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法團攻防戰‧1】法團數千萬失款案後 彩明苑街坊覺醒選票的力量 


個名叫做業主立案法團,其實都好需要業主每一分力。

將軍澳社區會堂,上周初舉行了一場鎂光燈外的業主立案法團選舉。它不及區議會選舉盛大,也不如學生選舉青春熱血,情節卻比電視劇更戲劇化。事件主角是將軍澳彩明苑,3個月前爆出震驚業主的巨額失款案,揭發管理公司經理涉偽造文書多年,涉嫌竊取法團多達數千萬元盈餘,將這不為人熟悉的屋苑帶進公眾視線。

失款案曝光後,有居民質疑法團監察不力,竟聲稱多年來從不知情,最後用手上一票表達不滿,換走連任17年的法團主席及舊委員 ,全數改由居民關注組「關注彩明」當選。贏得漂亮一仗不是全靠運氣,他們雖只是普通街坊街里,卻早於去年底開始留意法團運作的陋習,一步步為法團的新局面舖路。

撤換舊法團之後,就是這班街坊重整屋苑、將權力由法團還予業主的起點。

將軍澳彩明苑上周一(6日)進行法團改選,大比數通過撤換原任委員,由「關注彩明」派出的13名成員全數自動當選新任委員。資料圖片

將軍澳彩明苑2001年落成入伙,共有1920戶,本來是普通不過的屋苑,今年6月突然爆出牽涉數千萬元的巨額失款案,令業主大為震驚。案件疑犯為佳定物業管理公司、48歲姓黃經理,涉多年來偽造財政報告、篡改支票,早前被警方以涉嫌盜竊罪拘捕。舊法團當時通知業主,委員並不知情,法團在事件最少損失約3000萬,另拖欠外判服務商共約1000千萬,戶口只餘約10萬。

彩明苑法團上周一(6日)舉行業主大會,大比數通過撤換何民傑等舊委員,由居民關注組「關注彩明」派出的13名成員當選。何民傑曾連任法團主席17年,同為西貢區彩健區區議員,直至2019年區議會選舉才遭前區議員陳緯烈擊敗。「關注彩明」則在去年底由一班街坊聚集而成,有家庭主婦、會計、公司經理……集眾人微小之力監察法團。

關注組當時發覺法團有權力過大、運作不透明之嫌,譬如法團開會要花達20萬租借酒店場地,前區議員陳緯烈被舊法團刁難,未能入邨宣傳或租借場地……種種「有無搞錯」的小事,都令這群街坊開始質疑法團運作,特別是如何使用業主每月繳付的管理費。

未能「喚醒」街坊 失敗而回

今年3月,彩明苑法團舉行了一次改選,關注組其中6名成員以加強監察管理處、妥善管理屋宇財政等作政綱,但先輸一仗,何民傑及舊委員繼續連任。「關注彩明」聯絡人王太覺得,舊法團始終屋苑紥根十多年,本已認識一班街坊,相對他們這班新人更易取得大量授權票。

不過,令關注組最不忿是選舉過程的不公道。由宣傳改選開始,王太已感覺舊法團處處留難,譬如關注組一派傳單就被趕出屋苑範圍,難以接觸街坊。到當晚選舉,王太說,當晚到場業主眾多,會議開始時有人仍在場外排隊登記,但舊法團就立即關門、不讓內進;投票時,許多街坊不熟悉投票程序,但舊法團並未多加解說或等候,「人哋老人家未交齊表格就收票箱」。王太形容那場選舉是「好黑暗嘅事」。

關注組失敗而回,但未有氣餒,繼續以業主身份監察法團,尤其因為法團已連續數年超支約200萬,帳目不清。王太舉例,「我哋屋苑都十幾年啦,要洗嘅錢基本上都算穩定,可以預計我哋每年洗錢大概幾多,但係發現零零舍舍……可能1、2、3月,接近財政年度,就突然之間洗錢洗得好多。」會計師曾向關注組表示「盤數好唔健康」,但何民傑當時仍稱法團財政穩健。

「關注彩明」聯絡人王太指,屋苑法團已連續數年超支約200萬,但前主席何民傑當時仍稱法團財政穩健。「關注彩明」Facebook圖片

望為法團戶口「止血」

結果就在今年6月底,屋苑爆出疑點重重的失款案。舊法團負責聘請及監察管理公司,亦與黃經理共事多年卻未揭發事件,業主將矛頭直指舊法團。法團其後於7月底召開特別業主大會,討論屋苑的財務及法律行動安排,並決議將業主委員人數由6名增至13名,另外3名房委會、領展及公屋租客代表人數維持不變。

