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大叔對體育攝影的愛 相片呈現香港運動員魅力 盼延續東奧熱情支持殘奧選手


東京奧運曲終人散,香港代表隊取得歷史性最佳成績,香港人個個為之雀躍,但這份熱情究竟可以延續多長?香港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則策劃了一場名為「近C者赤」的攝影展,相展內的作品紀錄了多位香港運動員的不同面貌。他希望藉着攝影展向香港市民表達,支持本地運動員不是只在奧運期間那半個月,而是要一直給予他們支持和肯定。

他並期望香港人繼續為殘奧代表隊打氣,「希望香港人嗰種熱情能夠一直延續落去,好快又到殘奧,希望大家都可以支持佢哋,因為佢哋都係我哋香港人嘅運動員」。

程詩詠希望以「赤子之心」表達他對運動的熱誠。 曾港深攝

今年45歲的Brian,於1995年投身新聞界,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採訪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傳媒機構,採訪過九七回歸、台灣總統大選、2004年南亞海嘯、2005年倫敦爆炸案、2008年四川大地震等國際大新聞。他對運動攝影的興趣則源於多年的體育採訪經驗,他曾於1998年遠赴英格蘭採訪足總盃、英超及歐聯賽事,亦有多項本港及海外的體壇盛事,包括一級方程式、奧運、亞運等大型運動項目,更連續15年成為渣打馬拉松香港賽事的指定攝影師。

零距離體驗運動難度與技巧

Brian解釋攝影展的名稱「近C者赤」意思,「C即係我個名程詩詠個詩,而赤就係代表赤子之心」,所以是次攝影展的作品主要都是圍繞「赤子之心」四個字,展出的照片不僅記下運動員對運動的堅持,亦灌注了Brian對運動攝影一貫如初、純粹的熱情,以全新的視點展現運動員最真實的一面,利用光與影拼合出扣人心弦的照片,將激動人心的瞬間留住,務求令觀眾的視覺仿如零距離體驗到不同運動的難度及技巧,從而感受各種運動的魅力。

攝影展開幕當日,多名體育界名人到場支持,包括港協暨奧委員副會長霍啟剛(右四)、羽毛球代表隊謝影雪(左一)、港隊門將葉鴻輝(左二)等等。 曾港深攝

Brian認為,不論作為運動攝影師還是運動員,都是懷著一種初心,「無論係訓練、比賽定運動攝影都好,其實都係無雜念,好單純咁希望做好一件事,希望以『赤子之心』表示我對運動嘅熱誠」。他又直言自己是故意將攝影展放在東京奧運之後,用意就是希望大眾能保持對體育和香港運動員的熱情,「相展入面大部分都係香港運動員,都係我好欣賞同仰慕嘅運動員,加上今屆奧運成績咁好,希望香港人嗰種熱情能夠一直延續落去。好快又到殘奧,希望大家都可以支持佢哋,因為佢哋都係我哋香港人嘅運動員。」

為了讓這份熱情延續,Brian利用自己擅長的項目——攝影來加把勁, 「其實最主要係希望透過呢個空間(相展),重溫返參與運動嘅場景,相片就係做到呢樣嘢,可以將某一個畫面凝結喺嗰一刻,再呈現返出嚟,所以亦希望透過呢個相展,等香港人可以仔細啲留意我哋嘅運動員。」 

香港劍擊隊的張家朗和江旻憓也是展出攝影作品當中的主角。   曾港深攝

Brian征戰過不少運動會,包括北京奧運、印尼亞運、香港和澳門東亞運等,但他不是運動員,是一位攝影師。打從1999年開始,他已是奧委會義務攝影。

鍾情體育攝影 拍下李麗珊凱旋歸來

當他被問到為何如此喜愛體育攝影,Brian說那便得要從他的入行經歷講起。「攝記同體記我都做過。我1995年入行,第一份做嘅報紙係《The Standard》(英文虎報),當年做攝記係咩都要影,包括體育,但當時除咗我之外,無人鍾意影體育。因為嗰陣時仲係影菲林嘅年代,公司要你慳錢,你又唔可以影好多筒㗎嘛,而且影體育又要日曬雨淋,同埋都唔會出到頭版相,所以基本上無人會想影。」所以Brian就成為當時的「異類」,因為他不但願意去影,更會舉手主動申請去影體育新聞。

