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程小雅「被減薪」,機制真的公平嗎?


2020東京奧運會,港隊運動員創下多項歷史佳績,除了恭喜一眾運動員外,也感嘆因此引起的風波不斷。先有「忠誠廢物」藉運動員衣著向中央獻媚,再有社會賢達瘋狂「走數」,獎金「大縮水」,不但盡顯他們言而無信,更向市民大眾釋出錯誤信息,一如古時戰將在外,朝中的奸臣不斷進饞一般,相當諷刺。
 
奧林匹克運動會,乃是一眾運動員夢寐以求的競技場、英雄地,而在香港,能夠獲得奧運參賽資格的運動員,本身已屬「世界級」水平,競步女將程小雅在奧運中以優於自己世界排名完成賽事(55名參賽者中排第38位),創下另一香港紀錄,詎料回港之際,港府馬上「翻臉不認人」,從她每月2萬6千多元的薪金,直接扣減一半,原因就是由「精英甲」跌至「精英丙」[1] 。帶頭「走數」的體院主席林大輝表示,這就是機制,需要尊重。

程小雅出戰東京奧運20公里女子競步賽,是優於自己世界排名完成賽事。東奧直播影片截圖

既然如此,就分析一下《精英訓練資助評核準則》[2] ,再下定論。首先,這個機制把運動員分了兩類,包括全職及非全職,非全職的資助為全職的三分一左右,至於運動員投放在練習的時間又是否真的只為三分一,這個相信不言自明。至於影響程小雅資助額的,則為決定運動員「類別」的分級制。按照現時機制,總共分了六級,由最高的「精英甲+」至最低的「成年隊」,標準資助額最高由41,030港元至最低7,130元不等,按小雅在《立場新聞》專訪所言,體院是負責訓練時的交通、住宿、膳食,但話雖如此,一下子跌至萬多元的額度,原因就是她未能在奧運會取得16名以內。
 
容許我用政府最基層人員(即二級工人)的起薪點為例,他們入職的薪金為13,730港元,比起現時「被減薪」的小雅還要多200元。然而,一名二級工人是同時能夠享有公務員的福利,例如在職期間能夠輪候公屋,甚至退休時可獲盡早安排公屋等,而運動員們呢?即使是獲得奧運獎牌的幾位運動員,充其量只能獲得41,030的每月資助,而且未能維持佳績,就要逐級下降,像小雅便是一例。

香港競步女將程小雅。東奧直播影片截圖

這個機制並不如林大輝所說的「公平」。試想像在運動場上是有無限不同可能,而且運動員本身傷患不少,若然他們不幸受傷退賽,那是否要直接跌至最低資助級別的「成年隊」?而最重要的是,7,130港元每個月,在香港是比最低工資還要低,一個8小時工作的人,每周休息日一天(以無薪)計算,每月也有7,800港元月薪。
 
所以當一個身家數以億計的離地主席,動輒搬出所謂「機制」意圖暪騙公眾之時,不但盡顯現時機制對運動員的不公,以及對體育發展的窒礙,當權者盡是此等不要臉之輩,也真是難為仍對香港盡心盡力的運動員們。

註釋:
[1] 成績決定港將薪金 競走代表程小雅 出戰奧運後 月薪減至一萬多(立場新聞,2021.8.11)
[2] 精英訓練資助評核準則 2020-2021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