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陶藝教會我的事


2016年10月開始了學習陶藝拉坯(throwing)。經過了2018和19年的中場休息、去了學習陶藝中的另一「金繼」,2020年10月,又再開始新一輪的學習。

每次拉陶都會體驗到「人生」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如果大家有疑惑,拉坯真的是一個在最短時間內領悟到最多的方法之一。每一次拉坯都像上了一堂禪修課。

2016年的學習,是左右不對稱的泥土,反影了創作者的心外,根本就是人生。

一開始沒有centre好,以後的每一步都要出更多力去修正,又不一定可以修正好。

初學者在剛開始學習的時候,最大的挑戰,是把泥固定和定好中心(centering)。

如果這個起步點做得不好,之後的作品在每一步驟中,都要花很多時間去修理補救。

即如「人生」,如果一開始就「做好」、定好重心,以後就不用花那麼多氣力都未必改變得了「性格」和「習慣」。

過了幾年,技術當然要進步了。這兩個酒樽或花樽是今年8月的學習作品。現在已能很快的定好中心了,然後另一學習,就是要有耐心和溫柔。

泥土是很神奇的,在適當的角度給它適當的壓力,它會變形。如果手離開泥土時太突然和太快,原本的圓形會出現高低起伏或變成橢圓。如果雙手增加壓力的步伐不平均、太心急地拉高、時重時輕,泥土也會很容易斷開,拉太高時會倒下。

老師講解時曾提及,嘗試將兩隻手指不加力地向上掃。這個「無用」之用,也能為作品做出很微妙的變化。就像做人,適當的壓力能令人成長,過多則會把人壓垮。不同人需要的壓力不同,就像陶藝,不同的器物形狀需要的壓力都不同,沒有好或不好,是你希望自己成為何種形狀、哪種更適合自己。

在最後燒制的時候,即使過程有多努力,都要學習接受外在環境影響而可能破壞到自己的作品,這是創作(人生)過程的一部份。「人生」重要的不一定是「結果」。即是,其實我去拉坯,都不完全是為了得到一隻碗。

這個小蓋燒完後就裂開了,在拉坯和修坯(trimming)時都沒有裂紋。於是在回想中間是否有地方做錯或做得不夠,也是學習的一部份。

把素燒完的陶器上釉。
燒制出來的釉色效果。

看到燒出來的顏色原來會變成這樣的,有時候都不一定跟原來的計劃,出來的結果都不似預期。但「人生」從來都不似預期,不保證我們必然可以得到想要的「結果」。燒完出來的顏色,就已經是「結果」,不論喜歡與否,都得接受。經常出現驚喜,未嘗不好。 

在陶藝創作中意外不時都會發生,是正常的,中間有好多意外,有自己的不足也有不受控的外在因素,盡力減少出錯機會,發生了意外就接受,而且發生了之後的補救也是很重要的學習。隨意隨風隨心一點。放開放手放過,需要時就放棄,也是一種藝術。

有時放棄源於創作的執著,已多次見過同學們把自己拉到中途或修到中間的作品掉棄。學畫畫的老師也經常掉棄自己的畫,我有時都會掉棄自己的。堅持 vs 放棄,為了甚麼源於甚麼,甚麼時候做甚麼決定,那是平衡的藝術,了解自己的心,是人生中持續的修行。

老師都有說到,以練習和學習的心情去拉坯,比期望成品更重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