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21兩周年】不讓歷史被篡改:39分鐘的空白、「襲擊」變「集體毆鬥」


前年7月21日的元朗站,整夜淹沒在驚恐和憤怒的尖叫聲之中,大批白衣人在西鐡站一帶肆意施襲,令民眾怒吼,成為香港的一道傷痕。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2020年公布的調查指出,大部分市民對警方觀感轉差的相關事件(多選題目),正是7.21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約8成人),其次是8.31太子站事件(近5成人)。

事件發生後不消一年,警方形容事件由「襲擊」變成「集體毆鬥」;案發當晚警方未有現場拘捕或及時驅散任何施襲白衣人,當晚指揮的警員卻獲升職嘉獎;肆意襲擊市民的白衣人中,僅8人被檢控,其中7人暴動或串謀暴動等罪成,明日(22日)判刑,與此同時,在車廂遇襲的林卓廷同遭控暴動,早前因訟費高昂而放棄向警方民事索償。

兩年前的元朗黑夜,歷史怎樣記載?

眾新聞製圖

# 39分鐘

「我相信係無八個字咁耐㗎……哦,39分鐘,唔好意思。」時任署理新界北總區指揮官曾正科,在2019年7月25日的一句話,令社會不滿警隊的氣氛持續升溫。

由999接報至到場,警方的服務承諾是15分鐘(新界區)。但這兩年間,警方嘗試過否認39分鐘的說法。關於「無警時份」到底有多長,最先是2019年7月25日曾正科說的39分鐘。同年8月6日則由時任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補充說,2名警員在接報後11分鐘已經到場,但之後再要28分鐘召集40名人員到場。

一年多後,去年8月26日,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陳天柱交代事件拘捕情況,「澄清」指警方只是用了18分鐘就去到現場,「絕對唔係好似初時曾經所講39分鐘。」陳天柱續解釋,當初講成39分鐘,是因為未掌握閉路電視片段。他所計算的,是當時10時57分元朗快速應變部隊接獲指示後,直至到達元朗站的時間,而非由當晚10時40分左右零星衝突開始的時候計算。

不過,陳天柱的說法引來時任警務處長鄧炳強在一天後「補鑊」,鄧指接報到場的時間應為「30幾分鐘」。眾新聞前日(19日)再問警方,最新說法是甚麼,警方則花了近500字描述999報案工作,並指2020/21財政年度已獲批新增48名通訊員職系的職位,各總區會提升「電話分流技術」,並制定應變方案,答案無關宏旨。

眾新聞製圖

再者,撇開無警時份有多長,警方始終不能解釋的,是為何在白衣人剛剛離開元朗西鐵站後,警方的快速應變部隊才抵埗。根據監警會報告,白衣人晚上11時14分離開元朗站,警方11時15分抵達。

監警會報告亦披露了警方對事件的定調:「市民對7月21日事件的觀感被誤導,包括把元朗站內的事件認定為單方面、無差別的恐怖襲擊,而實際上是當時雙方都有大量參與者進行集體毆鬥引發。」

# 睇唔到錶

案發當晚稱看不到有人持攻擊性武器的元朗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2019年10月調任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警司,該部門負責查7.21襲擊事件。時任署理新界北總區指揮官曾正科,於去年底坐正。被指遲到時回應「睇唔到錶」的時任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今年5月已晉升為警司。

此外,事發後5日,時任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稱政府願意為警方遲到39分鐘而向受傷市民致歉。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當日深夜發表公開信,批評張建宗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予以最嚴厲的譴責,更籲在位者「退位讓賢」。而張建宗未能在本屆政府安度七一,6月底遭免職,原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上位。

元朗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當晚對記者的追問回應說:「你咁樣係唔會令我驚架」。港台影片截圖

# 白衫 #藤條 #暴動

就7.21事件的調查跟進,警方回覆指「新界北總區重案組一直鍥而不捨跟進調查,沒有放棄過任何線索」。在警方「鍥而不捨」的跟進下,如斯傷者眾多的襲擊事件中,目前僅63人被捕,其中8名白衣人被控暴動或串謀暴動等罪,7人早前裁定罪成。據監警會去年的報告,未被落案起訴的被捕者中,最少5人已獲釋,即回復自由之身,毋須再到警署報到或遵守保釋條件。

當晚施襲的白衣人中,不少被傳媒或現場市民清晰拍攝容貌及行為,事後卻未有被正式起訴。在晚上10時40分至11時14分的大堂及月台事件 ,高峰期曾有逾百名白衣人衝入站內,大部分手持木棍、遮、藤條、末端連著紅色旗幟的長條狀物,部分人的白衫印上容易辨認的圖案,有的曾用粗口指罵或侮辱站內人士,有的則用武器追打市民及或記者,所言所行都被記錄在鏡頭之下。

