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鬱躁自救打破一世吃藥的緊箍咒


近日跟一位自己早期從事個案工作時相識的案主重遇,得知他多年來,一直不用倚靠藥物,但其鬱躁症也從未復發過。
 
當中的秘訣,除了他已找到了人生方向,專注發展自己的事業;另一方面,他意識到自己之前處於躁狂狀態時,會不自制地購物,於是將信用卡及提款卡放在不同住家人的寓所,平日只帶少量現金出街,八達通卡也只作有限的充值。
 
案主早年精神狀態不穩定的時候,每次由躁狂進入抑鬱階段,看著全屋「唔等使」的物品,忍不住會怪責自己之前過度購物,自我感覺非常差,也因此堕入「過度購物」與「自咎」的惡性循環,這樣子不斷重覆輪迴,同一時間經濟上也面對沉重的壓力。
 
案主當時有按精神科醫生的指示服藥,他憶述藥物確實讓他「好瞓」一點,或抑制了他的脾氣;然而,每當想起醫護人員經常在他面前強調「鬱躁是重症要一世吃藥」,也只讓他更加頹喪,看不到希望與曙光,整個人也無法振作起來。
 
直至採取上述的方法,他發現自己可以控制過度購物的行為,自信心和自我價值感隨即提升,抑鬱情緒也得以紓緩,慢慢恢復了工作的動力,再一步一步達致今日的狀態。

網絡照片

舊案主以自身的例子,寄語其他鬱躁症的同路人,注意自己在躁狂階段時的衝動行為,找方法加以調控,以減輕因這些行為帶來的後遺症。簡單的說,是嘗試管理這些病癥,而不是倒過來由它們操控自己。
 
今日重聚,昔日的案主已變成朋友。想起當年自己有幸陪伴他渡過那段極度艱難的日子:同一時間要兼顧家務與工作,又要應對反覆不定的情緒。結果,他仍然能夠一步步克服障礙,憑一己之力創立了自己的小生意;心裡頭泛起一絲暖意,也不禁讚嘆復元人士可以展現的奇妙力量,只是很多時被主流社會所忽略了。

筆者撰寫此文,並不是要提倡「治理鬱躁症可不用藥」。事實上,筆者自然也遇過不少鬱躁症案主有按時服藥。不過,那些情緒較穩定,或展現較佳活力的個案,通常都是在藥物以外也找到了其他應對方法:例如有案主會運用多出的精力做運動或義工;另外一些透過信仰或家人的肯定,找到了支撐下去的力量。
 
另外,同樣不能忽略的是,上述醫護人員「鬱躁症要一世服藥」的論述,原意是要勸說患者按時服藥以避免復發。然而,很多時反而會觸發負面感受:當事人看不到前路,感到灰心失望,病情反而向下走。這一點,確實值得醫護與其他業界的反思。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