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在社會運動中,我們需要堅韌的希望


手足、政治人物相繼陷獄;流亡、移民令留守香港嘅同路人越嚟越少;《蘋果》同埋好多網媒、民間組織亦突然終止運作。極權似乎已經成功摧毀香港人對民主自由嘅希望,將公民社會打入絕望深淵,令社會運動無以為繼,只剩低零零星星嘅街站同自發行動。假如當初行出嚟嘅二百萬人都已經失去希望,香港嘅民主路仲可以點走出低潮?

「盡義」就夠?

喺2017年嘅低潮,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寫過 〈在社會運動中,我們不需要希望〉 。佢哋提到,如果社會運動係靠希望維持,就會十分脆弱,因為一旦社運遇到大力打壓,成功機會變得渺茫,就會陷入泥沼。因此佢哋認為社運應該以「盡義」為基礎:當參與者視糾正現狀為己任,亦唔會因為打壓等外在限制而放棄,社運先能夠渡過絕望低潮,有更大機會成功。
 
呢番說話準確咁解釋咗香港目前的困境。社運低潮係緣於依賴希望:兩年前有幾多人相信「我哋會贏」而投身抗爭,今日就有幾多人覺得「香港冇得救㗎喇」而放棄。根據好青年嘅提議,我哋想走出低潮就要「轉型」,即係摒棄依賴希望,改憑探索義之所在、為義全力以赴嚟延續社運。但社會運動係咪真係靠盡義就夠?

社會運動需要希望

我反對摒棄希望。盡義的確幫到我哋捱過打壓,但我認為大型社會運動始終需要希望。
 
我哋要先瞭解希望係咩。希望係我哋面對未來嘅態度,佢至少由三個元素構成。一,相信可能性,即係喺認知層面我哋相信某啲處境會喺未來發生。例如我哋知道中共並冇佢表現出嚟咁強大,就自然會相信有希望反敗為勝。二,在乎可能性,即係喺情感方面我哋唔會覺得未來點都冇所謂,而係會著緊未來對自己同其他人嘅影響。例如一個人完全唔在乎氣候變遷,就唔會對解決全球暖化抱有希望。三,渴求可能性,即係喺情感方面我哋會渴求某啲處境會喺未來發生。試想像下我哋有日可以選自己信任嘅人做特首(甚至唔係特首),依份期待就係希望嘅基礎。
 
咁點解社會運動需要希望?首先,大型社會運動必然依賴群眾,但群眾唔係聖人,我哋唔能夠期望每個人都可以從義之所在揾到足夠動力搏到盡。我哋會懶,會覺得辛苦,會用「少我一個都冇咩分別姐」做藉口。而依個時候能夠再推我哋一把嘅就係希望,好多人正係見到改變嘅希望先有動力「出去」。所以社運要多人嘅話,依鼓動力必不可少。張崑陽曾經寄語香港人:「希望是生存的必要、反抗的必要。這種希望是最大的力量來源。」摒棄希望,只會令我哋失去大型抗爭必要嘅力量。
 
另外,我哋需要靠希望走出社運創傷。梁繼平講過:「運動的創傷只能在運動療癒。」個人層面嘅休息、振作唔足以醫好我哋身為共同體一員所受嘅心理創傷。當我哋係因為對共同體嘅未來失去希望而陷入抑鬱,我哋就只能夠靠重拾希望一齊走出陰霾。因為反送中嘅痛苦連結咗我哋所有人嘅情緒。你仲記唔記得只有當見到‘safe I’m home’ 先平伏到心裡面揮之不去嘅焦慮?「齊上齊落」唔只係一個承諾,亦係對彼此連結嘅一句陳述,你唔安好嘅話,我亦唔會安好。所以,一味要求盡義只會漠視咗大家嘅精神健康需要,我哋要幫彼此重拾希望,醫好創傷,先可以繼續為香港嘅未來奮鬥。
 
