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澳門DQ泛民揭中央底線 國安警搜港大顯執法威權


過去一周,較矚目的政治新聞有兩則,一是澳門立法會21名泛民參選人全數被DQ,其中所謂罪證包括與香港民主黨有交往,民主黨被指為港獨組織,此一舉措連同夏寶龍最新講話,突顯中央容許的治港者和治澳者,不包括任何反對派;另一則為港大評議會通過議案悼念及感謝刺警案死者,其後雖撤回,但國安警仍登門搜查問話,反映在執法機關威權統治下,香港已再無空間包容憎惡或敵視警隊的言論。

澳門6個參選立法會的自由民主黨派名單,被指拒絕效忠特區及不擁護《基本法》而遭史無前例地集體DQ,根據澳門選管會回覆其中受影響的資深現任議員吳國昌,引述澳門司警提供吳國昌與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港交流時的合照,並配上說明佐證DQ決定:「2019年8月3日,吳國昌與鼓吹港獨的香港民主黨要員胡志偉會面的情況」。

民主黨黨綱第一條列明「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支持香港回歸中國」。該黨過去也多次公開表明不贊成港獨,卻在澳門也被打成獨派。

吳國昌解釋,澳門選管會大部分列舉DQ資料分為兩部分,一是民主派歷年舉辦六四活動,第二則是立法會質詢及示威爭取普選澳門特首。吳國昌引述選管會文件說:「爭取普選特首,都被列出是爭取違法普選特首。」有別香港,澳門《基本法》並無將普選列為最終目標。紀念六四和爭取普選,多年來都是香港和澳門兩地民主派的重要訴求,一直為北京默許,不影響泛民參選資格,但在新的政治紅線下,這些都成了否定參選資格的罪證。

澳門有一則評論說:「澳門一直被視為是『一國兩制』的模範生,是中央的『乖孩子』 ,做『乖孩子』 會得到奬勵,『乖孩子』就會有糖吃,不少本地居民亦一直深信如此,甚至以此作為批評近年香港抗爭運動的最有力武器,並凸顯澳門人的『道路自信』。澳門居民對特區政府有很多不滿,但對中央的支持是無容置疑,甚至天真地以為澳門政府以往貪污腐敗,利益輸送都是瞞著中央進行的鬼祟勾當,更有不少澳門居民期望中央來澳打貪。因此,今次DQ事件,封殺的不單止是民主派的政途,更是令不少本地居民的『乖孩子』信仰直接崩潰,以往一直支持香港警方『以暴制亂』的澳門居民都極為震驚︰澳門人已經咁乖,為何連一點異見,批評政府的聲音都不被容納?日後誰來監督這個劣跡斑斑的特區政府呢?」

這則評論提及的『乖孩子』信仰崩潰,對香港頗有啟發。有不少政治光譜上屬於淺藍或淺黃的香港人,包括許多曾出任公職的人認為,中央這兩年重手整治香港,是因為泛民主派走錯路,先是以佔領中環逼中央答應普選,然後在反送中修例運動中搞激進的街頭暴力抗爭,中央為了恢復香港穩定,才被迫用嚴刑峻法整頓香港,假如泛民不挑戰中央權威和底線,就不會被趕出議會兼拘捕檢控。這些香港人相信,只要做乖孩子,不碰港獨、自治、黑暴那些敏感紅線,泛民作為反對派仍然有生存空間。澳門的集體DQ決定卻顯示,這些恐怕都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周五(16日)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研討會上,談及港版國安法實施一年,當中表明在未來三場選舉中,要「堅決把反中亂港分子排除在特別行政區管治架構之外」,形容「這是一條鐵的底線」。有別於2月北京兩會討論修改香港選舉制度時,夏寶龍曾表明愛國者治港不是要搞清一色,在周五研討會上,夏寶龍姿態明顯變得更強硬,表示在未來選舉委員會、立法會及特首選舉中,要確保特區政權「掌握在愛國愛港人士手中」。他表示,不論政治立場或觀點都可以依法行使權利,但強調進入管治架構者必須是愛國愛港者,「絕不容許任何一個反中亂港分子通過任何途徑和方式混進特別行政區管治架構,變成管治者」。「這是一條鐵的底線,同樣適用於澳門特別行政區。」他又強調,發揮好選舉委員會及資格審查委員會「嚴格把好有關提名關及資格審查關」,「堵塞任何可能出現的漏洞」 。

夏寶龍的講話清楚指出,香港和澳門用的DQ參選人的最新準則,來自同一套北京指導思想,而北京眼中的「反中亂港」,按近年北京喉舌媒體屢次闡釋,涵蓋所有泛民主派。為什麼連最溫和的民主派都不符合治港資格?夏寶龍在講話中談到的五點愛國者要求,其實提供了答案,北京眼中可以參與治港和治澳的愛國者,首要的要求就是:「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立場堅定,敢於同損害中國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及損害香港繁榮言行作鬥爭」。換言之,就算溫和泛民與激進本土派劃清界線,不支持不參與任何涉分裂、顛覆、暴力的活動,但只要做不到這一點,即敢於與中央視為損害繁榮的言行作鬥爭,就不符合資格,必須像如今的特首和高官們,或建制政黨領袖那樣,爭著站出來與中央眼中的敵人(例如制裁中港官員的美國)進行鬥爭,才是合格的治港者。

由於美國媒體日前已傳出消息,美國將於香港時間周六公布新一輪制裁措施,夏寶龍在研討會上,引述中國主席習近平在中共成立100周年大會上警告欺壓中國的外來勢力「頭破血流 」言論,警告美國及歐洲議會對華制裁,只會激起中國人的憤怒和對其蔑視,「只能不斷敲響你們在香港的代理人——反中亂港分子的末日喪鐘」。這句說話顯示,泛民主派另一「罪狀」,就是得到西方國家同情或支持,因此被視為西方國家在香港的代理人,在當前中美關係急劇惡化的大氣候下,北京只會加大力度對付泛民。從這個角度來看,也許才能理解為何特區政府會放風大規模DQ民選區議員,並威脅會追討已發放的議員薪津,逼使大批民選區議員辭職。

至於國安警搜港大一事,表面看來是小題大造,其實是鐵腕治港的典型措施,目的是殺一儆百。說小題大造,是因為港大學生會這次做的,單純是發表一個言論,這言論在道德上可受質疑,畢竟遇刺的警員是無辜的,公開向行兇者致敬有合理化暴力襲擊的嫌疑,但明事理的香港市民都曉得,那些港大學生這樣做,是出於對2019年以來警察屢次濫用武力對付年輕示威者卻不受任何制裁,積累多時的怨憤,其實是一則諷刺批評警察的言論,只是以比較誇張的、向刺警後自殺而死的人表達感謝的形式來發表,刻意刺激當權者的情緒。

學生這樣做並不明智,但若就此咬定學生違反國安法,是在宣揚暴力、鼓吹恐怖活動,卻未免太過上綱上線,動用國安警去搜查盤問,顯得反應過大,惡形惡相。然而,這並非國安警一時衝動,而是中央及特區政府明確授意的執法行動,這從特首、律政司長和保安局長之前的連串講話可以清楚看到,是一次刻意的政治行動,就是借學生「失言」的機會,通過執法行動把限制政治言論的紅線再往前推移,把過去限於明確鼓吹煽動暴力抗爭的界線,推展至同情或悼念使用暴力對抗執法警隊的人,這就像當年天安門鎮壓後,不准死難者家屬公開悼念死難者一樣,其實是把國內禁制六四言論的尺度,變相引伸來香港,收緊香港的言論空間,使警察鐵腕治港變成不可置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