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留下來的人】張錦雄拒辭區議員:寧為自己做過的事後悔 不為自己沒做過的事遺憾


 寧願為了自己做過的事後悔,都不寧願為自己沒做過的事而遺憾。

這句說話在張錦雄的專訪中出現了不少於三次,這句說話是他的座右銘,也解釋了張錦雄為何願意繼續留守,不辭職。區議員宣誓在即,政府較早前放風將大舉DQ議員,並有傳會追討上任至今薪津,涉款過百萬,觸發過去兩周民主派區議員大規模辭職潮。去或留,各人有各自的想法。 

「香港加油」及黃、黑色,已成為了張錦雄的代表識辨。曾港深攝

訪問當日身穿鮮黃色「香港加油」T-shirt的張錦雄,他的議助向記者透露,張基本上每天工作都是穿着同一款衣服,最多只是由黃色變成黑色,因為張錦雄認為這款衣服及顏色能夠成為他的「Symbol」,就算街坊只是看到他的背後,也能立即認得出是張錦雄。

經常接受訪問的張錦雄,早已猜想到記者會詢問關於留任的問題,他在訪問開始不久後,便向記者娓娓道來:「唔辭職有幾個原因啦,第一我覺得仲要睇定啲啦、第二政府又未有澄清同正式公佈;第三區議會仲有好多project值得去批錢俾啲NGO去發展,再加上咁啱我係7月13號約咗個全身身體檢查,所以無辦法係7、8、9號同啲同事一齊辭職,如果唔係我就Claim唔到啲錢。不過最重要嘅都係,《大公報》等親中媒體早前公佈咗一份傳說中嘅DQ名單,就列咗邊啲民主派議員有做過邊四樣負面清單嘅嘢,其實都係一啲朋友轉發俾我,我就發現原來我唔喺個名單裡面,所以我相對地就安心啲囉。」他表示,自己既沒有簽署「墨落無悔」聲明,亦沒有借出辦事處作初選票站,相信屬於低風險人士,而且現時的區議會仍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他不想就此拋棄議會,故思前想後,還是決定成為留下來的人。

他形容政府的風聲「五時花六時變」,「之前又話如果啲會被DQ嘅區議員係負面清單發出之前辭職嘅話,就唔會追討佢哋嘅薪金;但隔咗一個禮拜之後,林鄭又話如果區議員嘅個人行為係違反,就算主動辭職都會繼續追究。你根本就唔知呢個政府會出咩招數,呢頭話如果你唔一早辭職就會太遲,嗰頭又話就算你辭咗職都係會被繼續追究,所以我真係知道有個別區議員其實後悔咁早遞信,因為反正如果政府一定要追你,咁點解唔做多半個月或者一個月呢?」

張錦雄坦言不懼怕破產,因為他從事地區工作二十多年,財政狀況一直都屬赤貧狀態,就算當選了區議員,他亦不時購買日用品等物資,讓區內有需要的人使用,強調「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他又透露自己從來都不富貴,以前試過做臨時演員及餐廳侍應去維生,其餘時間則用來做一些自己覺得有意義、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我個人離地面好近,所以就算跌落地下都唔會好痛」。張直言一定會堅持到底,就算被取消議員資格和追討薪津,也會申請法援打官司,據理力爭,他強調自己的選區以往屬於親建制的鄉郊地區,不希望如此輕易把議席拱手相讓。

張錦雄表示他享受在地區深耕細作的感覺。張錦雄Facebook圖片

他又質疑,有關當局在5月才修例,卻有可能追討過往一年多的薪津,這並不合常理,特別是政府是確認了他們的議員資格,一直也有發出薪津,又指以一般的法律常識理解,如果要追討,政府方面也難以就過往的「誤判」有合理解釋。而對於議會內大量民主派離開,張錦雄坦言在原已被矮化的議會內,抗爭已十分困難,如果要兼顧其他辭任區議員的工作,相信負擔會更大,但強調絕對理解各人各自有家庭和經濟壓力。

過往20年都在推動社運的張錦雄,今年46歲,1998年與其他同性戀者及同志平權人士共同創辦香港彩虹,及後開始接觸社區工作。2003年、2007年及2011年先後三次挑戰區議會選舉均鎩羽而歸,事隔9年後捲土重來,再次「空降」出戰,終於一嘗當選滋味。四年任期未到一半,面對着去與留的掙扎,「我諗佢話會凍結個消息流出頭幾日係最掙扎,但心底裡都係覺得唔甘心,所以都係本住『睇定啲先』嘅心態唔遞信住,點知隔多幾日林鄭又出嚟講第二個版本,之後我就再無掙扎過,決定一定要堅持到底。」