說到最深刻的一次,就是1996年拍攝李麗珊由阿特蘭大凱旋回歸長洲時,他有份參與其中,由那時起,就埋下了他對運動攝影的熱愛。 

程詩詠表示,運動攝影與一般攝影非常不同,若以新聞攝影作比較,運動攝影更加是一種享受。 曾港深攝

Brian認為運動攝影與一般攝影非常不同,若以新聞攝影作比較,運動攝影更加是一種享受,兩者最大的分別,他認為是心情,拍攝過程中亦令他結識了不少良朋好友,「我同佢哋(拍攝對象)真係做到朋友,平時得閒真係會約出嚟食吓飯,吹吓水,間中又會whatsapp問候下,而唔係影完輯相就完咗個關係,我覺得呢樣嘢係好難得,亦都係我好珍惜嘅一樣嘢。我覺得影其他嘢嘅話,未必做到呢個關係,好似林衍聰(香港劍擊隊成員)、陳晞文(香港滑浪風帆運動員)結婚、求婚都係搵我幫手影相,我亦都樂意,感覺上就好似睇住佢哋大咁,所以我真係好enjoy呢種關係」。

從享受與香港運動員的相處,說到他的感慨,香港運動員一直以來都無人願意去影,十年前若果向他人說,他是專影運動員的,甚至有人取笑他,但他無因此放棄,反而一直堅持,因為他認為香港運動員一定要有人為他們留影。「咁而家幾好,近呢幾年越來越多人去影運動員,感覺上好似炒起咗個熱潮咁,運動員嘅曝光率越來越高,我相信都係大家願意睇到嘅事,呢樣嘢都係我覺得自己可以為運動界做到一點事。」

大叔的愛 為張家朗奪金流淚

這屆東京奧運受疫情影響,要到當地採訪的難度比以前大大增加,Brian今屆也未能親身到東京為港隊運動員記錄歷史一刻。不過,Brian卻說不算太遺憾,因為他相信未來還有很多機會可以用鏡頭捕捉到香港運動員奪牌的時刻。他又特別提到,當他在直播見到張家朗奪金的一刻,心情非常激動,真的流下眼淚。

他笑說:「我真係睇到喊㗎,真係大叔的愛呀,哈哈!我認識咗佢6、7年,由佢2015年亞錦賽獲封少年劍神開始,嗰陣時幫佢影嗰陣都唔係好多人識佢,見證住佢一步一步成長,去到奧運攞金牌,真係非常開心;又好似謝影雪咁,我個女直頭封咗佢做偶像,以前係AK(Anson Kong),而家變咗係佢喇,呢啲就係佢哋運動員對年輕一代嘅影響力囉!」

他強調,香港運動員對香港社會非常重要,他們具有很大的影響力和感染力,又指即使Mirror被認為是香港現時最紅的明星,但到奧運期間所有香港運動員的新聞及消息,都把他們蓋過,證明香港運動員同樣有魅力,不是只有明星才有。 

程詩詠直言女兒已成為港隊羽毛球女將謝影雪的粉絲,並要他向謝影雪攞簽名。 曾港深攝

Brian又希望將來會越來越多年輕攝影師加入運動攝影行列,他寄語有志入行者:「真係要愛運動,真係要鍾意體育,唔好怕辛苦,真係要交個心出嚟。因為老實講,運動攝影比起商業攝影真係無錢賺,好多時候我都係貼錢做,因為咁樣做先可以做到自己最想做嘅嘢,例如2018年亞運,我都係自費跟(體育網站)《體路》去影,所以運動攝影真係唔係搵食㗎,真係靠愛㗎咋!」

雖然運動攝影需要上山下海、日曬雨淋,但Brian從來不覺得運動攝影辛苦,反而每一次都感覺歷久常新,「因為大家對運動都抱住真誠嘅態度,能夠同運動員不涉及利益,成為知心好友,呢種對運動純粹嘅熱愛消卻咗好多拍攝上嘅憂慮,呢一點係政治、新聞、商業攝影都唔能夠媲美嘅。」

有時熱愛一樣東西,不會計較付出多少。 

「近C者赤」攝影展

﹒展覽期:2021年8月11日至9月30日

﹒時間:星期一至星期日上午11時至下午7時(公眾假期休息)

﹒地點:佳能數碼影像坊(旺角太子道西193號新世紀廣場第1座20樓2003、2005-2009室)

﹒免費入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