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台積電、鴻海終買到BNT千萬劑疫苗 為什麼這麼難? 一次告訴你


台灣政府採購德國BioNTech(BNT)疫苗,原本受制中國復星藥廠的大中華區代理權,過程一波三折,經多方折衝,台灣政府上月授權台積電與鴻海/永齡基金會向BNT洽購疫苗,歷經24天努力,終於在11日深夜完成多方合約簽署,兩家企業將各捐贈台灣政府共1千萬劑疫苗;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今(12日)說,此批疫苗不是存貨,將另排程製造,符合「原廠製造、原廠標籤、直送台灣」目標;另外,慈濟基金會也比照此模式,將另行採購5百萬劑疫苗捐贈給台灣政府。

台灣行政院今公布,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已購得1千萬劑BNT疫苗,並捐贈給台灣政府。行政院提供

台積電、鴻海今早分別在台灣證券交易所發布重大訊息,宣布各捐贈500萬劑BNT162b2疫苗給台灣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捐贈金額不超過等值約美金1.75億(含疫苗採購、必要之冷鏈物流及處理服務;中國上海復星醫藥昨晚也宣布,復星醫藥控股子公司復星實業(香港)已分別與台積電、鴻海和永齡基金會以及裕利醫藥正式簽訂銷售協定,「該等疫苗將被買方捐贈予台灣地區疾病管制機構用於當地接種。」

根據路透報導,BNT執行長沙辛(Ugur Sahin)發出聲明表示「非常感謝能為台灣人民提供在歐洲製造的疫苗」;上海復星董事長吳以芳也發聲明說:「我們很榮幸看見由復星醫藥(Fosun Pharmaceutical)和BioNTech共同研發的疫苗,能夠在台灣防疫工作上扮演正面角色。」

整起單純的疫苗採購案,因牽涉台灣與中國關係,以及美國、日本及德國政府角色,在國際疫情的現實條件下,成為多方折衝下的最佳結果;羅秉成在記者會中即多次表示,「這是雙元、多方的企業架構關係」;也就是說,讓「採購」與「捐贈」分頭進行,但又必須同時成立,契約才生效,保留企業契約談判的彈性,但在捐贈契約上,主張台灣該有的地位,不會有矮化國格的疑慮。

行政院長蘇貞昌在中午表示,代表政府「感謝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的善心義舉,在全民遭受疫情威脅時慷慨解囊、大力協助取得國人急需的防疫物資、也感謝行政團隊同仁的辛勞。」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則對此結果表示,台灣近期有「謠言」,指大陸阻撓台灣獲得疫苗、以商逼政,這代表這些說法「不攻自破」。

羅秉成今天在記者會表示,此次採購案,符合當初設定的「原廠製造、原廠標籤及直送台灣」等三項原則;同時,也依循「全數無償捐贈給台灣政府」及「中央統籌運用」等兩共識;媒體報導第一批到貨將在9月,羅秉成說,企業談判有預定時程,但不代表最後可到貨時間。

BNT疫苗在香港稱為復必泰疫苗,在中國則尚未取得藥證;台灣此次獲贈的1千萬劑疫苗,因強調是原廠製造、原廠標籤,因此,理應不會有「復必泰」標籤,不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今在記者會上表示,「BNT疫苗沒進來還沒看到,我也不知道;至於BNT疫苗抵台時,他認為意義重大,有意願前往接機,但也要視到貨時的行程而定。

 今天在疫情記者會上,媒體轉述《中國時報》問題提到,台積電、鴻海這次採購BNT疫苗沒受到大陸阻撓,是否會感謝中國政府的促成?是否有話想對上海復星說?陳時中對此未正面回應,僅說「指揮中心感謝所有簽約的個人或團體在這段時間的努力,最重要的,這是一個健康的議題,大家一起來努力。」他說,若這批疫苗能順利進來,對台灣疫苗施打計畫有很大幫助。

究竟這宗牽動台灣、中國及美國、日本及德國關係的疫苗採購案,為何會如此複雜?衆新聞為您整理此起疫苗案的始末與發展


為何台灣政府買不到BNT疫苗?

