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十年興趣兩雙巧手 工程知識結合微型藝術 砌出舊香港情懷


「曾有移民的人回港,說找不回熟悉的香港,但我們的模型,給了他們舊香港的感覺。」舊街角的玩具舖、小屋邨的文具店、「三不管」的九龍城寨,早已漸漸消逝。兩位微型藝術家,卻造出一個個維妙維肖的模型,將舊香港活現人前,用手中的一磚一瓦,勾起無數港人心中的回憶,留住消逝了的美好。

舊香港的玩具店。伍銘熙攝
何國添自小就喜歡砌模型,為日後做微縮模型打好基礎,將舊香港活現人前。伍銘熙攝

何國添(阿添)與蔡璧龍(Ian)投入微型藝術前,本身是工程師,二人十多年前因工作關係認識。由開始一起玩玩具,到機緣巧合下有機會做微縮模型,兩人共同進退,阿添笑稱他們是童心未泯。「小時候就喜歡砌模型、高達、車,到現在都喜歡砌。」這些小時候的興趣,卻助他們打下基本功,成為日後製作微型模型的基礎。

衣車啟發做微縮模型 首件作品想做自己舊居

十年前開始創作微縮模型,啟發他們的卻是一部衣車。阿添和Ian都是在屋邨長大,看到衣車,會想起小時候的日子,阿添坦言,當時第一個想做的微縮模型是自己家,「以前很貧苦,長大生活好點就想懷舊,以前的痛苦都忘記,所以很有衝動建自己屋(的模型)」,Ian更笑指現在回想小時候已沒痛苦的回憶,「雖然窮但只有開心,被打都是開心」。

有言「萬事起頭難」,阿添憶述開始時一切都很簡樸,自己摸索,「我買了鐵條,買了『辣雞』(電烙鐵),就焊了碌架床出來。」當時有現成的就買現成,沒有的他們就嘗試自己做,目標就是重現以往屋邨的家。阿添指砌模型是兩人的興趣,起步艱難但沒有壓力,「我不是收錢去接工作,只是有對自己的要求,我覺得怎樣為之靚就做。」

奈何對舊屋的很多細節,阿添已記不清,但他不希望馬虎了事,於是盡力資料搜集,包括問家人及找舊相片去印證,務求將舊家完整地還原,因此到現在仍未完成這浩大的工程。

阿添也感歎很多事不斷消失,透過作品希望留住往日好的一面。伍銘熙攝

時代仍要前行 以模型留住情懷

阿添感歎很多事物不斷消失,但也明白時代進步,每個年代都會有些人和事被淘汰,想留也留不住,「有可惜,但個鐘永遠向前走,不會向後行。」留住可以該留住的,他們於願足矣,所以兩人希望藉著製作舊香港模型,留住那份時代中沉澱下來的美好。「用另一些方式,去留著已經或將消逝的東西,都是其中一種動力。」

作為工程師,兩人的工作是不斷建設,但做模型卻是想留住舊事物,阿添認為兩者並非完全有衝突,共融就能雙贏。「我完全明白社會是需要建設的,但是推倒重來,還是保留一些特色的建設?要平衡兩者。」

阿添強調社會必須建設,生活質素才會上升,並非所有東西都要留著,「是否每個人都想保留舊區不動呢?要五十年不變?我覺得不是。例如居民不願離開舊區,是不想離開那種感情,不是生活,你會否很懷念倒夜香?」

透過微型藝術作品,他希望將往日那份情懷與新一代分享,一睹昔日的美,「上一代較易解釋給下一代,其實以前香港是這樣,模型是比較實在點,能告訴人香港以前究竟怎樣。」

眾多作品中,阿添最喜歡玩具店模型,因自小已喜愛玩玩具。伍銘熙攝

感動人先感動自己 有經歷才有共鳴

能做出逼真的模型,兩人都被稱作微型藝術家,惟阿添謙稱自己不是藝術家,稱他作模型製作人較好,「當然有人這樣叫我們(微型藝術家),但我對藝術家的要求較高,要梵高、米高安哲羅才算,我跟他們差得遠。」

Ian就笑指他們只是「玩家」,因製造的模型只是重現一些事物,「藝術要再深一步,好像是第二個層次 ,我們只是反映現實,要做一些離經叛道的東西才能叫藝術家。」

作品呈現舊香港的神髓,猶如帶人坐上時光機,聽到其他人被作品感動時,阿添承認會有成功感,但他坦言一開始並沒多想,「不是這樣高尚(要感動別人),我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多一點,等於我玩玩具,未必是想帶出甚麼訊息。」

阿添說,思考作品主題時,會考慮他人會否喜歡,但終究也要自己喜歡,不只要喜歡,他直言作品一定要呈現自己經歷過的生活痕跡,才可以砌成一個個的「回憶錄」。「不是如空中樓閣般想一些東西出來,沒見過又沒去過,為甚麼要做?」

阿添強調模型要做得好,先要感動自己,「一定要感動自己才能感動人,一定要自己很鍾意,才會不斷去嘗試、鑽研」,作品才能引起共鳴。

對他們而言,呈現真實極為重要,「要以假亂真,或影張相似真一樣,這是水準的要求。」這亦是他愛做舊香港的原因,因生活過、體驗過,他才懂那那種真,「即使你搜集資料,也要花時間去驗證是否存在過,但我身處其中, 感覺不同。」

因為這些執著,他們只會自己決定砌甚麼,基本上不會接工作,「我們又不是為錢,他人叫你做,你自己沒心機做,很難做得好」,這種堅持,令他們繼續做出一個個感動人的作品,尤其是離開了香港的人,「很多事在他們記憶中已沒想過, 模型就會令他們找回、記起,或帶他們思緒帶回香港」。

阿添認為生活過、體驗過,才會懂那那種真,也是他愛做舊香港的原因。伍銘熙攝
阿添指作品一定要呈現生活的痕跡,呈現真實極為重要。伍銘熙攝

科技進步助製作 望有微型藝術館

走過十個寒暑,科技也日新月異,在製作模型的路上,阿添和Ian也一直在自我增值,學習新的技術。「以往未有3D打印,只能自己砌或改現成的組件,技術會不停改變,只能不停學習。」

回想未有科技支援的日子,他們要付出不少汗水做準備,Ian憶述以往量度實物大小時,要一步步用腳板去量,方能大約估計尺寸,但現在只要用一部手機將實景拍下,程式就會計算出實物尺寸。他解釋,iPhone 12 Pro Max因配備了LiDAR掃描儀,只要加上一個「3D scanner」應用程式,就可以一邊拍景,一邊準確測量實景呎寸,令前期準備工作更方便省時,成品亦更準確。

結果他們對模型「玩具」愈玩愈認真,Ian取得理學碩士 (資訊科技),更有道德駭客認證,令他能將傳統手藝糅合科技,利用不同軟硬件和程式,令做模型事半功倍;運用激光切割及3D打印等技術製作,也有助製成更精美的作品。

Ian指以往要用腳板去「度尺」,現在只需一機在手,結果亦較為準確。伍銘熙攝

對於未來的計劃,阿添坦言一直有個願望未達成,「香港仍未有一個微型藝術館,我們就想如果有場地,可以讓更多人去藝術館,讓遊客認識,所以一直做作品。」他指這只是長遠想法,現階段只會繼續做喜歡做的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