「關注彩明」當時派出7人代表,全數當選新增委員。不過這次只算是小勝,委員人數僅能制衡舊委員,替法團戶口「止血」。王太解釋,法團原本僅設6名業主委員,20萬元以下的款項,只需3人同意便能半數通過使用法團儲備。新增關注組成員後,「基本上決策事情我哋係6比7,新加入委員佔大比數,希望用決議方式制止到個屋宇亂咁發生事情。」

由3月黯然落敗,到7月成功增選加入法團,4個月間能反敗為勝在於街坊對法團的關注度。王太說,關注組在3月發現法團每年超支時,街坊可能覺得屋苑有的是儲備,反應相對冷淡,「喚唔醒一班街坊」;直至6月爆出法團「已經無晒錢,仲爭好多街數」,街坊的熱情度即時升溫,促成法團新局面。

彩明苑7月底的特別業主大會,成功通過增選7名委員,全數由「關注彩明」成員以高達9成業權份數比例的票數當選。資料圖片

新舊委員難以磨合

然而成功增選後也非一帆風順,新委員面對的第一關,是與6名舊委員有效溝通。 王太笑說:「(如果)有留意我哋Facebook,係好精彩。」 她舉例,委員因疫情未必能時常聚頭,新委員曾提出用WhatsApp溝通,舊委員卻拒絕加入通訊群組,「根本係完全唔合作」,結果雙方要靠管理公司經理傳話,也試過出現不知誰對誰錯的狀況。在他們共事的一個多月裡,雙方各自在社交平台發放資訊,新委員批評舊委員處處阻撓、逃避回應失款責任;何民傑就在YouTube發片或以Zoom與業主視訊溝通,澄清他事前全不知情。

對於何民傑就事件的解釋,新委員一直難以接受。王太形容:

如果經理係改支票,對我哋普通人嚟講係幾荒謬。你要瞞得過銀行,銀行又會打電話嚟覆核,然後我哋唔明白嘅係,點解主席、副主席、司庫同秘書都係專業人士,點解會簽空頭支票呢?有一啲話自己係蠢呀或者天真呀、佢信錯咗人呀,呢啲說話其實係咪可以推卸責任呢?

警方重案組早前接手調查失款案,法團亦決定向銀行「查數」,索取過往7年的戶口記錄,惟新舊委員間再現分歧。王太說,銀行在8月中通知可以領取記錄,前秘書丘巧中當時本已到達銀行,發現新委員在場卻突然拒絕索取,「(他)話要聽主席講,唔畀我哋呢邊睇」,「其實係落荒而逃,佢情願匿喺廁所,都唔願意面對我哋」。一輪爭議過後,舊委員最後自行領取記錄,於本月初轉交副本予新委員。

由於失款事件橫跨多年,要查明真相仍有很大段距離。除了涉事被捕的黃經理,還有沒有其他人牽涉其中?屋苑將如何追討失款?怎樣償還早前拖欠承辦商的款項?新委員現時仍未有確切答案。王太覺得,「錢就已經消失咗,被不法之徒洗咗,我哋唯一就係希望可以將嫌疑犯落網」,而新委員亦一直翻查會議紀錄及財政報告,將資料轉交相關部門跟進。

「關注彩明」聯絡人王太批評舊委員「根本係完全唔合作」,拒絶與新委員溝通。周滿鏗攝

仍靠街坊出力

王太形容,新委員當選後屢遇阻撓,未必即時看到工作成效,但亦希望「將法團平時嘅小圈子呈現畀街坊睇,希望喚醒更多街坊關注。」以王太所知,屋苑管理問題其實存在已久,奈何居民並沒渠道反映和解決。有街坊告訴她,在涉事黃經理在任時,家裡試過爆水喉或有投訴,通知管理處及法團均不獲處理,「都feel到好多街坊嘅無奈,對呢個法團不寄予厚望,對呢個管理處又失去信心。」

不過,王太有時也會覺得街坊反應冷淡,即使法團定期張貼財政或會議報告也未必細閱,遑論監察運作。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黃經理涉挪用公款多年、法團事務不透明、居民被蒙在鼓裡……王太說她以往也不太關心屋苑運作,「管理公司或者法團要咁樣洗錢、咁樣通過,我哋冇任何關心,我諗大部分街坊淨係關心自己嘅管理費畀幾多,就了咗件事。但係……釀成咗今日嘅事情囉。」

