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去與留的碎碎念


【撰文:迷彩服下的智子】
作者是寫《迷彩服下的智子Blog》的人

我家快沒廁紙用了。曾經決定要一直在光時訂廁紙,還要是以紙包飲品盒回收漿造的再生廁紙:環保、支持好人、幫襯本地企業,一舉三得。不知應笑我鴕鳥還是天真,那樣的一個名字怎麼可能存在於這個時空?

最後一批貨兩週前已送來,當中沒有廁紙,最後一張單我訂了些又貴又不切實際的東西以助散貨。現在,廁紙快用完了,但我不想補(雖然知道誠哥有賣)。一旦補了貨,那一頁就算揭過了,沒有回頭路。

之前有朋友離開,我選擇不理會、不歡送、人家到埗後的臉書貼文我也不按讚,總之不直視。一方面不想知道子女錯過失了什麼(我會內疚),另一方面不想接受原來經過那麼多之後,問題沒解決卻一片風平浪靜(理性上明白離開的人沒有錯,只是自己幸運身處未受太大影響的行業所以暫時不用走。而這一片無風無浪某程度上也令我的外在生活平順了一些)。

香港人移民,在機場與親友道別的畫面天天上演。EYEPRESS資料圖片

直至今年八月,最好的朋友走了。我不能不直視、不能不祝福(真心想他們好)、不能不看他們回傳的生活照、也不能不聆聽他說想念香港,因為他只有比我更不願走。

他的故事就是香港故事:上一代南來,廉租屋長大,讀書不成但頭腦聰明,學了手藝開店搵食,娶了靚老婆每年去兩趟日本,一切頭頭是道。你有試過找朋友搬屋嗎?那年我還很年輕很窮,家中抽到居屋要搬,他帶來九個「兄弟」,舊屋地上數十個水果紙皮箱,我上趟廁所便全部不見了,事後他自掏腰包請兄弟到大排檔晚飯。然後,戰事爆發,仗義每多屠狗輩,他也只能走了。送機時十兄弟齊集,我幫他們拍了照,那張照片,我印了出來放在客廳。

也有親人移民後勸我們不要心存僥倖。是的,的確是心存僥倖,希望在還頂得住的時候用屁股佔著一些位置(或曰戀棧權位),不敢說守護什麼,只想維持正常運作,與走不了的人互相支持。

教協、612、光時……在在也說明走的人是對的,但我不願走,也許因為一個縈繞心頭的疑問:「個個走哂咁點算?」

這天,我坐在辦公室,喝著用又貴又不切實際的日本茶包泡的茶,嘗試不去想廁紙的事,這一刻只想知道身邊誰個不走,好壯大圍爐規模。有時也會自我安慰:我喜愛的星星們多有才華也不走,我要跟他們一起讓香港再次成為亞洲第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