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借李宇軒供詞 塑黎智英罪證


過去一周,最矚目的政治新聞是十二港人案被告李宇軒及陳梓華認罪,承認串謀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其供詞指黎智英及其助手Mark Simon是幕後主腦,提供資金及海外人脈,安排他們游說外國政府制裁香港官員。此一認罪供詞雖無證據效力,但若二人答應擔任控方污點證人,則可能成為黎智英案的主要證人。此外,香港律師會的理事改選飽受政治干預,有參選律師擔憂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安全而退選,反映香港就連專業團體也不再享有自由選舉的權利。

李宇軒是「重光團隊」已公開的核心成員,負責保管詳細的財政紀錄,編輯「重光團隊」網頁,及在美國和英國註冊商標。團隊於2019年6月、7月和8月三度全球多國登報,合共四次眾籌,期後李宇軒於美國會見國會議員,警方在他家中搜出一份有144名中港官員的建議制裁名單,指李曾上載名單至「重光團隊」網頁,又將名單交給佔中發起人朱耀明牧師的兒子朱牧民,請他轉交美國參議員,李又曾上載多篇呼籲制裁文章至「重光團隊」網頁。單就這些案情陳述而言,控方有較多客觀證據,例如網頁截圖、手機通訊紀錄、電腦內存文件等,李宇軒無疑是抗爭運動的「國際線」一個重要人物。

然而,控方指控李宇軒受黎智英及Mark Simon操縱,接受二人透過中間人陳梓華傳達指令行事,在Mark Simon安排下與西方政要建立聯繫網絡,這個部分的指控,從案情披露資料來看,主要是基於李和陳的供詞,問題在於二人自偷渡離港被內地截獲,在深圳被定罪服刑,及後遣返香港即被控勾結外國危害國安,人身一直不得自由,長期處於關押狀態,精神健康不穩定,需要接受治療,而他們的律師團隊亦並非社運人士熟悉的律師,更似是建制一方說服家屬後代為安排,而律師團的主要工作並非抗辯,而是以減刑來換取他們認罪,以及承認控方提出的事實陳述。在這樣的情況下,到底李宇軒供認的犯罪情節,是否完全出於自願,有多少是減刑交易下給控方的禮物,外界難免有疑問。

從法律上來說,李宇軒的認罪供詞並非經過庭審獲接納的證據,不能直接用來指控黎智英,若要在黎智英案中使用,必須傳召李宇軒出庭作供,屆時被告人律師將可以盤問他,他的精神狀態和供詞的可信度,才會得到驗證。從政治上來說,建制媒體大篇幅報道李宇軒的供詞內容,客觀上已起了製造既成事實的效果,在公眾心目中塑造了黎智英是游說國際制裁行動幕後黑手的印象,黎智英身陷囹圄,在庭審開始前百詞莫辯,日後開庭時若無法推翻這些指控,一旦定罪恐怕難免終身坐牢,再無釋放之日。

香港律師會改選,充滿政治干預,場景荒謬,反映香港政局淪落,不單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遭箝制,候選人須接受政治審查和篩選,現在就連專業團體的理事選舉,也無法自由進行。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公開表示,若律師會會員選出「政治凌駕專業」的領導層,就會「終止與律師會關係」之後,在教協遭國安執法威嚇、被政府教育局中止合作關係,隨即被迫解散後,林鄭以中止關係來警告律師會會員,明顯屬於威嚇而非一般的勸告,特首這樣公然干預專業團體內部改選,是前所未見的。

在眾多候選人中,那些是特首眼中「政治凌駕專業」?是否只能投票給那些明顯獲得建制派祝福的候選人?外籍律師羅彰南(Jonathan Ross)在不少律師心目中,是非常專業、政治色彩少的候選人,而且有理事經驗,若非戴上有色眼鏡,不可能指他政治凌駕專業,但這位候選人突然宣布退選了,理由是「基於個人及家人安全」退出選舉、放棄爭取連任。

羅彰南退選的導火線,綜合不同渠道消息有兩個,其一是疑似收到恐嚇訊息,提及他和家人,據說律師會已報警;其二是「法律界消息傳出」,「有人」招攬「私人調查員」,「調查」律師會的候選人。到底這些在法律界正迅速流傳的消息是否屬實,仍有待查證,但初步看來,觸發羅彰南退選的事故並不尋常。所謂私人調查員,與國安處人員或掛著中共喉舌媒體記者身分的人員有沒有關係?

身在台灣的時事評論人沈旭暉評論此事說:國安法通過前後,「目標人物」被全天候跟蹤,已經「是常識吧」,從前還要略為收斂的行為,現在已經招搖過市。但從前「他們」就不存在嗎?自然不是。銅鑼灣書店案,固然廣為人知,但更多的根本沒有公布,就像那些四季酒店被消失的「蕭建華們」,一去不返。又記得某年立法會選舉,某位新界候選人忽然退選嗎?自然不會沒有原因。這種疑似特務政治,比起單純打壓民主自由,更令人窒息,卻是某些地方最喜歡依靠的手段。羅彰南說得很對:「一個我們敬重的機構的理事會選舉沉淪到至此,是香港羞恥和傷感的一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