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堅守議會不後退】沙田李志宏明言不辭職 已準備「破產或坐監」:形勢再差都要堅持


區議員宣誓在即,觸發民主派區議員大規模辭職潮,沙田區議會原有40位民主派議員中,只剩18名仍在任,其中禾輋區區議員李志宏日前已表明自己不會辭職,堅持留守議會到最後一刻。

15歲開始落區做義工,由議助到今天成為區議員,26歲的李志宏自嘲現正是「末代區議會」。兩年前參選區議會選舉時,已有兩項最基本的心理準備,「破產同坐監,做得呢行就有呢個覺悟。」

他形容現時香港人正面對一個很惡劣的形勢,相信未來只會更惡劣,「我哋睇歷史就知道,香港未來要面對嘅只會更加差,奉勸大家睇多啲歷史書,例如蘇聯解體,往往呢啲時期,人民一定係最辛苦。係呢段時期除咗要捱之外,我哋都要繼續做返自己嘅本份,因為淨係等待係無意思,所以就算形勢咁差,我都會選擇繼續堅持。」

李志宏明言不會辭職,他希望繼續擔任禾輋區區議員,為當區居民服務。 曾港深攝

年僅26歲的李志宏,是今屆區議會其中一名當選的年輕區議員,但原來他從事地區工作已有11年的時間,那是自他在中學時已跟隨另一名沙田區議員麥潤培做議員助理開始。「我15歲開始跟民主黨麥潤培做義工,嗰時佢準備參選2011年區議會,2012年佢就當選,所以就開始做佢嘅議助,一直做到2019年我自己出選,前前後後都係佢身邊做咗9年。而家做議員又做咗一年半,所以做呢行都做咗差唔多11年 。」

政治啟蒙始於中學 落區經驗逾10年

他解釋,因為當時中學要求學生有Other Learning Experience(其他學習經歷),所以半推半就下接觸了地區工作,「當時落區做吓義工之類,間中仲有機會拎到迪士尼飛去玩,所以當時覺得幾吸引。但做咗一、兩次後,就發現原來做呢個義工係同其他義工唔同,唔係就咁去一啲老人院探訪,而係做地區工作。地區工作嘅變化好大,每宗求助或個案都好有新鮮感,但當你幫到佢之後,受幫助嘅居民真係會記住你嘅,你會同佢哋建立咗一種關係,個感覺好實在,所以令我覺得成件事好有意義。」

他笑稱,現時回到馬鞍山麥潤培的選區,仍然會有很多街坊認得他,更會主動與他聊天,這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建立正正就是他為何會希望堅持繼續做地區工作的原因。

本來只將做義工當作是換取迪士尼門票的工作,卻因為當年協助麥潤培選舉時發生的一次小插曲,從此令他全程投入做地區工作。「好記得有次我俾對家嘅人鬧,真係攞晒粗口、指住我嚟鬧,因為嗰陣我掛錯咗橫額,見到有空位就掛上去,睇唔明嗰啲選舉橫額劃分圖,真係唔識,當時好細個咋嘛,只係收order做嘢,咁都俾人鬧到狗血淋頭。但我個人就係被人鬧完,就一定會做得更加盡,所以我決定日日落去幫手。民建聯嗰陣時鬧我,我而家就企係到反對民建聯,所以民建聯當年唔應該搵個義工嚟鬧我,搞到我而家仲企係到,哈哈。」

李志宏(右二)在另一沙田區議員麥潤培(右一)身邊做議員助理長達9年時間。   麥潤培Facebook照片

李志宏直言自己對民主運動一直抱着一份憧憬及堅持,中學畢業後,便升讀了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的社會科學系副學士,希望藉此接觸更多的地區工作。「我本身都已經多接觸地區工作,其後更撞正2014年,大家一齊經歷咗罷課同佔中,我當時都係罷課其中一個搞手。所以經歷完2014年之後,就思考更加多,開始諗住服務地區,做個區議員,三、四萬人工一個月,幫到人之餘,自己又開心,咁點解唔做呢?」

