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蘋果馬經浴火重生】全新馬經《競馬》面世 冀馬迷能享受蘋果樹下的種子


1995年創刊,印行26年的《蘋果日報》6月24日0時0分停止營運。23日晚是最後一份報紙的埋版晚上,很多部門早前己停止運作,多年同事把握時間互相道別;有人哭成淚人;有人結伴合照,希望在最後一天留下歷史時刻。然而,在蘋果大樓一樓,有一群員工,在沒有技術部門支援下,仍堅持繼續如常製作最後一晚的直播節目,這個節目就是由馬經版主理的賽馬直播節目《競馬Fact Check》。

這群工作到最後時刻的前《蘋果馬經》員工,近日自尋出路,約20位原班人馬開辦新的馬經報章,名為《競馬》,並在本月初(1日)出版創刊號,其排位版與賽日版亦先後面世,均印刷25,000份。《競馬》排位版及賽日賠率版均為12版全彩色印刷,排位版刊登馬匹七程賽績,排位版逢排位日中午出版,賽日賠率版則於賽日早上在各大報攤及便利店發售,兩款都是十元一份。  

前《蘋果馬經》原班人馬,於《競馬》中浴火重生。   周滿鏗攝

由《蘋果日報》1995年3月1日試營運開始,一直做到《蘋果》熄燈的泉哥,是《競馬》中最德高望重的編輯,他慨嘆說:「睇住呢份報紙由誕生到告別,足足廿六年零四個月。」他強調「我哋《競馬》呢個班底,係唯一一份全部都係《蘋果馬經》嘅舊班底嚟,同其他嘅馬經係完全唔同,有啲係同《蘋果馬經》完全冇挐冇掕。」泉哥指《競馬》班底的成員都對《蘋果馬經》有着深厚的感情,畢竟大家已是多年並肩作戰的戰友,早已「夾慣夾熟」,他們同樣不希望《蘋果馬經》從此就黯然消失,於是經過商討後便出現了再起爐灶的念頭。

泉哥指在《蘋果》停止營運後,他們仍需要返回公司收拾細軟,同事們碰面後開始商量未來的出路,「大家傾吓傾吓就覺得可以繼續做喎,無理由咁快放棄!跟住問問吓發現,我哋合作開嗰啲作者亦都好支持我哋,大家又有共同理念,一拍即合,傾吓傾吓就傾咗份《競馬》出嚟。」與此同時,自從《蘋果日報》停刊後,他們幾乎每一天都收到很多訊息,不論是讀者、身邊朋友還是Facebook留言,都是清一色希望他們可以再出一份馬經,「因為佢哋話其他報紙睇唔習慣,刨開馬嗰啲直程話戒唔到《蘋果馬經》添。就係佢哋嘅一言一語、支持,亦都係令到到我哋構思呢份《競馬》出嚟嘅原因。」

編輯泉哥由《蘋果日報》開報做到停刊,再見證《競馬》的出世。曾港深攝

互聯網、社交媒體發展蓬勃,一日千里,人們普遍擔心傳統媒體報紙終有一天會被電子媒體完全取締,因此現時大多人會選擇發展網絡媒體,但《競馬》卻堅持出版印刷實體馬經。

縱橫馬經界多年的泉哥緩緩地道出:

因為馬經始終都係有一班讀者長期會買,始終實體報紙,馬迷度馬嗰陣,投入感會多啲,如果你度馬嗰陣上網Click,Click得嚟,分分鐘場馬都已經跑完。好多時候啲讀者都鍾意,一路攞住份報紙,睇住啲名家,一路度自己心水,有份實體報紙係可以方便佢哋刨馬。一個排位表就可以睇晒咁多場,1至10場,逐場逐場睇,唔使係電話度放大縮細,所以鍾意刨馬嘅人,一定係鍾意買實體報紙。

沒有大公司在背後,他們並不像以前《蘋果》時期般有資源、有人力物力支援,創辦過程當然相當艱辛,「其實而家都係做返之前嘅嘢,但樣樣嘢就要親力親為,差唔多日日都係由朝做到晚,因為一切由零開始,差唔多每一樣嘢都要重新再做,唔似以前有好多個部門Support我哋,我哋而家連簡單搵張相配來稿,我都要自己做番,因為我哋要慳成本嘛。」不過,《競馬》的自由度卻比以前高很多,創作也能比以前更加天馬行空,泉哥補充「以前會有好多限制,因為始終都係打工,報章會有報章嘅風格,我哋唔能夠想點就點。但而家我哋嘅自由度大咗,只要我哋傾完覺得係可行嘅,就可以試㗎喇!總之一切以讀者為先。」

另外,他們以前不用理會銷量,因為他們都是受僱的,會有固定薪水,但現時每一份出版的《競馬》都關乎他們的收入,他們還需要親自落區巡看銷售的情況,相比起前前在《蘋果》只需要留在辦公室工作,現時的工作量絕對比以前大得多。雖則如此,他們仍然無怨無悔,只希望《競馬》能盡量100%還原《蘋果馬經》,原因非常單純,「因為我哋讀者支持咗我哋咁多年,我哋唔想變,希望可以做番一份有親切感嘅馬經出嚟俾讀者,回饋佢哋多年嘅支持。」

