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為唐英傑出庭作證 茶飲店老闆Jessica:佢係比較懂事,有時調皮、會講廢話


還柙13個月,24歲的唐英傑昨天(30日)終於知道了自己的刑期。聽著刑期怎樣加加減減,他仍是一貫的表現冷靜,臨別前還說:「你哋都要撐住。」旁聽親友這時已忍不住拭淚。曾出庭作供、聘用過唐英傑的茶飲店老闆江婉君(Jessica)說:「所以我唔會去法庭,費事攬埋一舊喊,同埋真係好無辦法幫助成件事。」

據判案書透露,唐英傑父母離異,現在與爸爸、妹妹同住,而唐中五畢業後就投身工作,資助妹妹到外國讀書。Jessica記得,見過唐英傑在隔籬麵包店買10蚊三個包當一餐,每個月有一半人工是給家用。她印象中的唐英傑:「廿幾歲嘅年青人,唔諗去玩、諗屋企先,喺我心目中係比較懂事,但佢都係有比較調皮、講廢話(嘅時候)。」

試過一次,唐英傑當眾叫46歲的Jessica「老女人」,「佢話啲老女人鍾意聽番自己啲WhatsApp,佢話我喎!佢試過咁樣話我喎,佢話我老女人喎!」Jessica以高八度聲線重複說著,圓滾滾的眼睛睜得更大。

「皇茶」老闆Jessica,是唐英傑案辯方第三位出庭作供的證人。

Jessica是旺角一間茶飲店「皇茶」的老闆,在案件開審後獲邀出庭作供,因為案發當天,她與幾個朋友原來約了唐英傑食午飯。結果沒在餐廳等到唐英傑,而是在醫院見面。

她出庭那天,穿牛仔工人褲、梳冬菇頭,答得爽快簡短,一改庭內連日叫人發悶的的氣氛(雖然偶有笑聲)。辯方資深大律師郭兆銘向她確認是否茶飲店的僱員,Jessica跟身旁站著的翻譯員細聲講自己其實是老闆,翻譯員隨即朗聲道:「你要大聲講㗎,唔可以同我吱吱浸。」庭上傳來一陣竊笑聲。

被解僱失業 由茶客成為僱員

根據庭上作供,唐英傑在2019年尾開始成了皇茶的茶客。那時候,反送中運動仍然熾熱,旺角不時有示威活動。唐英傑常帶備生理鹽水、急救包等物資,以義務急救員的身份幫助受傷的人,花名「重甲」。Jessica說後來作為老闆不想叫他重甲,於是唐英傑說可以叫他Leon。

唐英傑的裝束,總是有許多隨身的急救物資。有線新聞截圖

昨日判刑後,Jessica於晚上在皇茶接受眾新聞訪問。憶起唐英傑還只是茶客的日子,Jessica在店裏沖茶,其實沒有很留意他:「憑我當時嘅觀察就係,大部分年青人都同佢一樣,係可以無私咁為社會付出,而佢唔係特別嘅一個,只係其中一個。」總之在Jessica眼中,就是有個大大隻的人在店裏行來行去,年紀卻是最小的。直到去年4月份的某一天,唐英傑又出現在茶店,但Jessica看得出來他很不開心,一問之下就知道唐被舊公司解僱。

「佢就話被人炒魷魚,可能生活有啲壓力,嗰時已經4月,啱啱(疫情)爆得好勁,我可以講嘅就係安慰佢:你真係無嘢做,皇茶請住你先囉,起碼夠你自己使先。」沒多久,附近一間日式餐廳招聘侍應,Jessica與餐廳老闆相熟,遂轉介了唐英傑過去。

唐英傑很感謝Jessica的幫忙,有時收工後都會到皇茶幫手洗隔油池:「真係好臭㗎,(店內)無晒可以放入口嘅嘢先打開得(隔油池),我通常唔會望㗎。」唐英傑卻教他們(事實上是唐落手做)要先用冰凝住油,而不是用熱水沖幾個鐘。

