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們與XX的距離


香港區旗現身東奧場地單車賽場館的兜底。直播影片截圖

看奧運場地單車賽片段,場館中間兜底見到香港旗,感覺似見到彩蛋。
 
根據業餘睇比賽累積的記憶,德國隊的強項單車、撐竿跳、馬術,都屬於「離地」運動——選手雙腳不着地矣。另一項便是十公里泳賽。先不論是否競技,要在水中央10公里,選手稍為停頓便會沒頂,這項運動又要爭勝、又要求生,想到運動員面對的生存危機,就覺得「電視機旁邊嘅觀衆」對他們說三道四是很便宜的,那就更加自覺不要做廉價人。
 
若論堅離地,必定是馬術。除了騎馬原本已是參與門檻高的項目之外,運動員大熱天時著禮服、坐騎每條馬毛都一絲不苟,對比現實中埸內教練和觀眾一身泳客裝束,便感受到每人為理想有不同的付出。歐盟總理、德國政客Ursula von der Leyen也是馬術愛好者,也曾經打比賽。德國上年輪任了半年歐盟主席,在年尾趕住在卸任前簽定中歐貿易協議;堅離地的人做堅離地的事,合理不過。
 
2008年的奧運的馬術項目在香港進行,拉近香港和香港人和奧運的距離。作為奧運主辦城市,保安評估一定會包括恐怖襲擊可能性。當年有一道令大家摸不著頭腦的新聞,話:「有情報顯示會有些人會來破壞奧運賽事,包括馬術比賽。」(1) 。從前以為是天方夜譚,但報道在新聞檔案中既已插旗,十多年後的今天若找個有心人來演繹,不難發展出一部分離主義早早在香港馬場上埋下苗頭的神話。

觀看馬術比賽的現場觀眾。直播影片截圖

有機會跟一位英國的歷史學者談及此事,我的觀點是,08年至今,這「說法」由苗頭長成勁草(仲要係會鎅頸嗰隻),他見我是香港人,便將我的看法定性為"Victim Narrative"。這個套路我不反對,不過唱戲的並不是我,而是自稱被威脅的「阿強」。正如英國脱歐,學者説這是他的victim narrative ,身受其害。拉闊啲個畫面,若果不是英國先定位自身經濟利益被歐盟各國損害,會否成功拉票造就往後的切割?再望一望畫面嘅另一邊,若果強大經濟體不聲稱自己是弱弱的發展中國家,一瓣接一瓣的Exceptionalism會袋袋平安嗎? 
 
Exceptionalism 鼻祖美國,奧運代表隊一聽見選手村有確診個案,便拉隊改住酒店。聽説,疫情下的日本平民都頗被觸動神經,新仇包裹着舊恨,一次過浮面:「成班運動員,個個都喺Tinder都搵日本女仔,我覺得有啲問題囉⋯⋯」日本友人如是說。我好奇但不敢問:難道「國家」當前,日本女性就不能性自主?  
 
奧運尾聲,去了一趟「世界文化宮」-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平台上的旗杆上飄揚着三面金色旗幟,沒有圖案、沒有符號、沒有贏家。

位於德國柏林的世界文化宮。

註釋:
(1)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有關恐怖威脅的評估工作(20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