李志宏認為早於中學時期便遇到他的政治啟蒙,那是他的中學通識老師。「佢係第一個人帶我去六四集會,連帶之後嘅七一遊行,我都自動自覺keep住有去,開始愈來愈留意政治同社會事件,跟住2014年都好自覺做咗學校罷課嘅搞手,然後中大罷課嗰日,都在中大內的百萬大道台上發言。」他回想起當時一起站在台上的人,不少是今屆的區議員,例如岑敖暉及張秀賢。

從政路未獲父母認同 憑信念堅持下去

雖然從小便熱衷於地區工作及社會運動,但李志宏坦言父母從不支持他的從政,「簡單啲講,我生長在一個支持政府嘅家庭入面,我爸爸係退休公務員;媽媽就係睇TVB大嘅,直到而家都仲日日睇緊TVB,總之我哋每一次傾政治都係會拗大交嘅。唯一支持我嘅就係妹妹,但奈何父母對我係一啲都唔支持嘅。」他憶述,父母在未發生任何政治事件前,已反對他從事政治事業,因為覺得這行無前途、無未來,「某程度上我唔反對佢哋呢一句說話,因為呢行確實係無咩未來同前途可言,但我個人就係咁,選擇咗一樣嘢就會堅持到底,加上我覺得現階段,呢一行就係我最想做同埋我要做嘅嘢囉。」

李坦言,與父母的關係未至於去到水火不容,但只要話題一牽涉到政治上,反應會大相徑庭,「譬如我以前去遊行,佢哋竟然覺得我有收錢,我而家就可以同佢哋講,我真係收緊錢做嘢,做佢哋覺得我唔應該做嘅嘢!」2019.11.24當選後,父母從無祝賀他,未去過他的議辦,未到訪過他所在的選區,外表剛強、性格倔強的李志宏口裡說無事,但心中的感受一直壓抑着,從不在父母面前流露出。「其實一定有啲唔開心,因為你咁努力做嘅嘢,某程度上係無人認同,尤其是身邊最親嘅人。但我都明白佢哋點解咁諗,始終在香港從政嘅風險真係好高。而家嘅我,其實唔介意佢哋政治上唔支持我,因為佢哋係生活上都有繼續支持,例如煮飯我食、煲湯我飲,呢啲我覺得都係支持嘅表現嚟。」

訪問期間,有街坊看見李志宏的議員辦事處燈光亮了,隨即入內求助。   曾港深攝

區議員薪酬$35,000一個月,對不少星斗市民來說,絕對是一份「筍工」,但任職區議員一年半的李志宏,生活未有太大改善之餘,更曾經試過窮到需要由大圍行路到禾輋返工。

被扣薪已負債 毋懼再被DQ追薪

事緣上年民政擱置了他六月及七月的議員辦事處開支金額,兩個月加起來接近20萬元,李直言自己無能力先支付這20萬,所以迫不得已只能去銀行借錢。「其實而家每個月都仲還緊錢,還緊嗰廿萬。雖然區議員人工睇落好似好多,但事實上我哋有好多必要嘅開支係不能避免,譬如好多時候開會,或者去一啲遠嘅地方見一啲官員嘅時候,我哋都要搭的士,無辦法時間太趕,我哋都控制唔到個會開幾耐,好多時都想堅持開到最後一刻。」

由於財政壓力一直都大,所以李志宏反而不懼怕破產的風險,不少議員為免宣誓被DQ後遭追討薪津,李志宏坦言因自己本身財政狀況也不是非常穩健,所以不太擔心。「我本身都負緊債,因為之前民政扣起咗我兩個月嘅薪津同開支,所以我去銀行借咗錢;另外我亦借咗政府9萬幾開辦費,每個月都要係OER(營運開支)到扣,假如我完成唔到任期,要提早還咗呢9.2萬嘅,如果佢真係要追討返啲薪津、開支,我都唔會有錢俾到佢。某程度上我做唔到區議員嘅話,我都無能力去償還到原本嘅債款,所以無論辭職與否、DQ與否,最差嘅情況我都要面對破產,變相財政壓力對我嚟講,唔係我最大嘅壓力來源。」

