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愛國變煽動顛覆政權 一人一個六四紀念館


楊健興【香港這一天】結集

支聯會全名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在89年5月成立 ,當時港人上街聲援北京學生,捐款提供物資支援在天安門廣場學生,李卓人代表支聯會帶著港人的捐款上京。6月4日解放軍入城,廣場上學生豎立的民主女神像倒下,李卓人離開時在回港班機上被捕,簽署悔過書後才獲釋。

李卓人當日身在內地,逃過一劫。昨日,李卓人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六四歷史傷口仍在流血。民主女神像倒下,支聯會的六四紀念館亦彷彿被坦克車輾過,在可見將來,不可能再現;走過六四32年的幾代港人,假如沒有選擇忘記、仍有良知的,每人心中都有一個六四紀念館, 收藏自己和群體的回憶。

支聯會平安過渡97,每年六四燭光晚會風雨不改如常舉行,包括「結束一黨專政」的5大綱領不變。中共繼續一黨專政,容忍港人喊喊口號。 2018年時任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出席立法會午宴後表示,「一黨專政」是偽命題。去年國安法生效,基本法委員會前副主任梁愛詩表示,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口號有否違法要視乎行為,但《憲法》就國家制度作出規定,共產黨作為執政黨,應受尊重,違反《憲法》的言行都應該避免。

7月,《星島網》引述資深大律師、行會成員湯家驊指「結束一黨專政」,有機會被解讀為有意顛覆國家政權,惟當中「顛覆」一詞必須涉及暴力,或採取非法手段,才會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若然單靠口號作為綱領,沒有涉及用暴力或非法行為,不一定干犯《港區國安法》,「結束一黨專政」是否有顛覆國家政權的含意,必須有待法庭澄清。他看不到以往或將來的六四晚會,為何會被視為干犯《國安法》的集會。

6月,六四紀念館被指違反公共場所條例,公民社會組織陸續成為被打壓目標,警方國安處終於出手,指支聯會涉嫌是「外國代理人」,要求交資料,支聯會拒絕,警方即拉人,昨日查封支聯會在旺角的六四紀念館,晚上再出手,控告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鄒幸彤,違反《香港國安法》 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鄒幸彤昨晚在FB透過律師稱,聽到「煽動顛覆」這四個字,反而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如塵埃落定,就來場光明正大的辯論吧。到底屠城責任該不該追究,一黨專政該不該結束,而不是糾纏於『外國代理人』這類指控。直接面對這些人民自發的訴求吧,然後看看道理在哪一邊。 有六四的英靈在,豈敢退讓?辯論,正要開始。」她今天早上在庭上表示明白控罪,形容控罪「荒謬」。

是否荒謬?如何荒謬?案件提上法庭,將會有一個說法。國安處出手,89年初爆發的學生民主運動、港人上街聲援、成立支聯會、每年的六四晚會,32年歷史,將擺上法庭。

「結束一黨專政」作為綱領和口號,是否「偽命題」? 不涉及武力的綱領和口號,是否構成顛覆?支聯會是否「 外國代理人」?代理誰?有報章拍攝到鄒幸彤與外貌似非華籍女士見面,會否成為罪證,指證她「勾結外國勢力」?在港中國人,支援爭取民主運動是否有罪?愛國不愛黨是否有罪?32年,歷史傷痕最終被擺上法院,誰被審判?誰是被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