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放棄「清零」容易,代價卻可能慘烈


葉健民兄前幾天在《明報》撰文[1] ,提出了一個在香港來說頗為新穎的思想, 大膽地假設了「不惜一切求『清零』完全不切實際」 。

我個人認為, 「清零」的確不容易。 故此,要放棄「清零」的努力,無疑是相對容易。但要注意,如果選擇放棄的話,這基本上是一個保證可以達到的「自我實現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

舉一個例子,如果張家朗的父母或師長,在張家朗少年時候就不停對他勸說,「不惜一切爭取奧運金牌,完全不切實際」,張家朗又真的給他們說服了,放棄了在劍擊體育運動上的努力,自然不會拿到奧運金牌,這豈不是實現了他們的預言?

政府採取小型封區強制檢測,阻止本土病例傳播。

如果放棄更容易,為甚麽卻有國家不放棄「清零」的目標呢?放棄的代價又是什麼呢?試以英國為例。英國的約翰遜政府,自疫情之初,就已經認定了「『清零』不切實際」,再加上舉棋不定,瞞頇無能,在每一個難關面前,都心存僥倖之心,以豪賭來替代謹慎的公共政策[4] ,最後不幸地,真是實現了他們的預言。不單止沒有「清零」,還令到一個六千八百萬人口的現代國家,在首十九個月之內,承受了惡果,有接近 13 萬人死於這場疫情[2] (按:這是估算下限)。

葉健民在文章中,提出「隨着有效疫苗提前面世,全球疫情至少在已發展國家中出現了良性逆轉」,並舉了以英國為例,「(因為) 全國已經有七成人口接種了至少一劑疫苗)⋯⋯死亡人數也一直在低位徘徊」。恕我絕對不能同意這個看法。無疑,英國最近幾週的死亡人數,比其最高峰時候要低,但其絕對數值,每星期仍然多達四百至五百人死亡(見圖一和圖二)。大家可以想像,這等同於每個星期有相當於一架大型民航客機乘客量的人死於非命,情況至為慘烈。而且,這麼高的死亡數字和死亡率,只在英國等幾個少數國家發生,說明了這情況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是人禍, 不是天災。

其實, 即使疫苗能有效減低發病率和死亡率,但如果任由疫情爆發,導致上百萬人感染(英國目前的疫情趨勢),一個稍低的比率,乘以極高的確診數目,得出來的仍然是很高的入院數字和死亡數字。前者可以導致醫療系統癱瘓,後者對死者和死者家人造成不可逆轉的悲劇。這也是為什麼不少的英國醫生和科學家,對約翰遜政府的政策, 都是搖頭嘆息[5] 。但英國政府得到主流電子傳媒「小罵大幫忙」的配合,一般民眾未必能準確地接收到這些醫生和科學家的專業意見。

圖一:新冠肺炎每週死亡人數:自今年5月1日起,到目前為止英國對比其他幾個國家的數字。(數據來源和圖像生成:OurWorldInData.org)
圖二:每日死亡率(即每百萬人口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數):自今年5月1日起,到目前為止,英國對比其他幾個國家的數字。和圖一相比 ,本圖的數字扣除了不同國家人口差異的影響,因此圖上的數值和圖一不同,但可以看出本圖的趨勢和圖一相似。 即是,英國的死亡人數和死亡率都是非常不合理的高。英國的疫情,到目前為止仍然是十分的嚴重。(數據來源和圖像生成:OurWorldInData.org)

葉健民的文章, 把「清零」和中國大陸威權政府的防疫政策等同起來,甚至宣稱「對政客來說,把這個內地抗疫主旋律視為理所當然,是緊貼中央、表示忠誠,甚至攻擊政敵的不二法門」。葉兄似乎忘記了,世界上有很多其他的民主國家或地區,包括新西蘭、澳洲、台灣、日本等,也是在用著類似的「清零」政策。「清零」實在不是中國大陸威權政府的獨門思想。

「清零」策略,在外國有人叫它做 Zero Covid,但這可能是一個改壞了的名號,外國有醫生和科學家,建議改稱「盡全力遏制疫情」( Maximum Suppression)。也有人稱之為 Elimination(消滅病毒)的策略,以對比與一些其他國家(如美國、英國等)採用的 Mitigation(舒緩情況)策略。

英國政府選擇了放棄「清零」的策略,其初衷是「保經濟」和「保自由」,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導致了極高的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但這樣做又是否達到「保經濟」和「保自由」的政策目標呢?答案是否定的。學者 Miquel Oliu-Barton 等人在醫學雜誌《刺針》(The Lancet)上的文章[3] 做了一個實證分析。

他們按照各國採用了的防疫策略,把不同的 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成員國家,分成兩組,用來做對比。一組包含了採用政策類似香港的「消滅病毒政策」的國家,當中有日本、南韓、澳洲、新西蘭、和冰島;而另外一組國家 ,則採用了「紓緩情況」的策略,這當中包括了美國、英國、和很多歐洲國家。從科學家們的實證數據分析發現,前一個組別的國家,死亡率低許多(只是後者的二十五分之一) ,經濟損失較低(以每週 GDP 增長計),而人民的自由度的限制也比較少(以牛津大學的 Stringency Index 計) 。可以說 ,「消滅病毒政策」是「完勝」了「紓緩情況政策」。學者作出結論,健康、經濟、和人民的自由度,並不是互相矛盾的公共目標。不是說政策保護了人民的健康,就要犧牲另外兩個目標。反而,這些目標是相輔相成的。

當然,到目前為止,各個國家和地區仍然未能做到長期零確診(即使中國大陸最近也有由南京引發的新一波疫情)。但「清零」作為政策指導方向,已經達致相對較好的結果。採用「消滅病毒政策」的國家的疫情較輕,是不幸中的大幸,這是政策的直接成果。

我個人認為, 新冠疫情下的世界各國,就好比不同的商店餐廳,各自發生了煤氣洩漏。有部分的商店餐廳東主,認為保住生意更重要,不採納消防員和煤氣工程師的建議,不盡全力先去堵塞煤氣洩漏的源頭,這些商店餐廳,最後都招來了多次的煤氣大爆炸,人命和經濟都損失慘重,焦頭爛額。而香港、新西蘭、澳洲、台灣、日本等地區和國家,採取了更為務實的「先堵塞洩漏,再談其他」的政策,反而取得相對較好的成果。 香港實在沒有必要仿效失敗者的防疫政策。 

參考文章和附加資料:

1) 明報( 2021-07-30):葉健民,〈放棄「清零」的迷思〉
2) 數據截至 2021-08-01, 可見於 Worldometer.info: Covid-19 Coronavirus Pandemic
3) The Lancet: Comment (2021-06-12): M. Oliu-Barton et al, “SARS-CoV-2 elimination, not mitigation, creates best outcomes for health, the economy, and civil liberties”
4) Jonathan Calvert and George Arbuthnott, “Failures of State: The Inside Story of Britain’s Battle with Coronavirus” (Publisher Mudlark 2021-03-18)
5) 英國為政府的專家委員會, 正式名稱叫做 SAGE Scientific Advisory Group for Emergencies,但有為數不少的科學家和醫生,認為該委員會過份受到英國約翰遜政府的影響,缺乏獨立性,意見不夠中立。故此在2020年初,由著名科學家兼英國政府(貝理亞政府年代的)前任首席科學顧問 Sir David King 牽頭成立民間的專家會 Independent SAGE。筆者認為後者更能反映英國醫生和科學家們的主流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