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家長式No No No口號 食衞局的低級推銷示範


【撰文:市場策略研究顧問李智匡】

立法會任期去年延續一年,兩條一度擱置的草案「重生」,但命運各異。《2018年廢物處置(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修訂)條例草案》在政府最終作出讓步下,獲立法會通過;禁售電子煙及加熱煙的《2019年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仍因為政府堅持要全禁兩類新型產品而膠著,至今未完成審議。食物及衞生局近日再發動「宣傳」攻勢力陳利害,但一如以往,犯了慣常的錯誤──家長式離地一刀切夾硬來,從策略推銷來說,完全「趕客」,絕不合格。 

有關草案在立法會延任後重啟審議,但食衞局與議員一直未能收窄分歧,導致審議進展緩慢,在「未數夠票」下當局除在電視賣廣告,又在社交媒體指出產品的壞處。衞生防護中心連日出帖,選擇一些有利其立場的調查數據,以「併用傳統煙和加熱煙 ——No! No! No!」宣傳,但結果除了有一些疑似東南亞人留言外,網民留言幾乎都是反對政府一刀切全禁,而且一句就KO政府戒煙論述,「所以唔禁傳統煙,禁加熱煙,就可以令人戒煙?衞生署知唔知自己講緊咩?」

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宣傳併用傳統煙和加熱煙 --- No! No! No!

宣傳反效果

首先,食衞局聲稱全禁加熱煙是為青年人着想,眾所周知青年人已甚少看電視,但當局仍因循地在電視賣廣告唱衰加熱煙,效用有多大?抑或這其實是曲線承認,本港吸食加熱煙的人士多為中年或年紀更大人士,他們是由傳統煙轉食加熱煙,這批人看了電視廣告就會有心戒煙? 

食衞局離地的思維,亦見於宣傳字句。局方繼續用直接家長式口號告誡大家「No! No! No!」但大家都明白,對青年人越講得多「唔好呢樣唔好嗰樣」,可能越有反效果。90年代政府有一個防止青少年罪行廣告,就用黑社會電影片段配以「生命無take 2,請小心演繹」兩句說話,簡單且深入民心,成為經典。由此可見,食衞局的推銷伎倆仍停留在「齊來把蚊滅」的水平。

現在是全球化、互聯網的世代,在網上很容易就找到世界各地不一刀切全禁而規管加熱煙的例子,Google一下就知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引也是要求把加熱煙視為煙草製品,建議各國政府將其納入現行控煙規定,並無要求全面禁止;實際上60多個國家包括英國、法國政府已開始規管,而非一刀切禁售。內地政府早前更公布,由於電子煙議題涉及消費者權益、國家收入等,提出修改及完善電子煙規管問題,正在諮詢民眾意見。所以有網民在衞生署帖文留言說:「我見到全世界好多地方都無禁止(加熱煙)囉! 

只禁加熱煙如何服眾

現今社會,很難可以選擇性只講有利自己立場而完全當受眾沒有理性分析能力,有網民只寫幾句就輕易反駁當局論述,「不如建議政府立法,全面禁止所有煙草產品(包括新型吸煙產品)在香港銷售及供應,以進一步令香港徹底實施無煙化社會作為終極目標」。今次的草案,食衞局最大問題就是一直任由傳統煙銷售,但又要禁售危害較少的加熱煙,試問這如何服眾?

條例草案禁止另類吸煙產品。

現今加熱煙的用家數以十萬計,有部分私下指出,如真的全禁加熱煙,可能無奈轉買黑市傳統煙。報販業界曾指出,規管加熱煙可杜絕市民食黑市煙,如政府允許業界在恰當的立法規管下售賣加熱煙,前線零售可充分擔當守門人的角色,協助整體控煙政策,盡快杜絕黑市商人引誘青少年,所以用規管代替禁止無疑是最能平衡各方方案。 

另外,食衞局似乎一直不想講清楚,電子煙及加熱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產品,其實部分立法會議員一直建議政府分開處理,禁止電子煙但將加熱煙納入現有的控煙法框架下監管,這樣是立法阻力最低的方案。然而,政府遲遲未回應,才導致草案兩、三年來陷入膠着。 

近日傳出政府大力爭取民建聯的議員支持草案,但求夠票通過就算。食衞局何不參考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草案的做法,此草案在社會也有爭議,但環境局真正嘗試用全面的數據說服大眾,亦在最後階段讓步,提出折衷方案,即包括設18個月適應期,終獲通過。那麼禁電子煙及加熱煙草案為何不可?無論如何,如果食衞局這種如此低手的推銷策略也能強行過關,也應該會成為經典──經典差劣的策略推銷代表作。 

作者簡介:李智匡,前傳媒工作者,現在是市場策略研究顧問,關注本地時事及政策,希望可以透過文章,評論時政、提出更多思考角度,與讀者分享我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