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致港大校委會:《還我子女開學權──一位港大學生家長的申訴》


【撰文:涉事學生家長】

「開課了」,是近年央視新學年開始時必備的專題欄目,希望為廣大學子營造正面、積極的學習氣氛,但我在港大的子女,今年可能開不了課。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表示,基於要處理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在七月四日一次會議所發出一項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的立場聲明,委任一個專責小組對有關事件對港大的影響進行評估。在評估過程中可能港大有間接或直接(據報導有校委會委員口頭呼籲)邀請警方介入調查,及後校委會接受專責小組對聲明事件的初步結論:一方面警方將會對事件開展有關「宣揚恐怖主義」,及交替控罪「煽惑他人有意圖傷人」罪的調查(其實按控罪字面理解,都應是指渉事件發生之前的行為,而評議會聲明則只是一種事後的立場表達),另一方面有關聲明引起社會部分人士的責難,兩者可能構成對大學聲譽及校園安全產生影響。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就悼念刺警疑犯梁健輝一事,公開道歉。

校委會為表示對學生舉動的草率,及招致惡劣後果的不滿,以接納專責小組結論為基礎,以管控安全風險之名,在8月4日發出對一眾當屆評議員禁止進入校園範圍,及使用大學設施和服務的處分。同時,向有關學生發出問卷,及安排一對一面談。以上對事件定性、姿態和舉動,已引起港大校友和專業人士的質疑和駁斥。本人和港大只有「學生家長」一種身份,而且子女已屆「法定年齡」,尊重其起碼的判斷和自主能力,沒有太多介入事件的空間,也希望港大校友、社會賢達、專業團體能提供客觀公正的回應,讓校委會參考,修訂對學生的全面禁制安排。惟目前整體環境趨向專制;公民社會動力消退;意見表達成本太高,近兩個月只讀到前評議員8月24日一份對校委會處事舉措質詢的公開信外,未見太多持平論述,所以提出個人申訴,也希望引起相關事件其他渉事家長的關注。(編按:七位香港大學校董會成員曾於8月5日發出致香港大學校委會的公開信。)

本人不了解港大的管理規程和評議會章程,關於學生可能渉及的「刑責事件」亦已開始初步偵訊,討論資料不足,只想從個人對子女成長的觀察、在學時參與會社活動和工作經驗的角度,對校委會9月2日再次申明,9月6日開始,維持對大部分渉事評議員(22名,包括本人子女)各項禁制處分,提出暫緩執行的請求,因為所有學生的處境都是無辜和被動。

其實這班評議員能進入港大重點科系,肯定都是學霸,有一定學識和判斷;而且能被選為社院代表,加入評議會,兼有領導能力、服務精神;得到推舉、受到擁戴;毋庸質疑。我家子女中小學階段得到學業獎、才能獎、服務獎不少;而在學校對學生會不斷排斥、打壓的八月,仍能與科院團隊努力維持原有工作計劃,將迎新活動辦好、辦妥。他們都是有使命感的熱血青年,都會為普世價值和個人原則盡力。他們在7月4日的聲明,所表達的立場出現與部分社會人士觀點背馳,但肯定不是立心不良,或許還認為已盡責反映部分社員的想法;而且一眾學生前後時期都沒有所謂「宣揚」的舉動(我家子女過去兩年很是安份),更在引起社會負評反應後馬上撤回聲明,按傳統社會意見的表達原則(或以往學生會類似的表態個案),不應受到過度追究。

另一方面,探究事件的本質,理應回到會社運作常規的情境去解決。學生代表在會務處理有偏差,正常應由質疑事件的會員提出質詢,發起公開討論,有嚴重失職、失責,更可以通過彈劾動議去罷免;有刑事責任亦可移交相關部門處理。類似事情都可用學生自主的機制去處理,看不出校管部門有太多參與成份,最受稱讚還是在有否為「渉案」學生盡力提供協助而非落井下石。須知學生會社活動不是個人行為,是為廣大學生意願表態;及至發現誤判情勢,已馬上盡職糾正,若因公益事情受罰,更不合情理。

若從校委會提出專責小組判斷「立場錯表」事件,可能對大學構成「安全管理」問題,因而要禁制學生「在學權」,以一個老香港幾十年本地政經關注,更是邏輯謬誤,對錯標的。我們不談專責小組的資料收集、判斷準則,以及未給予學生答辯權利。學生聲明立場縱有不對,核心議題只是「刺警事件」的事後表態,沒有任何波及港大任何一方面安全問題的元素;目前看到社會的負評反應也只是針對相關議會、相關評議員,而且取態和校委會一致,沒有對港大管理層出現對立情勢,有衝擊港大的安全隱患。對學生「立場錯表」行為的反應只停在口頭責備,沒有人身攻擊的威嚇,所以學生繼續在校園出現,不可能對港大構成安全問題。解決校園安全管理,用「排斥不受歡迎的學生」,肯定是對錯標的,而且對學生代表不公平,難以服眾。

香港大學禁止部分當屆評議員進入校園範圍。資料照片

港大校委會主席在一份傳媒訪問提到,新的禁制令會有18名評議員被剔出名單,解禁,原因是部分當時剛好未及參與表決及部分有和學校合作,坦白從寬。而其他評議員受法律代表影響,消極反應,所以要繼續承擔責任,受到禁制。我想以家長角度,問問校委會。我的子女觸犯了學校規條嗎?行為不檢嗎?學業欠佳嗎?犯法受刑嗎?為何要為空泛的校園安全承擔責任?為沒有受到同學責難、質詢而無辜受罰?主席還妄言,學生若不肯合作、認錯,禁制將會無了期。22位評議員仍須受禁制,主席訪問給出的原因是「保持緘默」,這有點可笑。稍有社會意識的本地人,都知道某事件已開展「偵訊程序」(包括未被或可能被檢控),當事人為避免影響將來審訊的公正性和自身的法律權益,對於一切審前查詢,都有習慣「保持緘默」,或有代表律師在場下提供資料,這種應對在校方約談時也應適用。校方對不渉及學生行為規範的刑責個案,進行個別查詢,一方面有迫學生「自證其罪」之嫌;又可能產生「篤灰」猜測,損害學生之間的信任;校方更會受進行「釣魚取證」的指責。何況就個人微細體驗估計,警方已可能直接或間接從校方取得有關學生的家庭檔案,進行家庭成員通盤起底,所以校方更不能怪責學生這方面不合作而剝奪其在學權。

我以為,任何學段的教育宗旨,首要是愛護學生、保護學生、體諒學生、包容學生;學生是提供教育服務的首位角色。「立場錯表」事件,相比港大百多年的經歷,只算「蒜皮小事」,其實現時的學生會沒有比七、八十年代的師兄、師姐們更激進,只是社會轉向更專制、更封閉;在目前白色恐怖的社會勢態下,學生也沒有動機故意送頭,也不應對全體學生存有偏見。請校管諸位重拾教育初心,開展關愛文化;以師長角度,培育角度,重建師生互信。

請港大管理階層:

秉承港大傳統,作育英才使命;
本著關愛學生、體諒包容精神;
成立專責小組,開展大和解,重拾互信,重建校譽;
尊重學生盡職、盡責,服務院社成員態度;
寬免學生無心之失,接受真誠道歉表態;
在學生未確認觸犯學校規條前,保留所有學生權利;
承認學生未明確負有刑責前,享有在學權。
即時暫緩執行9月6日對渉事學生的開學權、在學權、學習權的懲罰。

涉事學生家長(老香港)

2021年9月4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