而《競馬》的命名卻更為單純,因為《競馬FactCheck》是當時《蘋果馬經》最受歡迎的賽馬節目,每一集點擊率都高達20萬,「既然個節目咁受歡迎,所以就用咗呢個名,成為我哋新起點嘅名稱,亦希望話俾人哋聽,以前做《競馬FactCheck》嗰班人,搞咗份新馬經喎!最緊要俾到人哋有一種親切感。」 

《競馬》的命名來自於《蘋果馬經》的最高收視節目《競馬FactCheck》。   曾港深攝

《競馬》比同類型馬經有何分別?泉哥隨即拿起桌上的《競馬》創刊號,眉飛色舞地向記者如數家珍地說道:「我哋沿用返《蘋果馬經》咁多年嚟一直合作嘅名家,佢地個個都用真樣示人,大大個嘜頭擺埋出嚟,其他報紙想抄都抄唔到!報紙格式方面,我哋係編排上係好清晰嘅。因為咁多年嘅經驗,讀者都係鍾意夠簡潔,唔好咁花巧,就算係排位表,我哋啲字都係好大隻,方便讀者閱讀。總之我哋成份報紙,所有嘅設計都係以讀者為先。」

從事馬經編輯廿七年,泉哥領悟出馬經界的真理,要做好一份馬經,興趣是不能缺少的。「你自己唔投入去玩,你唔去落注,你份馬經唔會做得好!所以我哋嘅興趣就係刨馬,因為如果你無嗰種熱誠,你個人慢慢就會退化,同埋其實會好有成功感,你做咗份嘢出嚟,多人去睇,幫到人去刨馬,其實成功感係好大,可以話係雙贏。」

「刨馬」多年,有悲有喜,但他最難忘的經驗並不是在馬場上,而是在辦公室。「最記得前幾年十號風球『山竹』,我哋全部人都堅持返公司,明明係可以唔使返嘅,但個個都搭的士返公司,就係為咗要出份馬經,因為大家都覺得係責任嚟。」最終,在「山竹」的翌日,很多主流報章都捨棄了馬經版,唯獨《蘋果日報》仍然有馬經版,甚至出到四版紙,這也成為了泉哥最深刻和最感動的事。 

專欄作家子健希望《競馬》的出現,能讓馬迷繼續享受高質的馬經資訊。周滿鏗攝

曾於《蘋果日報》任職賽馬專欄作家及賽馬節目主持多年的子健,對於《競馬》的創刊感到非常雀躍,因為他已在《蘋果馬經》撰寫了廿六年的專欄,未曾間斷,所以亦對《蘋果》有着深厚的感情。子健憶述他在《蘋果》最後一夜時,心情不算過份激動,因為他早已見證馬經界的起起落落,但仍感到非常無奈和唏噓。

「我哋做咗咁多年,經歷過好多起起落落,成個市場唔同嘅變化。我哋由八十年代開始,到九十年代,馬經百花齊放嘅年代,呢啲我哋已經係經歷過晒,由馬經嘅高峰,到而家啲人不斷講馬經個市場萎縮咗好多;又經歷咗好多報紙,由有變咗無,其實已經睇到化咗。但當見到一份質素咁好嘅馬經突然之間無咗,始終有啲失落。」

子健又提到,自從《蘋果》停刊後,他試過在街上碰到一些馬迷向他吐苦水,「而家點搞呀?唔識賭馬喎,無咗份馬經,我買其他馬經真係睇唔慣,真係唔知點喎!」直到《競馬》第一份排位版面世後,有讀者笑瞇瞇地對他說:「我就係呢樣嘢咋嘛!咁我就有寄託喇!」

廖浩賢及子健同樣在《蘋果馬經》撰寫了多年的專欄,現時一同移師至新平台《競馬》。   周滿鏗攝

訪問翌日(5日),正是《競馬》的首份賽日賠率版出爐日子,作為跨越兩代馬經的專欄作者子健,前一晚特意到印刷廠見證歷史時刻。記者留意到他拿起報紙進行校對及覆檢時,臉上表情百感交集。

真係揸住一份咁有質感嘅報紙,望落去又係熟悉嘅編排,因為上季抖暑之後,都已經有幾期無咗,但而家手上面揸返一份,感到好實在。呢份同以前《蘋果馬經》基本上係99.9%還原度,基本上係無乜分別,一攞上手就有嗰種熟悉嘅感覺。

子健希望讀者也能分享其喜悅,好好享受蘋果樹遺下的種子。

新馬季於9月5日正式開鑼,沙田馬場舉行開鑼儀式,當日不少馬迷亦手持新鮮出爐的《競馬》入場。有馬迷對於前蘋果馬經浴火重生,感到非常興奮和雀躍,又表示自己有多年閱讀蘋果馬經的習慣,突然之間停刊對他的影響很大,因為他看不慣其他報章的馬經,「無馬經睇嘅時候,我淨係買咗一日(其他報章),但係真係睇唔慣!佢而家出番,真係同《蘋果》一模一樣㗎喎,個排版又好,連寫專欄嗰啲人都一樣!真係好!」 

馬迷鄧先生表示自己有多年閱讀《蘋果馬經》的習慣,突然之間停刊對他的影響很大,因為他看不慣其他報章的馬經。 周滿鏗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