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左取締,右解散」以後,香港還剩下甚麼?


屹立香港近五十載的香港專業教育人員協會(教協),在中共官媒連番窮追猛打下,權衡利害後,在短促的十日內被迫解散。今時今日,也數不清有多少專業團體消失,杏林覺醒、法政匯思,接二連三闊別業界,加上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的正、副主席因《羊村繪本》而被國安處羈柙,寒蟬效應加劇,可見政權的有型之手,除了政黨以外,對專業團體、工會也是無孔不入。

十年前,有幸仍在職工盟工作的年代,記得每逢五一勞動節,總會組織全港各行各業的工會,以一些工人議題,例如工時、工資、工作待遇等為遊行的訴求,如今當然是恍如隔世。那時,教協總是走在前頭,作為全港擁有最多會員的工會(註:工聯會不算工會,一來是聯會,二來給20元會費,誰也能入會),多年來也風雨不改,即使有些議題對他們不算切身,他們也義氣相挺,值得敬佩。

更多【教協解散】文章結集

職工盟2019年五一遊行,教協也在隊伍中。照片來源:教協Facebook

在某些政團經常吹噓「做實事」之際,遠的不說,就以近年涉及校長欺凌教師的案件為例,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林麗棠老師因職場欺凌而不堪壓力自殺,當時教協要求召開死因庭研訊,要求法庭還原真相,死因庭認為辦學團體必須正面回應職場欺凌及教師投訴問題,始令校董會解僱那位「山寨王」校長,總算還了林老師一個公道

而自「尚方寶劍」架在香港的頭上後,接連有教師因為政治取態為由,被教育局判處「極刑」,永久註銷他們的教師資格,這種未審先判的情況,是香港前所未有。那時教協就判決向各中小校長進行調查,當中七成人認為教育局處理投訴偏頗,而且會為老師日常工作帶來負面,甚或極負面影響2。而教協也協助該名教師上訴,最終在未有結果之際,卻遭政權趕絕,可見日後教師在職場上遇到問題,需要協助的時候,只會求救無門。

或許政府仍會理直氣壯,對外宣稱香港仍有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會),教師可以向他們求助云云。該會不單自稱「愛國愛港」,而且多年來奇才輩出,包括現任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以及近日紅遍網絡,由多位建制派議員(註:其實也沒有建不建制之分)護短的教聯會副會長穆家駿,敢問上述兩位毫不專業的「忠誠廢物」,又如何取信於教師?大家不言自明吧。

最後,何以政權仍樂此不疲地對外(尤其國際)表示香港立甚麼新法,就能行穩致遠,取締那個組織,等同「導正」社會大眾?引用柏老(《醜陋的中國人》)所言:「為什麼中國人聲音大?因為沒有安全感,所以嗓門特高。只要聲音大、嗓門高,理都跑到我這裡來了。」這些自欺欺人的行為,就是社會全面墮落的特徵。

註釋:

1)【林老師死因研訊】 裁判官:四個「如果」 悲劇可避免 胞妹:還家姐一個公道(眾新聞,2021.1.29)
2) 宣小教師被「釘牌」 教協調查:逾七成校長指教局裁決不合理(立場新聞,2020.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