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留在家好、抑或外出更好?


【撰文:賽馬會耆智園總監郭志銳教授】

之前說過,新冠肺炎疫症肆虐是長者抗拒去看醫生的主因。幸而近月以來,每日只有零星甚至零確診個案之下,不少照顧者都表示可以放膽帶腦退化症家人去覆診,或是上茶樓食肆享用美食,乘機出外走動一下。雖然生活依然未能復常,但總比他們只是終日與電視及睡床為伴更好。

疫情期間不少長者抗拒看醫生終日留在家中。

也有一些照顧者早早放開顧慮,只要日間中心有提供服務,他們也讓腦退化症家人繼續「返學」接受系統性的認知及復康訓練,這樣對雙方的心理及情緒也可以放鬆一些。而在這方面「賽馬會耆智園」去年中發表過《長者日間護理服務停止期間在家照顧長者的情況及影響》的問卷訪問結果,顯示長者長時間待在家中,不僅認知方面:如記憶及專注力差了,連帶情緒也低落甚至轉壞了。此外有受訪者表示,不外出令家人的活動能力轉差,更有的是平日一直上日間中心接受訓練的長者,在中心停止服務期間曾經跌倒過。 

阿爸/阿媽唔見咗

被困得太久,鬆一鬆筋骨也好應該,不過由此又衍生出另一問題──走失。其實腦退化症人士「蕩失路」常有發生,他們會忘了自己出街的原因,又或者獨在街上時腦袋突然一片空白,不知自己身在何方。若在稍歇後重新記得起歸家路線的話,實屬萬幸。不少在社區內生活的腦退化症人士,本來他們在疫症前的認知及自理能力可能仍維持着日常的規律:外出散步、去吃一盅兩件、買餸煮飯……不變習慣持之以恆。然而隨着被困的日子以十數個月計,他們在社區內往常走動的路線或附近店舖也有可能改變了,原本很熟悉的不再熟悉、模糊、甚至忘掉了。若然這些外在環境上有所轉變但照顧者又忽略了的話,繼續由得家人獨自活動,就有可能出現「阿爸/阿媽唔見咗」的事件。 

腦退化症人士常會走失。

為了讓公眾了解腦退化症人士走失的情況,我們在今年年初以網上問卷形式進行過《腦退化症人士走失情況》調查,發現超過三成受訪者家中腦退化症親人曾經走失,較2007年時的調查結果微升。以現時香港有大約十萬名腦退化症人士估算,即約有三萬多位腦退化症人士有走失情況,情況令人憂慮。 

我們也很明白照顧者害怕腦退化症家人會再次走失,不少人會採取「斬腳趾避沙蟲」方式,禁止長者單獨外出,甚至把大門上鎖。如今科技進步,好些照顧者會利用電子設備以作預防,如在家安裝閉路電視鏡頭,或使用手提電話、電子追蹤設備等聯繫或尋找他們,也會聘請家傭看顧或請大廈保安留意家人出入行蹤。 

使用追蹤及定位技術協尋

長者一旦走失了,照顧者除了自發外出尋找、致電親友協助、報警、又或請鄰里或大廈保安幫忙外,我們也不時在社交平台看到尋找腦退化症人士的帖子,在不斷的轉發及將訊息UP(推送置頂)之下,也可以一下子呼籲到不少網友留意。而由於有少部份人士懂得運用資訊科技去協助家人在社區內活動,並開始使用追蹤及定位技術協尋,從而讓我們看到使用電子設備尋找走失的長者的確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遂而產生出「賽馬會『友里蹤跡』社區計劃」項目,並在短時間內推出至社區層面,以儘快讓有需要人士受惠。

『友里蹤跡』結合社區網絡及科技領域向大眾推廣腦退化症的資訊。
『友里蹤跡』手機應用程式為腦退化症人士預防走失。

作者簡介:郭志銳教授畢業於英國萊斯特大學,曾於英國倫敦聖佐治醫院擔任老人科及內科高級醫生,並於2004年獲取英國萊斯特大學醫學博士。郭教授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教授、醫院管理局的榮譽老人科顧問醫生、賽馬會骨質疏鬆預防及治療中心總監,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老年學研究所副所長。 

「賽馬會『友里蹤跡』社區計劃」由「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賽馬會耆智園」聯同「聖雅各福群會」及「香港科技大學」於2019年9月至2022年8月期間攜手推行。本計劃期望透過結合社區網絡及科技,為照顧者提供貼心便利的免費腦退化症服務,讓居家安老的腦退化症人士能安全及投入地參與社區活動之餘,照顧者的壓力得以紓緩,公眾人士從中亦接收到腦退化症關愛資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