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前夫連環「不幸」事件


Mirror風暴席捲全港,不少老婆「改嫁」偶像,令老公淪為「前夫」,一眾苦主不禁要「圍爐取暖」,在Facebook群組互訴經歷。追帖細讀,卻發現有前夫明吐苦水,實則暗撐太太追星,Alex和Ryan便是其中兩位,他們的「落坑之路」有笑有淚,此時此勢甘心當「前夫」,為的是愛和堅持。

「苦主這件事,我想直到Ian退休為止,應該都不會完結的,繼續前夫到90歲都是前夫」,Alex的太太Vika是陳卓賢(Ian)的忠實粉絲。搖身一變做「前夫」,他坦言不覺得難受,反而懂得樂在其中。從不解到理解, Alex經歷了無數的尷尬,願意作出這些犧牲,是因為愛呀!

苦悶生活的出口

Alex(左)的太太Vika(右)是Ian的忠實粉絲,感覺太太「改嫁」了,因而自稱「前夫」。

 Vika的追星經驗並不豐富,雖然以往會有喜歡的偶像,但絕不及現時的瘋狂,有這樣的轉變,是因為媽媽的身份,「每日只有上班、下班,下班就趕回家湊仔,生活好像只剩下工作同小朋友」。流水帳般的日子,令她失去生活色彩,漸感苦悶之際,Ian就為她帶來轉變,「去粉絲活動,可以與有共同話題的人相聚,好像找回自己」。談到Ian的優點,她更笑得合不攏嘴,被問到是否有幾分似老公?Vika又坦言不是,「前夫」Alex只能無奈和應。 

Vika坦言媽媽的身份,令生活只剩上班、湊仔,Ian的出現,為她的生活重添色彩。

 家中收藏各樣應援物,即使自己生日,Vika也是追星就滿足,老公準備的慶祝計劃也能拋諸腦後。即使如此,Vika追星有一個原則,就是不影響照顧小朋友,「盡可能都想去粉絲活動,但如果沒人幫忙照顧小朋友,就唯有不去」。

太太突變追星族,Alex亦坦言理解,始終苦悶的生活是需要一點衝擊,因此他也會盡力配合,「香港已經夠不開心,生活上很多壓力,有一件事能令『前妻』、小妹妹開心,我覺得是一件好事」,明白太太的難處,Alex也不太介意做「前夫」。

「前夫」的日常

 「若要說我的苦況,就是每早一起床,就看到有條仔在我眼前。」每朝起床,Alex第一眼看到不是太太,不是一對子女,而是床尾那道、他口中的「嘆息之牆」。牆上貼滿了Mirror與Ian的海報,海報一幅又一幅,看著規模越來越大,Alex的嘆息也越來越長。朝朝都要看見「情敵」,Alex不忘幽自己一默,「相比其他人家中,貼上整幅姜濤的牆紙,或把Ian攬枕放在床上,我已經很好了。」

太太追星,Alex自然不能獨善其身,不只出錢,也要出力。他原本以為追星的人,會有中年太太、帶著女兒的爸爸,他也不至於孤單,但他憶述一次幫太太抽扭蛋的經歷,說到了現場才發現「出事」。「我一個『麻甩佬』站在全部女孩子中間,周遭都是尖叫聲,當刻真的是有點難堪,心想『點解我會係度㗎,點解我會做啲咁嘅嘢』,那一刻心只想『到我未啊,快點』。」不過他並沒遺忘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抽得Ian的扭蛋,給太太一個驚喜。相比被誤認作「鏡粉」的尷尬,他更怕不能完成使命,慶幸他最終完成任務。看見太太感動的笑容,Alex也得意地說:「抽到的兩份都是Ian」。

無奈的經歷自然不只一次,家中也不時會出現。有天Alex外出,回家時卻沒有人給他開門,原來太太與子女在房內大聲播歌,聽不到他按門鐘。對於這些無奈的經歷,Alex並不介意。

一切全因愛

「你明知有一樣東西會令她開心,為何不做呢?」願意承受各種的難堪,容讓「情敵」入侵家中,其實只有一個原因,「最重要都是『前妻』開心就可以了」。

Alex坦言,只要「前妻」開心,做甚麼都願意。

對於「前夫」的頭銜,Alex也欣然接受,因他明白其實只是個玩笑,「說穿了他只是個明星,喜歡明星又有甚麼問題呢?」他坦言自己和群組中的「前夫」,純粹是娛樂一下而已,不會真的介懷,「有沒有任何難受感覺?很認真一句,真的是零」。Alex認為,與其因抗拒太太追星而感到不快,不如嘗試去享受,「如果打敗不到他就加入吧,與太太一齊看,就當作認識一下」。接觸Mirror後,Alex也漸漸發現他們一些值得欣賞的特質,真正理解到太太瘋狂的原因。

與子女「一齊癲」

入坑的不只是太太,還有Alex一對子女,他笑言兩歲的兒子學懂的第一句英文就是「Mirror」,第二句就是「Ian」,「先叫誰對我來說意義不大,第一個懂的字是mirror,其實又如何呢?遲些才叫爸爸媽媽其實沒所謂」。