台灣政府去年底便與德國BNT原廠洽購疫苗,雙方原本已就契約條文達成共識,卻在今年1月進入最後換約階段、研擬新聞稿文字時,對方以對「台灣」字眼有意見為由,但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改為「我國」後,遭「已讀不回」;此一結果,多被認為是受BNT疫苗大中華區代理中國上海復星醫藥影響,因上海復星掌握包括中國、香港、澳門及台灣等地區的BNT疫苗獨家銷售權益,中央流行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便曾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暗指說「有人不希望我們太高興」。

後來,台灣總統蔡英文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則直指是中國因素影響,她說,國際上最好的幾支疫苗,包括英國的AZ、美國的莫德納及德國的BNT,台灣順利採購到英美的兩支疫苗,與德國原廠也一度幾近完成簽約,但因為有中國的介入,延遲到現在都無法簽約。

在美國捐贈250萬劑莫德納疫苗給台灣時,路透曾引述一名美國官員說法指出,「中國基於政治目的企圖阻撓(台灣)採購疫苗,應受譴責。」美國美國務院亞太副助卿費德瑋(Jonathan Fritz)在5月17 日也曾指出,中國「積極利用疫苗捐贈作為手段,來誘使更多台灣邦交國改變承認對象」。

 即將卸任的德國駐台代表王子陶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台灣購買疫苗的過程因某種程度的孤立遇阻,德政府盼疫苗交易不受政治外力干擾,因此聯繫德國疫苗廠BNT,表明支持台灣獲取必要疫苗的重要性,請BNT盡力與台灣政府達成協議。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一直到本月5日仍表示,「上海復星集團是台灣地區獲得BNT疫苗的唯一洽購方」,台灣有意願的縣市與民間機構可依照正常商業規則向該集團洽購疫苗。


為何台灣突然對疫苗需求孔急?

台灣在今年5月11日爆發本土疫情,當時疫苗到貨量卻僅31.6萬劑,自3月開始施打的AZ疫苗原本接種意願低落,外界一度擔心到了5月底效期前還打不完,但因疫情爆發又快又猛,每天案例遽增到每日5、6百例,每日死亡人數也達2、30人,引發民眾憂慮,疫苗瞬間「一劑難求」。

 各界紛紛將責任轉向政府採購疫苗不力,包括國民黨籍縣市長、政治人物均喊出要自行購買疫苗,政府原本以疫苗採購須由中央指揮中心統一進行,後來雖公布申請辦法,但後來多數都未按規定送出申請案,僅郭台銘在6月1日正式向食品藥物管制署送出申請案,但後來仍無具體進度。

政府此一作法,反而遭致批評政府罔顧人民生命,包括國民黨籍新北市長侯友宜、資深藝人張小燕等,均帶頭表態要求政府不要卡疫苗;當時,又因國產疫苗預計於6月解盲、7月量產,卻因只進行二期臨床試驗,未如其他國際疫苗有進行三期臨床試驗,也遭批評「政府不購買疫苗是為了護航國產疫苗」台北市長柯文哲便趁此機會大批政府意識形態治國,反獲得高支持聲量。

蔡英文與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會面,共同合作爭取購買BNT疫苗。蔡英文Facebook

台灣政府為何要委託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購買BNT疫苗?

