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就業 vs 無業 復元人士受困於「工作」的思想糾結


一位患有驚恐症多年的復元人士,最近出席小組活動時分享:他最害怕被人問起就業狀況,總覺得因為自己無工作,會被別人看扁,甚至排斥與歧視。因著這份糾結,他平日出入都感受到一份心理壓力,擔心遇到鄰居或其他相識,會提出相關的問題。

事實上,這位男士的感受也不是沒有根據的。他當初跟太太結婚時,女方的家人便曾因為他被診斷有精神病兼無業,不贊成這頭婚事。難得的是,他的另一半頂住千斤重的壓力,力排眾議堅持與他一起生活。

網絡圖片

只要了解多一點,便知道這位男士並不是不想工作。反之,病發之前他是一位工作狂,因工作壓力太大爆煲,出現驚恐狀況。病情穩定後,他數度重返職場,然而每一次驚恐的情緒都再次到訪,令他被迫退場。可以想像的是,經歷多次的失敗,他對重返職場的信心愈來愈弱,最終也不敢再試,只靠著有限的綜援金過活。

在前線多年,這位男士的個案當然不是例外。事實上,「工作」這兩個字,對不少復元人士實在太沉重。一方面,精神與情緒病的病徵、以至藥物的副作用等等,的確會令當事人無法專注甚至完成工作。另一方面,令他們受困的還有世俗的眼光:社會主流認定沒有工作拿綜援的便是懶人。

我的意思是,復元人士除了受到病癥的干擾,身邊的人以至社會主流的看法,也會讓他們思想糾結:例如,他們會擔心病情會影響工作表現甚至犯錯,因此丟掉工作;沒有工作的話會被人看不起.....而這種種內心的糾結,往往會發展成惡性循環,即他們愈想持續工作便愈難做到,久而久之更自失去自信,內化了社會標籤,認為自己作為復元人士,工作能力是低人一等。

記得筆者之前曾記述另一位復元勇士,他受到嚴重幻聽的困擾,即使按時服藥,情況也未有改善。案主成功克服病情的干擾,修畢了兩個語言碩士學位;不過每次工作,需要更多的人際接觸時,他總覺得別人會睇死他,不信任他的能力。到了最後,他也被負面的思緒壓垮,無法再延續工作。

案主努力向外界證明自己,只是,即使他的學業成績有多好,也無法走出「自己是無能無價值」的思想困局。令筆者印象最深的一幕,是他在被負責綜援的社署職員冷言對待後,哭訴是否他沒有一份固定工作,就注定要被人看不起。

這位案主的故事,正好反映了主流價值觀對復元人士的影響。當社會認定人的價值建基於在於工作及經濟貢獻,復元人士因此承受沉重的壓力。很多時,擊潰他們的並不是疾病本身,而是社會期望及標韱。想深一層,沒有了上述心結,兩位案主在工作方面料可從容一點,持續下去的機會也更大。

再說,復元人士是否一定要工作,才能夠得到社會的認同及尊重?多年個案工作的體驗,筆者見證過不少案主,即使沒有上班,也努力做好其他角色:例如父母、仔女、配偶、朋友、義工…… 有些甚至参與自助組織或政策倡議工作,為同路人或其他社群争取權益。難道這些就沒有價值?

我們的社會,幾時可以不再這樣膚淺?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