他又提到,當時2019年參與區議會選舉時,一早已有兩項最基本的心理準備,「破產同坐監,做得呢行就有呢個覺悟。」

因此李志宏直言宣誓與否,一直都不是他考量的範圍,他強調有無宣誓他都會堅守,繼續擔任禾輋區區議員。「當時選我出嚟嘅有4,837個人,我嘅決定至少要對呢4,837個投票俾我嘅人有交代,而我當初對佢哋嘅承諾就係要做四年。所以如果我做唔到四年,唔係我問題,我會用盡一切辦法繼續做好呢個任期,做到完全無得做為止。」

對於不斷有民主派議員請辭,他感到非常理解,他認為每個區議員的家庭背景、財政狀況也不同,並不是每一個都能夠承擔得起破產,甚至更壞的情況出現,所以他希望香港人能支持及尊重所有決定離職的區議員。「呢個咁惡劣嘅時間,每個人都有好多唔同嘅決定,每一個決定我哋都應該支持及尊重,因為佢哋嘅人生只有佢哋可以去承擔,希望香港人唔好太怪責佢哋。」

他又希望所有民主派區議員,包括已辭職的,都要去思考,「我哋應該點樣去面對呢一啲嘅苦難、痛苦,而唔係辭咗職就唔面對,咁就完結,我哋反而要去諗未來,我哋要點樣做,點樣繼續走落去。」

末代區議會嘛。 其實議會係我哋眼中真係唔係一個重點,我嘅價值並不在於我係議員,價值在於我做到啲乜,沙田區議會每一個區議員都做到,我相信街坊都見到,香港人都睇到。
李志宏位於沙田禾輋邨的辦員辦事處。    曾港深攝
李志宏表示他很享受在社區深耕細作的感覺。   曾港深攝

李憶述自己在參選時對議會憧憬很大,一直希望在這崗位上大展拳腳,但他當選後,卻發現原來議會是「無用的」。

失望議會職權被削 難忘議員團結精神

「無論係區議會定係立法會,都一樣係無用,因為佢鍾意就可以DQ你,所以其實都無太多嘢可以做。只不過我覺得有啲位置、身位,仍然需要有人願意去做,覺得自己反正做咗咁耐,我可以係呢啲位置堅持,簡單啲講,區議會入面嘅工作係無嘢值得我留戀。」所以他認為自己就算之後不能再做區議員,也不會對議會有任何眷戀,反而最不捨得是與同事的相處和經歷。

提起沙田區議會的難忘往事,他淺笑一下,娓娓道來:「最難忘嘅事一定係民政處連咪都唔開俾我哋,但我哋都堅持講,譬如毋忘六四議案、反對明日大嶼議案之類的臨時動議。好記得當時民政處職員就離開,唔支援我哋個會議,我哋連個咪都開唔到,但會上有兩個議員有臨時動議要提出,一個係我,一個係岑子杰。基本上都係得我同岑子杰講嘢夠大聲,大聲到可以成個會都聽到,甚至錄音都錄到嘅。呢件事真係好難忘,大家都有共同理念,做一啲大家都覺得真係要做嘅嘢,呢個係其中一個難忘。」

另一次是沙田區議會影大合照,當時47人案已經發生,「Jimmy(岑子杰)已經還柙緊,我哋影相時特登拎咗支彩虹旗出嚟,感覺好似佢仲响度同大家一齊奮鬥咁,嗰種團結精神亦都係好難忘。」他笑言沙田區區議會的區議員「全部都係痴線佬」。

沙田區議會於3月時的大合照,由於岑子杰因47人被還押,他們在合照中展示彩虹旗以示支持。   受訪者提供

李志宏在訪問中再三重覆「議會係無用㗎」,他舉例稱「好似我哋原本沙田區議會會議室個名係叫『沙田區議會會議室』,但早幾個月無啦啦改咗做『民政處441室』,明顯就係連我哋區議會擁有一個會議室都唔畀;另外,除咗政治同全港性議題唔俾我哋係沙田區議會討論之外,連沙田居民強積金嘅問題都唔俾我哋講,強積金喎,已經唔係講政治,仲要係寫明係沙田區嘅居民,佢都唔俾我哋講,個解釋係因為強積金係一個大嘅issue,唔輪到我哋職權可以控制到嘅範圍,但我哋就連討論、問問題、俾意見都唔得,我哋都唔係想改變佢,純粹想問問題,都唔得,所以區議會個形勢就係惡劣到呢個地步囉。」

