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電檢修例扼殺異見電影 國安審查趕絕泛民人士


過去一周,較矚目的政治新聞有三則,其一是政府提出草案,修訂《電影檢查條例》,授權政務司長以「不利於國家安全」為由,禁止某部電影向公眾發布,過去獲電檢當局批准公映的,亦可以取消批准,草案並授權執法的督察在沒有法庭手令下,進入任何處所搜查違禁電影;其二是國安法執行部門向支聯會所有常委發信,指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要求交代其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組織的聯繫紀錄;其三是選舉委員會的資格審查有結果,熱血公民的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被裁定不符資格,因此即時失去立法會議席。

電檢條例的修訂對香港影響甚大,草案已引起電影業界廣泛憂慮,恐怕日後任何涉及政治或社會爭議課題的電影,都有可能通不過審查而無法公映,甚至過去已上畫的涉政治諷刺的電影,也可能被取消公開播放許可,修例將令香港的電影流通空間變得近似內地,動輒遭政治審查卡壓下架,香港將不再是東方荷李活,亞洲電影之都的地位,很可能會被首爾取代。

業界的憂慮是基於審查標準太空泛,何謂「不利於國家安全」,完全取決於政府的國安委員會怎麼看,毋須客觀證據,不用證明電影有可能煽動不法行為危害國安,單純因為審查的政治任命官員覺得對國家安全不利,便可以拒絕批准,令一部投資數百萬乃至過千萬元的電影變成垃圾,而這政治決定是不容覆檢的。至於何謂國家安全,根據北京近年制訂的國安法律,涵蓋面極廣,除了軍事和外交上的安全,金融、經濟、衛生、意識形態等方面也包括在內,如果要確保電影會獲批,就只能像內地那樣,在開拍前主動把詳細劇本送審,審查部門開了綠燈後才正式拍攝,這意味香港的電影審查制度將非常接近內地,過去香港憑藉較寬鬆的審查制度,得以攝製眾多在內地無法上映的電影,供應本港及海外市場,這個市場空間在修例通過後可能消失。

除了電影業界,公眾也有憂慮,主要因為這次修例賦予執法者極大的權力,一個電檢督察可以沒有法庭手令便強行進入任何處所,去搜查有沒有違禁電影,阻止在私人處所播放違禁電影,這個入屋搜查權,就算是調查嚴重刑事罪行也沒有,警方要先向法官申請手令,有表面證據顯示有緊急違法情況,必須入屋搜查,才能持手令上門,如今草案針對在私人處所播一部禁片也要求免手令入屋,反映政府在立法上已完全無視普通法傳統,置過去多年由法官把關保障私人處所的金科玉律於不顧,此例一開,所有芝麻綠豆的違例嫌疑,都可招致破門入屋,濫用權力栽贓枉法的風險將大大增加。

此次電檢修例還有一個細節,就是把禁止發布的範圍擴大,被禁公映的電影非但不可在電影院播放,就連以外置記憶體、光碟、USB儲存器、移動硬盤等方式發布也不可以,政府官員解釋,這是要杜絕被禁電影以其他方式在市面流通。草案通過後,若政務司長行使權力,把一部過去獲准公映的電影取消發布資格,例如《十年》、《理大圍城》,甚至《表姐你好嘢》,這些被禁電影非但無法在戲院播放,就連以影碟、光盤、電腦記憶體等方式儲存作發布用途,也不可以,全部要下架,不能再流通,本地持牌廣播機構也不能再當舊片來播。如此一來,這些違禁電影的流通渠道,就只剩下互聯網,例如海外的串流平台,屆時政府會否建議進一步修例,管制互聯網資訊流通,將會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這個指控很難令人相信,因為自1989年成立以來,支聯會就是一個關注中國民運,要求平反六四,每年辦六四悼念活動的組織,發起人都是滿胸中國情懷,當支聯會常委的,在年輕本土派眼中,全是擁護中華傳統的「大中華膠」,怎麼會忽然變了「外國代理人」?

原來這次指控,是衝著支聯會幾個相關組織,一個是2011年5月成立的華人民主書院,會址在台灣,旨在建立平台交流並提供理論研習,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是書院創會董事,支聯會前常委陶君行為書院董事,《大公報》曾報道書院收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錢,現在不單翻舊帳,還上綱成為支聯會的涉外國聯繫,國安警根據國安法實施細則,要求每個支聯會常委提供資料,拒絕提供即屬犯法,就連在監獄裏的常委何俊仁和李卓人也收到信。

另一個相關組織是2007年1月成立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創會成員包括何俊仁、劉慧卿、關尚義等,宗旨是推動社會關注中國維權律師情況。還有一個叫「民主中國陣線」,國安處的信函要求支聯會常委,提供這些組織的活動資料,以及與黎智英助手Mark Simon的聯繫資料,並要提供與這些組織相關的會議紀錄。《大公報》指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當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執委,該組織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關係密切,所以懷疑她受外部勢力操弄。

從這次針對支聯會的執法行動,以及中共喉舌媒體配合行動的報道來看,國安處相信是找不到支聯會違反國安法的把柄,於是嘗試從支聯會常委擔任董事或執委的其他組織入手,只要這些所謂關連組織有一點外國政治連繫,收受過外國政治捐款,就連帶質疑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接受外國政府或政治組織指使或與其串謀,這樣就可以把一個歷來標榜愛中國的組織,抹黑為賣國賊,這種手法在文革時期曾相當普遍,當時內地許多愛國知識分子就因為有海外留學背景,或有海外親友聯繫,就成為被批鬥的對象。

立法會碩果僅存的兩位非建制派議員鄭松泰和陳沛然,看來都要出局,令立法會變成清一色由建制派包辦。按照修改後的選舉制度,立法會議員雖然可成為負責選特首的選舉委員會當然委員,但要通過新設的政治資格審查,由國安委參與把關,陳沛然沒有報名做當然委員,大概是無意連任,鄭松泰有報名,被泛民黨派質疑他不顧原則,主動參與一個不公平的、任意剔除參選資格的小圈子選舉,但鄭松泰的支持者指他是忍辱負重,務求令立法會保存一把反對聲音,結果竟然是鄭松泰被DQ,政務司長李家超解釋這決定時,還揶揄鄭是騙子,不會讓他蒙混過關,這個結果令許多人感到意外,質疑鄭松泰早已向北京投降輸誠的人詫然發現,原來跪低了投降了的人,還是會被一腳踢出局,這樣說來,特首和北京傳話人近日屢次施壓要求民主黨參選,是否表示民主黨報名參選就能通過資格審查?或者只是做一場戲,到了入閘時仍然會被指不真誠擁護?若再連結周初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狠批曾鈺成一事,就連曾鈺成這樣老資格的左派大將,也會被質疑是「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帶風黨」,泛民陣營中又怎可能有人符合現今的愛國標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