在5月中疫情爆發後,台灣政府官員包括行政院長蘇貞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均曾多次說明,目前全球疫苗市場都屬於EUA緊急授權核可階段,「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藥廠簽約對象,主要都是政府」;對於企業與團體表態要購買疫苗,指揮中心都強調,要看到原廠授權書,才能確定是真貨;國際刑警組織也曾就此提出警告,提醒國際間有不肖人士兜售假疫苗。

台灣能買的國際疫苗,從AZ、莫德納到Novavax等,都有直接溝通管道,前二者也已下單訂購;至於美國嬌生疫苗,則因稱只捐給COVAX(疫苗全球取得機制),而未再進一步洽談;唯獨BNT,因台灣被包含在大中華區範圍,也讓台灣購買BNT原廠疫苗頻遭阻礙。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先於5月23日表態將採購疫苗捐贈給政府,台灣政府宣布只要符合專案所需文件,包括最重要的原廠授權書,證明該批疫苗來自原廠,即可申請;但後來採購進度卡關,導致郭台銘在6月18日上午公開在臉書發帖宣稱「關鍵問題若無法突破,只是在原地繞圈圈而已」郭也公開喊話,求見蔡英文。

就在郭發文幾個小時後,台灣政府有備而來,立即在當天中午宣布成立專案小組,授權鴻海/永齡基金會代表政府,向BNT洽購疫苗,再捐贈給台灣政府;令外界驚訝的是,原本未公開表態要洽購疫苗的台積電,卻出現在台灣政府授權名單中;當天下午,蔡英文也立即安排接見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與郭台銘,確定「原廠製造、原廠包裝(標籤)、直送台灣」等三個共識,正式進入洽購疫苗新階段。

透過台積電與鴻海/永齡基金會購買疫苗,再以最關鍵的「採購」與「捐贈」契約方式進行,避開以「政府」採購疫苗,而是回歸企業對企業的商業談判模式,避免遭中國政府以各種方式矮化台灣的企圖。

美國捐贈250萬劑莫德納疫苗,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左)與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前往接機。(指揮中心提供)

台灣政府如何從疫苗泥沼中解套?

台灣雖已向AZ訂購1千萬劑疫苗,也向莫德納訂購505萬劑疫苗,加上兩家國產疫苗預計採購的1千萬劑疫苗,但因國際疫情不斷爆發,疫苗供應短缺,各國都在搶貨,加上國產疫苗供應時程仍有變數,因此,蔡英文緊急透過外交關係,向美國及日本尋求支援。

先是在6月4日,日本捐贈124萬劑疫苗到貨,接著美國捐贈的250萬劑莫德納疫苗也於6月20日運抵台灣,連不到3百萬人口的立陶宛都宣布要捐贈2萬劑疫苗給台灣;美、日在此關鍵時刻出手,被視為展現與台灣友好關係,從另一角度來看,則是不希望讓中國在此波疫情中擾亂台灣現狀。

除了友邦捐贈疫苗,台灣採購疫苗也在6月中陸續到貨,加上日本第二批捐贈的113萬劑疫苗已於7月8日運抵台灣,截至目前為止,台灣疫苗到貨量已達702萬劑;台灣也加快疫苗施打速度,目前已開放到50歲以上族群先登記意願,明天起收到通知簡訊即可登記,預計最快在16日開始施打;目前台灣第一劑疫苗施打涵蓋率已達14.87%,對於疫苗的需求及不滿聲浪已不似5月下旬。

為何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能順利完成此次採購?

羅秉成說,此案參考日本捐贈台灣政府疫苗的模式,就是由政府部門做EUA的申請與專案輸入許可,符合國際疫苗大廠只提供疫苗給政府使用的條件;從過去經驗來看,疫苗採購賣給私人企業絕無僅有,台灣政府共同create(創造)出來可行性方案,只有民間力量做不到,沒有政府公權力也做不到,公私協力才有辦法做到。由CDC做EUA及專案輸入許可,就是政府用公權力支持推動專案的最好證明。

這也符合政府取得所有疫苗所有權,再捐給中央統籌運用的原則,最後,這也是最快速達成目標的模式,所以才由CDC來做是可行模式。現在約簽了,EUA還需要原廠提供相關文件審查,後續工作還要繼續執行。

 至於重要關鍵,則美國及日本捐贈台灣477萬劑疫苗,讓中國想藉由「疫苗」施壓於台灣政府的著力點已然消失,成為此次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洽購BNT疫苗的重要原因。


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此次採購流程為何?