張錦雄是屯門鄉郊的區議員,但其議員辦事處則設立在相隔距離十個輕鐵站的屯門友愛邨。他解釋,因為在他上任的頭半年,都曾經努力嘗試在屯門藍地一帶尋找鋪位,但藍地大街是商業區,商鋪租金就很昂貴,就算遇到有業主想平租給他的時候,後來都總會有些擔心,怕租給張錦雄設立議員辦事處後會惹來麻煩,最終還是不了了之,「但始終做得議員都希望有個辦事處、有個瓦遮頭,有個地方放吓文件、影吓印、擺吓物資咁,所以就開始就諗吓屯門其他地方。」他在選舉期間認識了林健翔,於是他便建議掛個聯名辦事處在其選區的友愛邨,讓屯門鄉郊的街坊有需要便能過來求助,而與他合租辦事處的林健翔已辭職,因此辦事處即將關閉,他也在本月中已遣散其職員。 

訪問當日是張錦雄議員助理的Last Day,他正向議助交待最後的工作。伍銘熙攝

身為同志組織香港彩虹創辦人的張錦雄又表示,性小眾的身份亦是令他選擇留下的原因,因為現時香港願意在媒體為性小眾社群發聲的人不多,而作為少數公開出櫃的議員,如果自己離開,他擔心將無法利用議會資源討論有關議題,所以他認為自己有責任堅持下去。

張舉例指,無論同樂運動會、同志遊行、康文署有關同志的書下架等,現時只要談論到有關同志的議題,大部分記者及傳媒都會只能詢問他的意見,「有時都幾無奈,因為前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被囚禁咗、另一位區議員岑子杰亦囚禁埋,但香港芸芸幾百個區議員都唔係話無同志,男同志同女同志都有,只不過好多都唔能夠come out(出櫃)。所以我有時會諗,我唔係淨係做一個屯門鄉郊區議員,其實某程度上我有個使命感,我都係要為性小眾發聲。」他指假若所有人都入獄,所有人都不願意出櫃,還有誰能夠為性小眾發聲?所以他很珍惜現時的崗位,產生動力希望堅持到最後一秒。

即使最後要面臨破產,甚至入獄,也真的在所不辭嗎?他向記者緩緩道出他的人生座右銘:「寧願為了自己做過的事後悔,都不寧願為自己沒做過的事而遺憾。」

岑子杰(左)和張錦雄是少數公開「出櫃」的區議員。   受訪者提供

話雖如此,但他亦擔心自己能否完成整個任期,「政治一日都嫌長,如果聽日紅線又郁一郁,可能曾經講過『結束一黨專政』都唔得嘅話,我以前做過支聯會嘅活動喎,係咪都要被DQ呢?真係今日唔知聽日事。」但張錦雄向街坊承諾,只要他尚在其位,就會盡量做好自己的職責,「照樣去探監、開會、巡區、廿四小時都開住電話接聽街坊來電,做得一日得一日,可能我只係比其他區議員做多少少時間,但我都會做好佢,因為呢個係我嘅職責。」

張錦雄坦言假若自己被DQ後,最令他憂慮的是屯門鄉郊的居民找不到其他人幫手,上一任的陶錫源在該區做了七屆,但仍有很多當區居民都向他反映過,陶錫源並沒有為屯門鄉郊做過「實事」,只懂得間中派「蛇齋餅粽」,有居民希望爭取在附近的行人天橋興建升降機,向陶錫源爭取多年都無成果,但張錦雄只上任了短短一年半,卻已經為屯門鄉郊的居民成功爭取在行人天橋興建升降機,有居民稱讚指,自從他當選後,該區才真正擁有一名做實事的區議員。

張錦雄經常強調「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他希望用區議員的身份及能力,盡可能幫助有需要的居民。   曾港深攝

他認為自己不時在選區舉辦不同活動或贈送物資,不知不覺令該區的居民亦連結起來,所以就算很多人指區議員的職能越來越少,不能發揮,但在屯門鄉郊這個選區,對他而言卻有很大的發揮空間,「絕對有得發揮,仲可以有好多嘅創意係裡面。我哋可以嘗試唔同嘅嘢,我哋可以夾埋其他區議員一齊做去佢,將自己嘅資源支持返公民社會,保存實力;或者做多啲組織嘅發展,議會方面就放輕啲,反正都無得發揮。」張錦雄又指,只要多一個人辭職,就多了一個機會讓民政處去委任建制派當選,等同於主動將現有的資源向對家拱手相讓,如此便會糟蹋了2019年11月投票予民主派的市民期盼。

 張錦雄亦透露,他願意留守議會,選擇堅持到底,是因為香港人過去兩年所表現出的堅毅不屈令他也一同成長,令他更有動力一同堅持。雖然他知道最近很多政治、社會事件令到大家很絕望,甚至很多香港人都選擇離開香港,他表示非常理解,亦不會怪責離開的人。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選擇離開,所以他寄語仍然留在香港的市民,不要忘記初衷,大家互相扶持,一齊堅持到最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