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黑客危機】網路遊戲《弈劍行》發布1日即癱瘓 大陸網民指責台灣黑客攻擊


以「3年磨一劍」的內地網路遊戲《弈劍行》,在經歷3年開發後,由只有單人模式自己一個玩,到今年8月初終於推出多人模式。遊戲未上線,就吸引超過27萬玩家預約下載。

《弈劍行》

但萬眾期待的遊戲大戰,開打不足24小時就鳴金收兵。因為《弈劍行》被一個IP地址在台灣的黑客組織「ACCN 」入侵,整個伺服器癱瘓。對方更威脅若收不到一萬五千元人民幣保護費,不會罷休。結果被《弈劍行》團隊請吃閉門羹,指「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寧願把遊戲變單人模式及退回所有充值費給玩家。

而當遊戲團隊在聲明慨嘆:「閉門鑄劍三載,出世已無江湖」,現實是「江湖從此多事」。因為大批內地網民開始搜尋這個活躍約三四年,懷疑是來自台灣的黑客組織,狙擊過多少內地網路遊戲,經眾新聞整理,發現至少有30個。

曾被「ACCN 」狙擊的內地網路遊戲

何謂DDoS攻擊?

網民更分析ACCN的襲擊模式,指它經常在內地遊戲分享平台TapTap選目標。一般會選中小型開發商,像《弈劍行》的開發人員只有2名,再向他們索取數千元到十多萬元不等的保護費。而這種DDoS攻擊成本極低,只要在淘寶花數十元就能買到服務。

簡單來說,如果把遊戲伺服器比喻為一間餐廳,玩家比喻為食客,正常餐廳可以容納一定數量的食客。DDoS攻擊一出,就有如聘請一班臨時演員假扮食客,將餐廳滿坐。假食客賴著不走之餘又不點餐,或是堵塞門口阻礙真正客人,導致餐廳癱瘓。

而當遊戲開發商想聘請「保安」保護自己免受攻擊,成本就相當高,每月至少付兩萬元以上。不少開發商承擔不來,唯有擱置計劃。結果在內地,ACCN除了影響網民沒電子遊戲玩,由於不少輿論都深信它是來自台灣,因此部分人愈來愈生氣,指大陸「淨土不容玷污」。甚至指解決黑客的方法,是派「解放軍進駐台灣」。

ACCN是否來自台灣?

至於黑客是否真的來自台灣呢?內地通訊業評論員項立剛指未必:「就是全世界的黑客,他做很多的代理服務器,通過代理服務器去進行攻擊,這個情況會通過多重代理去做。所以他很可能比如說,你看了IP地址是那個台灣的,但他發起的攻擊不一定是在台灣發起的攻擊。」

就連經常受黑客騷擾的TapTap母公司,心動網絡CEO黃一孟都有保留,指自稱台灣黑客的人可能只是躲在電腦後,上淘寶買DDoS的小屁孩。眾新聞整理亦發現台灣網民對ACCN的討論極少,反而不少人在看了內地新聞後,到論壇問ACCN到底是甚麼組織?

心動網絡CEO黃一孟

事實上當內地遊戲公司被黑客入侵,如果黑客身在內地,可以叫公安上門拘捕。但假設黑客真的來自台灣,又可以怎麼辦?在內地,輿論甚至業界人士都經常說笑般指:「當有一天台灣省的環境和內陸一樣,那ACCN自然就蕩然無存了。」眾新聞就了解過兩岸專家的看法。

台灣專家:司法途徑解決 大陸專家:此路不通

來自台灣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的所長曾怡碩指,理論上可由司法途徑解決:「(台灣)是一個法治的社會,當然你來這邊,如果你有相當的證據可以舉證。那當然你可以去透過我們的司法系統去提告。但是在任何地方、任何國家的法庭都一樣,他有相當難度。這方面非常的消耗資源跟成本,不是一般的國家他的鼓勵所可以做的。」

國防安全研究院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所長曾怡碩

而對岸專家項立剛就覺得此路不通,終歸要靠大陸官方出手:「司法途徑我覺得是沒有辦法的,只能是比如說發現是從台灣來的攻擊,就是通過這邊的部門來封堵台灣的IP地址。以後你台灣的IP地址,沒辦法來訪問大陸的服務。認定了它大量的、經常進行網絡攻擊(的IP地址),是可以這麼做的。這個帶來的問題是有可能通過這個網鎖,進行一個正常的訪問也受到影響。」

但如果找出黑客是何方神聖,是否民間高手?是為錢還是另有企圖又難不難?曾怡碩指除了因為黑客數量太多,逐個查找背景,技術上很難做到。就算官方找到,都可能要放長線釣大魚,不會公諸於世。

不少內地輿論深信ACCN是來自台灣。

曾怡碩指:「因為他的遊戲的一個本質,這個遊戲的本質是貓捉老鼠一樣。但是抓不完,他也不會停。抓到五隻,嚴厲懲罰他,難道會有嚇阻效果嗎?恐怕不會。」

「就像最古老的中間諜的遊戲,間諜都會被抓,難道就會停止這個間諜遊戲嗎?好像從來沒有停止過。即使在司法徵查的時候,他不一定馬上就要把你抓起來,他要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線。」

曾怡碩認為公眾在理解黑客攻擊事件時,應該回歸基本步。在判斷誰是元兇前,要記得以證據說話才是謹慎對待的態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