經過多次專案小組會議、磋商及逐條議約羅秉成今說明整體疫苗採購時序,18日宣布成立專案小組,隔天,他就在疾病管制署即召開第一次疫苗專案工作小組會議,並於6月23與25日召開第二、三次專案工作會議,由疾管署與兩個捐贈單位辦理簽署前置作業所需的法律文件。

後來,專案工作小組又召開多次工作會議,共同會商可行處理模式及企業架構等相關事宜,並參考日本政府捐贈台灣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疫苗的模式,由疾管署負責專案輸入核准,以及取得緊急授權許可事宜等事項,並給予原廠合理免責條款。

羅秉成說,專案會議決定,採取雙元、多方的企業架構,也就是分別有採購契約與捐贈契約,同時訂立,同時生效。

採購契約部分,由兩捐贈單位委託裕利醫藥公司向原廠代理商復星實業購買,另外由BNT出具德國原廠確認書,確認此案捐贈的BNT疫苗,由原廠製造、直接運送台灣;藉由企業進行採購契約,也給予捐贈方適度的商業行為彈性,。

至於捐贈契約部分,則由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與疾管署簽訂捐贈契約;涉及公權力部分例如給予原廠免責條款部分,就記載於捐贈契約;7月9日達成簽署兩份多方契約的共識,開始著手契約定稿及簽署程序。

到了11日,德國BNT先在下午4點完成簽署,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在9點半將契約提供審閱簽署,疾管署連夜加班審核,約在晚間11點完成簽署程序,並通知兩捐贈單位;隨後,兩單位於今早在證交所發布重大訊息,宣布已採購疫苗並捐贈給台灣政府。

羅秉成說,從6月25日完成法律必備文件,到7月11日完成契約簽署,創立公私協力的合作模式,才能在短短半個月達成此項關鍵性的重大進展。接下來還有執行階段,不是簽約後,疫苗就能順利到貨,還有很多繁重工作待處理,政府會承擔所有後續行政作業,達成捐贈專案目標。

上海復星公布的聲明稱「台灣地區」是否有矮化台灣之嫌?

羅秉成說,就一般原則,政府相關部會機關若對外簽署契約,一定使用正式官方名稱,不會發生有損國格矮化政府的疑慮;事實上,兩捐贈單位不會、也沒有做出這樣的事情。

羅秉成說,整個締約過程分成兩部分,首先是預採購契約,由兩捐贈單位直接跟香港復星直接進行商業戳傷談判,CDC不是契約當事人;該份契約因出售方是香港復星,按照上海或當地發布公告或重訊,跟我們政府無關。

所以在談判過程,以買方身分是否受干擾,政府無從得知,也無從了解,不想猜測與影射,畢竟能順利完成契約,讓BNT疫苗進入台灣是大家追求的共同目標。CDC在我們使用的契約裡面,一定使用官方名稱,不會有遭矮化的疑慮。

BNT疫苗何時到貨、採購價格為何?

羅秉成說,疫苗價格或預定供貨時程,依一般國際通例都是保密事項,不便透露;國際疫苗市場激烈,大家都在搶疫苗,疫苗愈來愈多元,明年會有次世代疫苗,可能效果比較好,現在價格也可能受影響,也可能與採購數量、無償捐贈有關,有各種原因影響價格;大家不用多作價格揣測,兩個捐贈單位一定會本於立場利益爭取最好的條件,郭創辦人是精明商人,他處理的商業模式,一定會顧及公司基金會的權益。

關於供貨時程,因國際上大家都搶著要,訂約不一定拿得到,大部分都是預排時程,嚴格來講沒有拘束性可言,只要受限於國際供需情形,製造方或賣方不想承受這種契約責任與風險,不是有現貨就可以現買,幾乎不可能,本案也不是這樣安排。

政府會希望爭取盡快排入製作時程,但因買的不是存貨和現貨,而是新製作的新貨,這需要一定的製造時間,這還需要爭取,預排時程與供貨不能講,大家很心急,但現在完成這階段,期待順利達成目標,何時會來,敬請期待。

此次疫苗採購,最大問題是否「卡在政府」?