對王太來說,法團和街坊的關係是相向的,健康的法團需要公開透明,業主同時亦要多加留意法團事務,「即係我哋畀你睇(資料)你都要望兩眼先。」她強調,「個名叫做業主立案法團,其實都好需要業主每一分力。」

關注組勝選 王太:個感受其實似生仔

為籌備上周一業主大會改選,「關注彩明」不時在屋苑擺街站和舉行研討會,希望親身接觸更多街坊,解答疑問及提供最新資訊。關注組初時也擔心未能取得法團委員全部席位,結果前主席何民傑等舊委員並未參選,全部1920戶業主中,共508戶出席大會,逾34,000業權份數贊成撤換舊法團,約1,400業權份數反對。關注組現場估計,即是有約487戶投票贊成撤換,約20戶反對。在沒有競爭下,關注組派出的13名成員大獲全勝,自動當選。

有別於7月增選後的狀況,「關注彩明」現時能完全掌握法團運作及節奏,他們希望可以盡快重回正軌,努力令欠款、查數、工程項目更加透明,不再「黑箱作業」。王太覺得,勝選只是建立健康法團的起步點,「個感受其實似生仔,呢刻小朋友出世喇,好開心,但之後要湊嘅,仲係漫漫長路,大家都要繼續努力去行。」

上周一的業主大會中,前法團主席何民傑宣布會議開始後,轉交物管公司代表主持會議,之後離開會場,惹來一眾街坊不滿。資料圖片

何民傑:交管理費,就係委聘專業管理公司運作

被指失職的法團前主席何民傑上周未有爭取連任,他解釋:「業主覺得我哋唔適合做……管委會都被撤換嘅話,意味著業主都希望更換一班新嘅業主加入,咁我哋都冇必要繼續去參選。」

失款事件曝光後,何民傑成為眾矢之的,業主關注法團是否知情?若否,為何與涉事黃經理合作多年卻未有察覺?何民傑重申他並不知情,指作為義務法團委員,很多時只信任管理公司文件,譬如每個月的財務報告,法團也未發現不尋常的資金移動,他說:

當然法團可以叻過呢個會計師,叻過一間喺英國上市嘅物業管理公司嘅會計部,咁更加好啦,但點解我哋要交管理費,就係要委聘專業管理公司去運作。

至於為何法團每年獨立委聘的核數師並未揭發情況? 銀行為何沒有發現或通知法團戶口有不恰當交易?為何法團委員簽署的支票會被篡改?何民傑回應指,「點解我哋會唔發現呢?點解管理公司嘅會計部咁多年都唔發現呢?核數師樓點解唔發現呢?個疑犯嘅上司、同事點解都唔發現呢?呢啲問題就真係要警方調查先搵到個真相。」他同意作為前主席難辭其咎、責無旁貸,但亦強調「係有好多人一齊係令到我哋呢件事係發生咗囉。」

何民傑同意作為前主席難辭其疚、責無旁貸,但亦強調「係有好多人一齊係令到我哋呢件事係發生咗囉」。周滿鏗攝

新舊委員間的不信任

談到早前與新委員的合作,何民傑表示「發生咗一件危機啦,都有網上嘅留言,有好多不實嘅傳言。大家嘅信任梗係唔係……可以……三朝兩日建立出嚟。」他形容大家都是新相識,「好難話即刻大家水乳交融」,但重申雙方已專業地維持屋苑運作,依基本法例要求召開會議、執行會議決定,只是在合作細節上「真係其實好難話……好有默契咁樣運作囉。」

他又重申,有舊委員曾提出集體辭職,但他堅持暫時留位,維持屋苑基本運作,讓新委會能更順暢接手。不過在基本運作外的私下交流,他就覺得新舊委員未必似「一個好普通嘅業主立案法團咁,大家中秋節一齊食月餅,好難做到呀。」

經過今次事件,何民傑認為全港其他法團應以此為鑑,應更小心處理法團帳目,不要完全信賴管理公司的財務報告,甚或核數報告,現行規管法團和物業管理公司的條例亦應作出修改。

相關報導:【法團攻防戰‧2】【法團攻防戰‧3】

除了彩明苑,全港多個屋苑法團近年都進行改選。觀塘曉麗苑半年前也成功撤換舊法團委員後,但新委員上場後,大廈管理是否就可以一勞永逸?這班新委員面對逐一浮現的管理問題,自有他們的一份堅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