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留下來的人】拒辭區議員梁錦威:今天仍在堅持的人 要走的路一定比以往難


「如果政權要我走,就只能夠DQ我。」區議員宣誓在即,政府較早前放風將大舉DQ議員,並有傳會追討上任至今薪津,涉款過百萬,觸發過去兩周民主派區議員大規模辭職潮。去或留,各人有各自的想法,葵青區議會新主席梁錦威就決定不會辭職。他說:「面對那條似是而非的紅線,今天能做的就是留在崗位,繼續做過去會做的事」。

政府放風觸發區議員辭職潮,葵青區議會新任主席梁錦威決定不會辭職。他說:「如果政權要我走,就只能夠DQ我」。伍銘熙攝

沒想過從政到兩次連任 

梁錦威並非自小立志從政,最終卻成為區議員,他坦言是有點誤打誤撞。他大學就讀中國研究,曾加入學生會,有機會接觸到一些基層相關的議題,令他萌生畢業後從事相關工作的念頭,亦如願以償加入勞工團體「街工」,致力推動基層權益。但即使加入街工後,梁錦威仍沒想過要加入區議會,直至成為議員助理,才改變了他的想法。他認為「做了這麼久地區工作,可以再做多點」,於是在2011年決定參選區議員,當選後,一做就做到現在。

梁錦威坦言,本來沒想過做這麼多屆,做了兩屆後,他感覺自己能做的都已做了,「我覺得一個人不應在一個崗位留太久,因為可以做到的事已七七八八,倒不如讓位給新的人帶點新的東西進來」。然而,早已功成,身卻未退,梁錦威稱是因為找不到接班人,唯有繼續做,「之前煩惱有無人接我的位,不過現在可不用想了」。

他於2019年選擇連任,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遇上反修例運動,令他有很深的感受。

梁錦威表示,721事件後已再沒穿白色衣服,而且很多時候會穿黑色衣服,「主要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記2019年發生過的事,那個基礎是在2019年發生」。這種深切的覺悟,加上各種因素,令他決定再連任,「捱義氣也好,怎樣也好,都仍想在這做多一屆工作」。

隨著民主派大勝,他指今屆議會跟以往有不少差別,「民主派是大多數,所以在區議會的撥款上,我們運用的權力大了很多」,即使政府會有一些阻撓,但仍比以往民主派是少數時有效率,「今屆雖然制肘好像多了,但整體來說這一年多所做到的工作是比以往多」。

自我劃界才最可怕

「只要不違法就會繼續做」梁錦威說。也是支聯會常委的他,面對該會的綱領受到批評,梁錦威表明不會因此退縮。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於六月中曾批評,叫囂「結束一黨專政」的人,是「香港繁榮穩定的真正大敵」。

梁錦威認為,在這個時刻,那些所謂的風險都是「靠估」,故不應猜度紅線在哪裏,「這些似是而非的所謂紅線,散播在整個社會,大家都要猜紅線在哪裏,但最大的問題是當你猜度紅線在哪裏,就會開始自我劃界,那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面對隨意移動的紅線,他相信做區議員會愈加困難,「(政府)隨時可以DQ你,甚至用其他法例拘捕你,一定會有風險,會比以往更困難」。他指,即使是DQ區議員或追討薪津的說法,也只是放風或傳聞,「之前說過的幾個負面清單,官方或林鄭現在都沒證實過」,因此他亦不作任何揣測,只會做好自己。

為補位愈走愈前

「其實我很怕對著傳媒說話,所以這麼多年都是在幕後工作」,梁錦威形容自己不是能言善辯的人,但葵青區議會前主席單仲楷被DQ,他才決定站出來選主席,「我相信有人走了其他人就要補位,這個是大家都需要做的事情」。

梁錦威決定參選葵青區議會主席,「我相信有人走了其他人就要補位,這個是大家都需要做的事情」。伍銘熙攝

從街工、支聯會到區議會,梁錦威都不是走在最前的人,時移勢易,他卻要愈走愈前,承擔起更多工作。在支聯會,眼看著正副主席、各常委都被捕被控還柙;在區議會看著前主席、同事逐一離隊,他選擇走前一步,慢慢適應做以往不擅長的事。

他說:「我想是有點責任,不是說自己很厲害,但我今天能做的就只有繼續留在崗位,繼續做過去會做的事」。

不知不覺站到風口浪尖,梁錦威只能說那不是自己當初的計劃,「有很多人無奈入獄、還柙或被迫辭職,要留下,就要繼續做事」,後來他又輕描淡寫形容只是「補位」。

因對選民承諾 決定留下

走在風雨飄搖的時代,留下並非容易的決定。梁錦威坦言,留下來最大的原因是對選民的承諾,「我是堂堂正正走入議會,如果政權要我走,就只能夠DQ我」。不過,面對政府放風將會追討薪津,他亦動搖過,「確實有猶疑,但後來想,最多都是被追債,於是就決定留下來」。

他又指,萬一被DQ後追討一年多的薪津,便將會破產,為此他怕令親友擔心,但親友反而給予他支持,「他們跟我說了一句『唔好灰心』,我就覺得可以繼續頂落去」。

另外,身負「六四案」亦令梁錦威決定留下來。去年政府以疫情為由,拒批支聯會在維園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梁錦威等人進入維園,事後被補,案件將於11月開審。梁錦威估計他的任期只剩幾個月,並指已做好入獄的準備,與其在此時離開,不如留下服務到最後一刻。

最終決定留下,看著戰友逐一退場,但他明白同事有離開的理由,「走的人都是為勢所迫。其實都傷感的,因為每一個議員同事,在這一年多都很盡力做事」。他指,同事的努力亦令工作不斷進步,「以往舉辦的活動以吃喝玩樂為主,但這屆多了很多不同的工作,都是同事努力的成果,所以他們辭職是很可惜」。

路走下去只會更難

「我想不只我自己,今天仍在堅持的人,要走的路一定比以往難走,但我相信最重要是繼續堅持下去」,梁錦威認為對民主派而言,區議會的工作將會愈來愈難,但留下仍有一定意義,仍有些工作可以繼續運作下去。

對於有說法指今屆是末代區議會,梁錦威亦認同2019年的區選,是香港人最後一次有真正選擇的選舉,民主派大勝這個事實亦不能磨滅,「作為民主派議員,盛載的都是2019年反修例運動的民意進入議會,我想留下來的人會記住,離開的人都會記住。」

梁錦威(左)希望街坊能維持自發性,減低對區議員的依賴,即使他被DQ,仍有信心整個社區都有方法自己改善。伍銘熙攝

雖然預計將要離開,梁錦威卻說不太擔心自己服務的選區欠缺支援。他指,經歷2019年後,街坊都變得主動,故相信街坊能維持這種自發性,減低對區議員的依賴,「即使我被DQ,我有信心這個社區都有方法自己改善」。他不知接下來的葵青區會變得怎樣,但街坊這一兩年的轉變,令他相信區內的良好風氣能延續下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