,要求全體公務員宣誓效忠希特拉(Treueeid auf Hitler):「我在此立誓效忠與服從希特拉—德國與人民的領袖,並遵守法律和克盡己職(Ich werde dem Führer des Deutschen Reichs und Volkes, Adolf Hitler, treu und gehorsam sein, die Gesetze beachten und meine Amtspflichten gewissenhaft erfüllen, so wahr mir Gott helfe.)」巴特缺席於11月5日首次宣誓儀式,並向當局建議在誓詞中加上附件,當中指明除非對元首的「效忠與服從」是在「作為更正教基督徒能(憑良心)負責的範圍內(soweit ich es als evangelischer Christ verantworten kann)」,否則他不能宣誓。[2]
 
至11月7日第二次宣誓儀式,巴特仍然不見踪影,當局隨即於11月26日暫停其於波恩大學的神學教授職位,並誣指巴特身為公務員而拒絕任何形式的宣誓,是在逃避對國家的義務,所以要求一直跟巴特同一陣線的「認信教會(Bekennende Kirche)」與他割席。[3] 11月7日,巴特於波恩地方法院出席聆訊,就自己提出的宣誓條件申辯:「宣誓內容必須清楚(界定),宣誓者才有可能按此宣誓。宣誓內容中對元首希特拉的承諾,是一種既無界限也無清楚(界定)的承諾。如果真的要藉宣誓強化對元首希特拉的承諾,則必須為誓詞中的承諾設定界限,使其清晰。‥作為基督徒,在誓詞附件中所指的權威面前(筆者按:即上帝),對元首希特拉的忠誠與服從,必然是有限的」[4]
 
據Christiane Tietz考證,縱然巴特的申辯已如此清晰地指出納粹把希特拉神化的傾向,但即使是「認信教會」中的同路人,也有認為他過於執著,沒有給政府合理與應有的支持。對於這樣的「和稀泥」,巴特只有「劃公仔劃出腸」:「希特拉集沙皇與教皇於一身‥向希特拉宣誓效忠的人其實是把他整個人,包括身體與靈魂,都獻身於一個凌駕憲法、法律和秩序的人身上。」
 
這個印象其後於12月20日的一次針對巴特的紀律聆訊中得到證實,政府檢控官Hans Kasper直言不諱:「就公務員宣誓效忠服從元首,是否違反上帝誡命一事,任何個人都無權作判斷,能作此判斷者只有元首本人。元首受命於上帝,因其與上帝的特殊關係,任何人必須無條件相信,元首不會下達任何上帝所禁止的命令。向元首個人宣誓的精神正在於,任何公務員都對元首應有無條件及無保留的信任。至於元首的命令跟上帝之命之間是否有任何衝突之處,只有元首自己有權決定。」對巴特來說,如此違反十誡中第一誡命的宣稱,已把希特拉抬高至「近乎於神(second god)」的程度。[5]

德國納粹黨領袖希特拉。維基百科圖片

因著巴特的聲望和地位,他的案件最終甚至要由希特拉親自出手干涉。至1935年三、四月間,巴特正式被褫奪在德國境內演講及講道的權利,最後無奈離開德國。[6]
 
巴特的神學博大精深,典藉淹通,妙辯無礙,天主教教宗庇護十二世(Pope PiusXII)甚至稱他為自阿奎那(Thomas Aquinas)以來最偉大的一位,但他的神學決不只是紙上談兵,在最需要為真理作見證的時刻,他向那惡者發出最明確的「不(Nein!)」,只因他深知那真正掌管明天的,正在人類苦難最深重的時刻,向人宣告那充滿憐憫與恩典的「是(Ja)」,對那些為公義而經歷「千錘萬鑿烈火焚燒」的人,尤其確實如此! 

註釋:

[1] Karl Barth: A Life in Conflict, by Christiane Tietz,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21. p.225。
[2] Karl Barth: A Life in Conflict, p.239;
[3] Karl Barth: A Life in Conflict, p.240
[4] Abschied aus Deutschland nach Zwangsemeritierung
[5] Karl Barth: A Life in Conflict, p.243
[6] Karl Barth: A Life in Conflict, p.246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