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特寫】還柙380多天 經歷14天審訊 「重甲」唐英傑庭上的微笑


首宗國安法的審訊即將結束,尚待周二(20日)完成結案陳詞後,再定裁決日期。開案至今,外界對於此案唯一被告、身負煽動他人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罪的唐英傑,所知的始終很少。

從控罪書資料,只知唐英傑案發時23歲,任職日本餐廳侍應,在香港土生土長。而庭上,他總是低頭聆聽即時傳譯,時而動筆寫些甚麼,只有最後一位證人出庭時,他才一直注視。那是與他相識一年多,曾聘用他的茶飲店老闆娘,講起唐英傑花名叫「重甲」,自己作為老闆不想叫他這個花名。唐英傑聽到這裡,一直認真的模樣霎時變得寬容,似是微微一笑。

去年7月6日,赴傷上庭的唐英傑坐著輪椅。美聯社資料圖片

花名「重甲」又叫「Leon」

一連14天的審訊,在6月底展開,加上餘下一天的結案陳詞,剛好是預計審期15天。唐英傑每早由囚車押送到高等法院,身形高大的他大多數時間穿套深藍西裝、黑襯衫,鼻樑上架一副黑色方框眼鏡。跟在唐身邊的三名懲教人員,日日如是。

在被告欄內,唐英傑要坐在距離公眾席最遠的位置。只有一次,因為前方的屏幕未能播放呈堂影片,這才有機會坐在最近公眾席,也即是最近家屬席的位置。這時,每天前來旁聽的女生,在家屬席與唐英傑相視而笑,唐又不時比出心心手勢。

聆訊的時間,唐英傑多數低頭聆聽翻譯,時而書寫。審訊期間所傳召的證人不多,除了控辯雙方的專家證人外,唐英傑顯得尤其關心的,是最後一天傳召證人,曾經聘請他打工的茶飲店老闆娘出庭作供。

老闆娘江小姐用廣東話作供,法庭提供即時傳譯。穿牛仔工人褲、梳冬菇頭的江小姐答得爽快簡短,一改庭內連日叫人悶得發荒的氣氛(雖然偶有笑聲)。辯方主問在先,資深大律師郭兆銘向她確認是否茶飲店僱員。江小姐聽畢題目就跟身旁站著的翻譯員細聲講自己其實是老闆,翻譯員隨即朗聲道:「你要大聲講㗎,唔可以同我吱吱浸。」

輪到控方盤問,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問到唐英傑的花名,江小姐透露叫「重甲」,「我印象中,我係問佢除咗重甲之外,有無其他名,因為作為一個老闆,唔想稱呼佢做重甲,所以他話畀我知他叫Leon。」在犯人欄內的唐英傑聽到這裡也輕輕點頭,亦似在微笑著。

江小姐在庭上透露,唐英傑去年起成了茶店常客,後於同年4月份失業,江小姐表示可以請他到茶飲店工作。控方盤問說何時起與唐以WhatsApp溝通,江小姐說是2020年4月22日,然後解釋自己記得這麼具體的原因:「因為佢嗰時被人炒魷魚,嚟到鋪頭好唔開心,咁我就知道佢係因為一啲財務理由……」法官彭寶琴這時打斷江小姐,問控方法庭是否有需要江說這些,控方接著問了別的東西。對於法庭來說,這或許只能算是傳聞證據(hearsay),卻是外界可以知道更多關於唐英傑這個人的僅有途徑。

也只有江小姐的作供,才知道唐英傑在案發當天原來約了江與其他朋友食飯。

唐英傑的代表律師之一,是47案中被控的大律師劉偉聰。資料圖片

庭上的唐英傑,這14天裡雖然總是戴著耳機聽翻譯,但其實翻譯員很多時就靠在犯人欄玻璃的另一頭。

靠在犯人欄外的翻譯員

翻譯員是位中年男士,每早開庭前從紙袋裡取出一疊白紙,捲成一手可以拿著的紙卷,然後邊聽邊抄,即時傳譯,經常會嘗試模彷說話者的口吻。這宗案裡,翻譯有時會成了被關注的部分,因為本案爭辯關鍵正是如何解讀「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以及「LIBERATE HONG KONG REVOLUTION OF OUR TIME」。

有次辯方盤問控方專家證人劉智鵬時,就曾經問到「你對於reclaim hong kong的理解是甚麼?」翻譯員直接譯作「光復香港,你對於呢幾隻字的理解是甚麼?」法官杜麗冰隨即問,reclaim hong kong 是否等於「光復香港」。翻譯員表示抱歉,特別向辯方大律師劉偉聰請求澄清,因為負責盤問的資深大律師郭兆銘不諳中文,辯方最終確認是在說「光復」。

另一邊廂,翻譯員有時又會幫忙釐清問答內容。這個情況較多出現在控方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提問的時候,例如釐清問題所指的時段。

主控與辯方專家證人的交鋒

周天行是陳詞律師裡唯一一個沒戴假髮的人,但一頭短髮每天都gel得非常堅挺。未有取得大律師資格的周天行,在律政司安排下出任此案主控。周天行屬律政司特別職務組——港區國安法下設立的專門檢控部門。周負責的案件還包括黎智英被控勾結外國勢力,亦在「7.21白衣人案」中擔任主控。今年政府的授勳名單中,周天行獲頒行政長官公共服務獎狀。

在庭上的周天行,無論陳詞抑或提問時,都是溫溫吞吞的,不時留意席上三位法官的眉頭眼額。重複提問似乎是他在盤問裡常用的策略,甚至不只一次要法官提醒,證人經已回答,或者要由法官解釋答案。經典的一次,是對辯方專家李立峯關於相關係數(correlation coefficient)的盤問。

(左)主控官、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右)辯方專家證人、中大教授李立峯。

李立峯是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是次呈堂的辯方專家報告由他與港大政政系教授李詠怡聯手撰寫,當中涉及大量數據研究。李立峯率領團隊分析2500萬則「連登」貼文及留言,以統計學的角度嘗試理解「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與港獨的關係。惟李雖已連續三日出庭作供,控方周天行盤問時每每嘗試指出研究不可靠的地方時,卻顯示了對研究方法的不理解。

作供剛開始,李立峯簡要解釋其報告的研究方法後,席上三位法官仍然頻頻發問。至最後一天作供時,李立峯再用最淺白的語言解說何謂「相關係數」(correlation coefficient):

當第一日統計有「香港獨立/港獨」字眼的貼文或留言,佔當天所有貼文或留言數量的10個百分點,「光復香港」也是10個百分點;第二日,「港獨」佔5個百分點,「光復香港」又佔5個百分點;第三日,「港獨」佔12個百分點,「光復香港」又佔12個百分點,當100日、200日都是這樣,那麼你就可以得到完美的相關性,即相關係數為1。

這時,周天行卻接續再問李立峯貼文/留言的數量,怎樣計算出相關係數。坐在法官席上的彭寶琴直接打斷說︰「李教授已解釋了」,然後她親自向周天行親自再解釋一次,彭官解釋的準確性得到李立峯認同:「Yes, it’s close enough.(是的,非常接近)」周天行此時只得悻悻然表示沒有其他提問,結束對李立峯的盤問。

審訊期間,控方將涉案「光時旗」呈堂,法官要求打開檢視。眾新聞製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