區議會形勢惡劣,但其實香港的形勢更加惡劣,現時身處香港的所有人都很難獨善其身,包括李志宏。他去年5月24日在銅鑼灣被警方拘捕,事後被控以一項「在公眾地方喧嘩或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案件將於8月2日再訊。身陷官司的他對案件表示樂觀,儘管這宗官司有入獄的可能性,他卻笑容滿面地回答記者:「唔驚,破產同坐監,我選區議員之前已經一早有晒覺悟啦。」

好多人都話無懼,但無懼唔代表我哋真係唔驚,坦白講我話我唔驚去坐監,唔代表我唔懼怕呢件事嘅發生。坐監喎,點會唔懼怕啫,我好驚孤獨,我好驚自己一個人,好驚食唔到一啲好食嘅嘢,好驚用唔到電話,好多嘢其實都會好驚。但當我哋面對自己恐懼嘅時候,明知自己驚,仍然選擇去面對、堅持、承擔,呢種先係真正嘅無懼。

性格決定命運,李志宏倔強的性格為他帶來不少麻煩,甚至惹上官非,但倔強亦為他帶來堅持的勇氣,成就今時今日的李志宏。「香港人面對緊一個好惡劣嘅形勢,相信未來只會更加惡劣,雖然好似好空泛咁,但因為我哋未來都唔知會面對嘅係啲咩。我哋睇歷史就知道,香港未來要面對嘅只會更加差,奉勸大家睇多啲歷史書,例如蘇聯解體,往往呢啲時期,人民一定係最辛苦。係呢段時期除咗要捱之外,我哋自己都要繼續做返我哋嘅本份,因為淨係等待係無意思,所以就算形勢咁差,我哋都選擇繼續堅持,就係咁解。」

終有一日離任區議員的他,最不捨得還是禾輋選區的街坊,他嚥下湧出的情緒慢慢道:「老實講,我會好唔捨得禾輋嘅街坊,落咗區咁耐,同街坊建立咗好深厚感情,我而家見到啲公公婆婆,其實都唔係好知點面對佢哋。不過,就算我之後可能唔再係議員,只要我一日都仲有自由之身,一日都會繼續返嚟禾輋見吓啲街坊,繼續用自己嘅能力幫佢地。」他續指,可能未來都不會再有區議員幫街坊處理區內的大、小事務,例如填表、寫信,甚至都不會再有區議員幫街坊向政府反映區內的民生問題,但他希望大家都能夠保重,最重要的還是平安。

李志宏最捨不得的就是與禾輋區民的情誼。   曾港深攝

他亦呼籲香港市民,就算沒有了區議員也無需太過擔心,因為就算沒有區議員,區入面也不會毫無生機,「社區仲有好多唔同嘅嘢,只要大家願意行多一步其實係可以做得更多,例如互委會、業主立案法團,大家都應該多啲參與。雖然我哋區議員係市民同政府之間嘅橋樑,但就算無咗呢啲橋樑,市民都一定會有方法搵到政府,大家一定要認真思考呢個問題。」

李志宏最後又寄語香港人:

真係要堅持,雖然好似好唚氣,不斷咁講『堅持』兩隻字,但香港最而家最需要嘅就係呢樣嘢。好似『見字飲水』咁,講緊唔係叫你飲枝水咁簡單,而係叫你記得take care自己身體,無論面對任何事,要記得保持身體健康,因為你唔知去到幾時,你嘅身體就係有用之軀,就係需要你身體力行嘅時候。所以堅持一定要去到最後一刻,係好空泛㗎,我講唔到究竟所謂堅持係做啲乜嘢,但堅持係一種信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