最後,呢個世界有好多嘢應該被改變,我哋每個人亦同時對家人、朋友、自己有好多責任。喺咁多義之所在之中,為香港努力唔係唯一正確嘅選擇,尤其今時今日,投身社運唔止要付出時間精力,更可能被剝奪承擔其他責任嘅能力。就算一個人幾肯去盡義,當佢對香港嘅未來失去希望,佢就好可能會選擇其他義之所在,我哋亦冇資格話佢揀錯。由2019年開始,每個人每次「出嚟」背後都係極之沈重嘅個人抉擇,而選擇香港對任何人嚟講都唔係理所當然。所以希望唔單止係動力,更係每個人決定為香港獻身嘅理由。社會運動要有希望先至有人繼續選擇香港。

美聯社資料照片

堅韌嘅希望

但好青年講得冇錯,希望的確係有佢脆弱嘅一面。假如我哋唔堅定咁相信會成功,又或者只著眼於短期內嘅勝負得失,我哋嘅希望就好易被打壓帶嚟嘅挫敗壓碎。又假如我哋對公義嘅未來冇強烈渴求,我哋可能會為咗適應打壓調整追求,放棄對民主嘅希望。因此,社運唔需要基於錯判形勢嘅虛假希望,亦唔需要順從潮流,無視內涵嘅盲目希望,依賴以上兩者嘅社運只會被打壓一碰即碎。不過,希望唔必然脆弱,我認為社會運動需要堅韌嘅希望。
 
要培育堅韌嘅希望,唔係靠「信得大力啲」,亦唔係靠同同温層互相洗腦「我仲有希望!我哋要有希望!黎明一定會嚟!」前文提到,希望係由相信可能性、渴求可能性、在乎可能性三個元素構成。我哋正正係要從依三個方向培育堅韌嘅希望。
 
相信可能性 —— 堅韌嘅希望源於我哋堅定咁相信香港仍然有機會迎接民主自由,而呢份信心最強大嘅基礎就係我哋對形勢同歷史發展嘅合理判斷。例如我哋讀過蘇共倒台嘅歷史,就唔會教條式咁認為政權堅不可摧,誤以為香港人毫無勝算。例如我哋知道反送中運動正正就係喺魚蛋革命後嘅低潮爆發,就會明白我哋絕對唔應該因為呢一刻嘅低潮失去希望。我哋需要不斷學習形勢判斷,並從知識發掘香港最客觀合理嘅生機之處,先能夠喺恐怖統治之中憑理性堅信民主會戰勝歸來。
 
渴求可能性 —— 我哋叫過好多口號,亦(曾經)無比渴望呢啲口號能夠實現。但口號所描畫嘅未來往往大量留白,由得每位參與者自行填補。咁當叫口號嘅亢奮逐漸冷卻,你仲係咪嚮往口號承載嘅未來?而你所渴求嘅理想家園具體又係點樣嘅?空洞嘅想像使渴求不堪一擊,而最堅定嘅渴求係源於我哋對公義社會嘅想像。人對公平正義有絲毫不弱於對慾望同私利嘅本能渴求。我哋會對苦難感到憤怒、悲傷,而又對社會進步覺得感動、滿足。所以,我哋需要不斷反省、探索到底公義嘅香港應該係點樣,而我哋掛喺嘴邊嘅民主、自由嘅內涵又係啲咩。
 
在乎可能性 —— 為咗避免再受創傷,我哋唔多唔少會用冷漠、麻木嚟保護自己,從而唔再在乎不公義對他人嘅傷害,甚至唔再在乎不公義帶畀自己嘅傷痛。當你覺得「香港未來變成點都冇所謂啦」,其實你已經向極權妥協,放棄咗你嘅希望,更放棄咗愛嘅能力,但愛又豈能妥協?要培育堅韌嘅希望,我哋需要練習去愛,勇於去愛。先由自愛開始,切實感受打壓帶嚟嘅苦難,想像自己喺不公義嘅未來要承受嘅悲痛。然後慢慢由身邊擴展愛嘅對象—家人、朋友、手足⋯⋯問心嗰句,你能唔能夠對佢哋未來嘅苦難視若無睹?汝安則為之,但如果你依然在乎,就請唔好將你愛嘅本能拱手相讓畀政權。人性係我哋永不退讓嘅底線。