羅秉成回應,這講法很卡通,既不真實又不公平;政府若要卡、擋或拖BNT疫苗,或如外界所說「就是不想買」,大家可以回想看看,若政府真要如此做,指揮官陳時中何必開啟企業可捐贈疫苗?行政院何必在6月18日成立專案,協助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若不想讓它完成,又何必在短短半個月內完成這兩份複雜契約?若要拖延,昨晚送來是晚上9點半,「合理審閱期2、3天沒問題吧!或要藉題挑裡面問題,弄個一、兩個禮拜沒問題吧!」何必連夜加班批核簽署?

羅秉成說,事實勝於雄辯,對於政府不想採購BNT疫苗的謠言,到今天為止,證明政府態度與做法,外界傳言不真實也不公道,特別對CDC同仁,半個月來幾乎一、兩天就要開專案會議,昨天也是忙到深夜,非常專業努力,一起工作非常感動;

羅秉成說,這個工作團隊只有一個共同意志,要完成此項使命,其他不用多講,看這結果就能證明一切,希望國人同胞在面臨艱困疫情時,國際疫苗採購受限於多種原因難以施展,有錢不一定買得到,公私協力,促成疫苗採購,供給國人使用,保護國人健康;從常識和邏輯,就可以導出這個政府不可能擋或不買BNT疫苗。

未來是否開放其他單位循此模式購買疫苗?

羅秉成說,除了台積電、鴻海/永齡基金會的專案外,7月1日也成立宗教團體慈濟基金會專案,7月9日也已與慈濟簽署採購前所需前置法律文件,將可循台積電鴻海永齡模式,雖然花了一點時間約半個月完成,但若此模式往下推動順利,慈濟預計捐贈的5百萬劑將會接續辦理,理論上前面已開了一條可行性的路,會縮短時間完成慈濟專案目標。

至於其他地方政府或企業團體,因政府衡量整體疫苗供給情形與施打速度及疫苗規劃,若此兩專案都能順利到貨,總劑量就高達1500萬劑之多,也就是到年底前,將有相當數量的BNT疫苗,若今年無法全部執行完畢,將安排在明天繼續施打;此外,莫德納除原本已訂購的505萬劑之外,還要加買,明年也會爭取購買莫德納次世代疫苗,所以,現階段沒有開啟其他專案的計畫。

台灣疫苗接種速度加快,目前為止第一劑涵蓋率已有14.87%,預計明天起開放50歲以上民眾登記、16日開始施打。賴清德Facebook

台灣未來採購疫苗規劃為何?

明、後年台灣預計購買至少各1,500萬劑次世代的莫德納疫苗,目前已進行相關作業程序。若今年有尚未到貨的BNT疫苗,也將規劃在明年的疫苗施打計畫。政府會用盡各種努力,確保疫苗的數量穩定,保護國人健康。

中國政府對此反應為何?

根據媒體報道,馬曉光表示,BNT疫苗達採購協議,「給深陷疫情之中,苦盼疫苗的台灣同胞,帶去了福音」。但他說這個福音「晚了點」,聲稱台灣若「能從台胞生命健康福祉考慮,這件事可以早點促成」。

馬曉光說,中國大陸願為台灣抗疫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願援助中國大陸製、獲世界衛生組織(WHO)認定的國藥及科興疫苗;但對上海復星願提供疫苗,「我們也樂觀其成」。

馬曉光又稱台灣近期有謠言指大陸阻撓台灣獲得疫苗、以商逼政,而這些說法「不攻自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