有時候,唐英傑又會趁休息的時間來皇茶坐,「佢喺度咬麵包,10蚊3個。(點解你知?)我梗係知邊度買,隔籬呀嘛。我話『你食呢個?你咁大隻,不如我煮個杯麵你食啦』。」

在唐英傑去年7.1被捕後,有茶客在「皇茶」的玻璃上寫「我愛你 唐英傑」。

Jessica說,唐英傑就算遇到甚麼困難都不習慣宣之於口。「佢父母離異,我自己係無阿爸嘅,我一出世就無,所以我好清楚,單親呢,你出咗嚟做嘢遇到困難唔會返屋企講。你係會覺得自己要做好啲事情,再加上係男人呢,話畀屋企人聽自己唔掂咩?亦都唔係想做攤大手板嗰種,所以我了解當刻疫情無工作個壓力,因為我自己細個都會係咁。」

老闆眼中顧家青年 有時細路仔

Jessica成長於單親家庭,還要照顧一位患輕度弱智的家姐。她形容,自己也經歷過10蚊3個包的日子,長大後可能會覺得「做咩我要做咁多呢啲嘢,點解人哋嘅細妹唔係咁……我都有畀自己一個好慘嘅角落。所以我相信,如果你話佢情緒好穩定、好clam,唉,喊嗰時唔話你哋聽啫。你叫一個大男人,佢又咁高大威猛,樣又衰喎,即係廿幾歲似卅幾。」

她覺得唐英傑也大可這樣想,「我係阿哥啫,我都係細路嚟架嘛」,但從與唐英傑的對話,Jessica感覺唐樂意照顧家人,「責任之餘,係好自然對屋企人嘅愛係咁樣囉。屋企人有飯食啊、屋企人嘅生活就係自己嘅生活,其實唔係咁多仔女咁願意回饋自己父母㗎嘛。」

Jessica亦補充說,唐英傑當然不是100分的員工,都有出錯同失誤的時候,只是「作為一個老細,如果佢唔係可以信賴嘅人,唔會介紹工畀佢做。」

唐英傑被捕時,警員將他身上物品鋪在地上。警方照片

Jessica又表示,唐英傑很喜歡那架紅橙色的電單車,當初是為了可以兼職送外賣而買車、考電單車牌。不過,這次被判囚9年外,亦要停牌10年。Jessica還想起,唐英傑電單車頭盔上的一個貼紙,是某個他很喜歡的罐裝飲品:「罐裝嘅,三劃嘅。其實佢好鍾意飲嗰罐嘢,可惜無法子畀到佢飲。我以前成日見佢飲,佢鍾意嘅程度係可以貼張貼紙喺頭盔度,咁佢真係細路仔。」Jessica說的應該是某牌子的能量飲品,喝起來像波子汽水。

還有一次,唐英傑一句激嬲Jessica。「佢試過呢,話啲老女人鍾意聽番自己啲WhatsApp,佢話我喎!佢試過咁樣話我喎,佢話我老女人喎!你知唔知後果幾嚴重啊。」Jessica說,唐英傑後來被茶店上下「圍攻」。

皇茶的飲品「拉花」。

憶起往昔的日子,Jessica總是嘻嘻哈哈的,說到將來,她也不希望傷春悲秋。她說,一年前案件首度提堂時,已經知道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其實喺舊年已經有個打算,我諗醞釀咗一年嘅心情,同埋阿傑的確係無乜表情,佢嘅冷靜係真係幾冷靜嘅。」Jessica覺得,比起要在內地審訊、終身監禁,判囚9年應該不算最壞情況。

支持獄中進修 出來後給他做CEO

「阿傑本身真係學歷低,讀一個degree都4年。9年免費教育嘅日子佢浪費咗,呢次咪喺較辛苦嘅日子修讀兩年degree。我相信文字嘅學識對佢好重要,試想一下,佢到時有學識出嚟都係31、32歲,都係黃金時期啫……講真你問我21至30歲嗰時做緊咩,我日日都唔知自己做緊咩啦,蒲玩劈飲就有份。」庭上透露,唐英傑打算在獄中修讀管理學科。Jessica希望大家可以寫信鼓勵唐英傑讀書,有能力的話又或可資助買書。

「我都可以有個破天荒嘅想法,他日你出返嚟,我畀個CEO你做都得啦,但你要有學歷。」Jessica笑說。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