行動、恐懼、失望

開站師最近重提要用「行動戰勝恐懼」,我想講吓希望、行動、恐懼之間嘅關係。行動除咗為大家帶嚟勇氣,亦可以令自己同他人嘅希望變得更加堅韌。由雨傘開始,我哋成日話「不是因為看見希望而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看見希望」。香港迎嚟民主自由嘅可能性冇一個固定嘅概率,呢個可能性係取決於我同你嘅行動。行動,會令我哋自己對成功更有信心,亦令看見我哋行動嘅人更有信心。所以我哋每個人都可以用看行動散播希望。
 
而所謂「戰勝恐懼」背後假設咗恐懼係社會運動嘅毒藥,其實咁諗並唔準確。恐懼同希望唔係對立,而係可以並存,因為我哋可以同時對未來有好同唔好嘅預期。恐懼亦可以成為行動嘅動力,我哋的確會被打壓嚇得噤聲、逃離,但我哋同樣會因為懼怕《十年》預言成真而採取行動。當初有二百萬人出嚟反送中,正正係因為好多人怕送中之後冇晒法律保障、怕政權濫用引渡條例打壓異己。所以,我哋需要做嘅唔係戰勝恐懼,而係馴服恐懼:我哋唔會容許恐懼佔據我哋對未來嘅一切想像,而係會認定美好將來嘅客觀可能性,喺恐懼中始終抱持希望;我哋唔會只恐懼行動帶嚟嘅即時打壓,而亦會恐懼未來出現更大嘅不公義。
 
最後,我想請各位緊抱希望之餘,亦記得為失望做好心理準備,喺希望落空嘅時候坦然以對,重新振作。失望唔止係邪惡同壓迫嘅偶然結果,亦係政治參與嘅必然結果。政治乃眾人之事,當大家抱著各自嘅希望、信念參與政治,出嚟嘅結果永遠冇可能盡如人意,但政治嘅本質正正就係從多元之中揾出共存之道。所以,我哋必須預備好失望,先至有堅韌嘅希望為政治理想奮鬥。

極權下的自我修行

要喺依一刻嘅社運低潮培育堅韌希望,需要每個人以自強不息。以下六點備忘,我稱之為「極權下的自我修行」:
 
1. 學習形勢判斷,揾出美好未來嘅客觀可能性
2. 探索理想香港嘅藍圖,鞏固對公義社會嘅渴求
3. 練習自愛,練習愛人,警惕自我保護機制令自己變得麻木
4. 用看得見嘅行動散播希望,亦好好見證仲有好多人仍然喺到默默付出
5. 馴服恐懼,令恐懼同希望一齊做我哋前進嘅燃料
6. 接受失望必然伴隨政治參與,唔好因為一時失望而失去希望嘅勇氣

人人皆可以為罪人

戴耀廷曾經喺佔中九子案嘅結案陳詞講:「若我們真是有罪,那麼我們的罪名就是在香港這艱難的時刻仍敢於去散播希望。」兩年半過去,我哋嘅政治領袖紛紛因為呢個罪名陷獄,我哋冇辦法再依賴政治領袖為我哋帶嚟希望。咁就係時候到我哋背負罪名,自強不息,為自己、為眾人、為香港散播堅韌嘅希望。
 
參考文獻
Govier, T. (2011). Hope and its opposites. Journal of Social Philosophy, 42(3), 239-253.
Sleat, M. (2013). Hope and disappointment in politics. Contemporary Politics, 19(2), 131-145.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