在早前裁決的白衣人暴動案中,法官葉佐文形容月台的襲擊最嚴重,7名罪成白衣人被告中,2人曾手持木棍向車廂人士施襲,2人以「鼓勵者」角色在月台出現。然而,在月台聚集的白衣人有約70名,其餘的鼓勵者及出手追打市民的白衣人,仍在法網以外。

在晚上近12時,即軍裝警員離開元朗站後,J出口外發生英龍圍事件,有村民與黑衣人士及市民衝突,白衣人用木棍等武器施襲。在白衣人暴動案審訊期間,被告吳偉南「飛天南」曾承認在英龍圍看到村民「Kitty姨」、約90歲的老人「黃阮」,以及兩名白衣人村民,判詞指出吳是與上述人士共同參與暴動。辯方原本傳召「Kitty姨」出庭,最後卻指證人因被騷擾「驚作供」而不傳召。

另外,據「鏗鏘集:721 誰主真相」的調查,屯門的一名村長黃四川,當晚拿鈸與數十名舉著「保護元朗」標語的市民遊行,又於白衣人在西鐵站施襲後在月台拍手;元朗八鄉北區議員鄧鎔耀的弟弟鄧威良,當晚亦曾在元朗站月台出現,二人均因事件被捕,但未被正式起訴。

眾新聞製圖
眾新聞製圖

# 背影

目前只有一宗涉及白衣人暴動案,這也是反修例暴動案中,至今唯一一場毋須傳召警方出庭的審訊。

審訊涉及的襲擊事件分為三個時段:

大堂及月台事件:晚上10時40分至11時14分(白衣人在11時05分開始於月台施襲)
英龍圍事件:凌晨12時至12時16分
形點I天橋事件:凌晨12時26分至32分

警方數次到場時間均與白衣人施襲時段錯開,監察會報告不只一次提到警員「未目睹任何暴力事件」,或警員完成掃蕩後「並未找到傷者或目擊者 」,故未有驅散或追捕眼前經過的白衣人。

綜合監警會報告內容,在白衣人開始於大堂聚集後,三名警員(其中一人留在警車上)於晚上10時52分到達G1出口,指並無看到有人打鬥,只見白衣人看似情緒激動、大聲叫喊,警員向上級匯報後依指示撤退等候增援。約65名增援人員晚上11時15到達元朗站,其時襲擊事件已於一分鐘前結束,「他們到達時並無見到任何襲擊」;警員並未追趕或截停部分從前面跑過的白衣人,因現場並沒「任何暴力事件」,該些正在離開的白衣人「沒有任何暴亂或暴力行為」。

7.21當晚兩名警員被影到在元朗站轉身離開,其時白衣人已在聚集。《紐約時報》網頁截圖

晚上11時56分,快速應變部隊並沒按元朗警區行動室指示,在處理完元朗站情況後,於附近進行高調巡邏,為有效協調,部隊於凌晨12時10分在元朗消防局集合重整,當時英龍圍事件經已發生。

而在英龍圍發生打鬥不久,999控制台於凌晨零時01分接報,惟控制台誤判情況,並沒把報告通知元朗警區行動室,行動室亦未作出部署安排。及至凌晨約12時28分,約45名白衣人拉起捲閘衝入站內,元朗警區行動室才收到警民關係組人員匯報,指有傳言稱英龍圍發生打鬥。至凌晨零時45分,在形點I天橋襲擊也結束近15分鐘後,快速應變部隊人員才在英龍圍完成掃蕩,但並無找到有人受傷或證人;至警方在凌晨1時調派警務人員返回元朗站,4分鐘後完成掃蕩,並未找到傷者或目擊者,施襲白衣人也早已離去。

# 誰主真相

7.21白衣人襲擊事件當晚已引發全港怒吼,坊間指控警方「警黑勾結」,渴望為事件還原真相,查找襲擊的策劃者,追究責任。然而兩年過去,追尋真相卻要付上代價。港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因車牌查冊,被控兩項作出虛假陳述罪罪成,為首次有記者因查冊罪成,亦是首名因7.21事件背上罪名的人,而蔡玉玲在2019年有份製作的「鏗鏘集:7.21 元朗黑夜」,早前已被港台以上架超過一年為由刪除,但有網民備份影片再將它上架。

至於當晚在車廂內遇襲、事後協助警方認人的林卓廷,後來也遭控告參與暴動,他形容自己是「原告變被告」、警方做法「極其荒謬」,案件將於2023年3月開審,他現另因初選47人案被還柙。林卓廷原本嘗試以民事訴訟爭取公義,即聯同7.21事件遇襲傷者入稟控告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指警方沒有履行職責,惟他在今月5月亦決定終止民事索償,因預計訟費會遠超預期,同時亦對制度失去信心。同樣入稟向警務處索償、當晚被人用藤條打至「背脊開花」的廚師蘇先生,因考慮到林卓廷被捕、即使勝訴「都會比律政司無限上訴到終審」,早前亦已放棄入稟。

現正因47人案而遭還柙的林卓廷,7.21當晚亦受襲。林卓廷Facebook直播截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