Alex和Vika指兒子學懂的第一句英文就是「Mirror」,第二句就是「Ian」。

追星素來給人負面的印象,家長反對子女追星平常不過,亦不會鼔勵他們接觸明星,但Vika和Alex反而與子女「一齊癲」,也不擔心會教壞他們。Vika坦言,他們有被婆婆指責過,叫他們不要教子女看明星這些東西,但Vika認為沒有問題,「他純粹見到Ian海報就會叫Ian,會聽Mirror的歌而己,Ian 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角色,未去到追星這樣瘋狂的地步」,作為家長,他們知道不可以縱容子女,「只要不是荒廢學業,例如不上學一個月去追星,我覺得沒問題,都是一個興趣而已。」

Alex和Vika認為在現今社會,努力不等於有收獲,因此希望子女學習Mirror的毅力。

興趣之外,Alex和Vika對子女是有期望的,「現在這個社會,很多事即使很努力,但結果是爭取不到之餘,還會得到其他負面的東西。」帶子女接觸Mirror,也不只是希望娛樂他們,Alex和是希望子女學習Mirror的優點,「老實說,如果我的子女他日有mirror般的毅力,由不被看好、默默耕耘到現在有這樣的成績,這樣我又不介意,因為現在最怕是他們不捱得,容易放棄而己。」十二子由選秀到現在爆紅,Alex相信不是偶然,他們的精神亦值得子女學習,「不是要他們做明星,他們做甚麼也好,都要有這種毅力」。尤其身處現今的世代,Alex和Vika相信毅力更為重要,「我覺得他們至少要知道,得到的每樣東西都是要付出,靠犧牲才會有」。

舉牌大叫 忘我追星

 「來了,來了」,站在小凳上的Ryan馬上舉起胸前的相機,把長鏡頭對準Ian,嚓、嚓、嚓地連續拍了好幾百張相,又不時揮動應援牌,與場內的粉絲們一起尖叫。

Ian一次商場活動,Ryan一家早5小時就到場「霸位」,以求在最佳位置拍到Ian。

育有一對十多歲子女的Ryan,一家四口都是Ian的粉絲。有一天Ian出席商場活動,他們在前一天已經到商場視察,尋覓最佳位置。活動當日,Ryan一家帶上應援牌,相機,小凳等物資,早五小時到場「霸位」。儘管要在人潮中左穿右插,口罩都被汗水沾濕,Ryan坦言自己很享受追星,「其實是很忘我的,性別或者年齡界限是不存在的,我當自己是一份子,舉牌大叫」。

Ryan講得出做得到,那天活動過後,粉絲齊集拍照,幾乎佔據了商場外的空地,Ryan也要見縫插針,才能和家人找到有利位置合照。人潮中,他舉起應援牌,和家人、其他粉絲聚在一起大喊:「陳卓賢,你是我的王子」,在歡呼聲中,Ryan笑得瞇起了雙眼。 

Ryan是一家國際公司的產品安全及企業責任總監,為了偶像,不介意在街上大喊,他坦言「自己從來沒有想都沒有想過」,他更笑言自己年輕的時候,當台灣偶像組合飛輪海風靡香港,他曾取笑家人為偶像而尖叫,「怎知道到了現在,我們也同樣瘋狂地追星。」

Ryan(中)指追星的時候很忘我,不存在性別或年齡的界限,令他能一同舉牌高呼。

從誤解到理解 年輕人都有其抱負

太太開始追星時,Ryan對Mirror是提不起興趣的。太太因一套有關排球的劇集迷上Ian,每天都會眉飛色舞地分享偶像動態,家中也悄然出現大量應援產品,燈牌、相片、偶像人偶,甚至特別訂製的偶像手機殼等,連一對子女都相繼陷入追星熱潮,Ryan對此都不以為然,「我那時心想,這是一群年輕人想要發明星夢,『都係MK仔嚟嘅』」。

他開始改觀,是因為有一次,陪太太、女兒看了Mirror的一個綜藝節目,「以一個綜藝節目而言,又挺搞笑」。節目為Ryan帶來快樂,他認為這是現時社會所需要的,「現時香港需要多些笑容、快樂以及正能量,讓我們度過這一段時間」。節目成為暗黑隧道裡的一線光,Ryan開始重看Mirror的節目,他看到一班年輕人為了理想而奮鬥,「他們確實盡全力參加比賽,不是玩玩而已」。他也漸漸迷上Ian,最終Ryan也「落坑」,成為粉絲後援會成員。

Ryan當初只覺Mirror是一群發明星夢的MK仔,直到與妻女看了Mirror一個節目,開始改觀。

人到中年的Ryan坦言,社會上有很多批評年輕人聲音,但他反思:「可能我們年紀大了,不明白年輕人的想法,他們有他們抱負,只不過可能他們表達的手法是我們不理解」。

從歌詞中找到留下來的力量

 Ryan指自己在香港土生土長,「香港是一個家,是一個值得自豪的地方」,但他說,因過去幾年香港在政治、社會層面發生的事而受到很大衝擊,部分香港人將自己矮化,隨著這股追星熱潮,他覺得這代表了香港人重拾對自己的認同,「我們香港是可以做出一些好成績,香港都有好音樂,我們有人在努力中」。

Ryan指自己和太太,在Mirror歌曲中找到繼續留下來的動力,「你不是一個人」

生於斯,長於斯的Ryan眼見身邊很多親友離開香港,但他依然很愛香港,捨不得離開,「還能留下、還撐得住的,就一齊留在這裡」。

Ryan說自己和太太在歌曲中找到繼續留下來的動力,「你不是一個人,你是有一班人和你一起撐著,和你一起熬過去。」

時移勢易,會否擔心他們眼中的星,有一天會變質?Ryan爽朗地說:「將來如何,無人能夠講得到,那就不要去想,活在當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