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由馬屎埔到反送中抗爭超過20年 陳伯:只要我哋有真理 就要堅持


【撰文:一班香港年輕人】

在無數反修例抗爭中都會看見現年74歲守護孩子成員陳伯(陳基裘)的蹤影。

戴着一頂寫上「馬屎埔陳伯」紅色帽子的他曾經在海富中心外絕食近120小時,甚至在示威現場走上前線保護年輕人。原來早在反修例運動前,陳伯作為馬屎埔村民已四出參與抗爭。

馬屎埔村民陳伯拿著抗爭直幡:消失的新界馬屎埔。照片由筆者提供
馬屎埔村民陳伯。照片由筆者提供

紅色帽的起源 - 馬屎埔村的抗爭

陳伯指這頂紅帽是用上2019年3月至5月製作橫額時剩下的布料製成。當時他和另外兩位村代表意識到除了要為馬屎埔村民爭取權益外,關心社會上發生的事也同樣重要。 因此當他看到不公義的地方時,便會走上街頭抗爭,而另外兩位代表就主力負責應付馬屎埔村的事情,三位亦會互相輔助大家。對他來說,這頂帽代表馬屎埔村民,會時常帶着它參與抗爭行動。

馬屎埔村口。照片由筆者提供

陳伯:「就算力量淨返很微都好 我哋都唔會放棄」

2000年政府提出《香港2030:規劃願景與策略》,在發展局有意發展新界東北的情況下,地產商不斷囤地,陳伯亦是受影響的其中一戶。 他從2000年起便受長達10年的官司困擾。2013年政府突然轉軚宣佈落實新界東北發展會以公私營合作模式進行,並推出原址換地方案,發展商只要儲40,000尺或以上相連土地可以申請將有農地契約向政府原址交換住宅、工商業用地契約。這方案對陳伯的影響更加深。為了應付司法程序,他很多以前耕種的地方亦因為沒有時間打理而荒廢。

他特別提到2018年政府提出針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清拆安置補償的510方案不能保障村民的權益,認為很多內容都不合理。510方案中提到政府向村民派發的特設現金津貼上限會由60萬調高至120萬。他指雖然表面上增加了一倍,但因為補償方案與寮屋的年期和面積掛鉤,只有住滿31年和面積達到1100平方呎才能有資格獲得120萬津貼。而大部份寮屋面積只有400平方呎,所以村民相對上獲得的賠償額只有48萬。當年他曾就相關問題向政府提出並遞交過四次請願信,但發展局局長完全不回應村民。在政府忽視村民聲音的情況下,村民只能以司法覆核作回應。他指「司法覆核510方案是政府迫村民這樣做」,強調村民在爭取權益上並未有退縮。雖然後來他因為經濟負擔而沒有能力請律師繼續上訴,但他指「雖然我哋嘅力量好細,就算剩返幾微都好都唔緊要,只要我哋有真理,我哋都會堅持!」

今年5月28日地政在馬屎埔村突襲式收地,他斥責政府沒有誠信,就安置問題上亦認為當局「應承咗嘅野做唔到」。而當日地政人員在沒有預先通知的情況下要求村民在15分鐘內離開並強行封屋是剝奪材民的權益。他表示曾去信地政和發展局表示村民不是不願意解決問題,但政府用權力去欺壓村民,是完全沒有公義的行為。

馬屎埔村民陳伯在訪問期間一度落淚。照片由筆者提供

不會忘記年輕人為東北村民付出的一切

陳柏憶述2013年馬屎埔村民在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時的力量很細,但香港仍有很多年輕人關心馬屎埔村以及東北發展。而其中13名年輕人於2014年「前期撥款申請」議案表決嘗試衝入立法會大樓為東北的公義發聲而被判監。訪問期間,陳伯一度落淚,指「我哋冇忘記到呢班年輕人,特別係呢13位年輕人為東北村民付出的一切,係發展局欠了村民同年輕人公義」。作為長輩,他認為要珍惜和關心下一代是他們的責任,亦不會忘記年輕人對社會的付出。

陳伯最初生活的地方已發展為粉嶺聯和墟巴士總站。照片由筆者提供

馬屎埔村即將消失 陳伯盼政府能按政策安置村民復耕

愛好大自然生活的陳伯很早已經在粉嶺居住。他最初生活的地方位於現時粉嶺聯和墟巴士總站,80年代因為受發展影響而在搬到馬屎埔村居住和耕種。他原本是耕住合一,後來因為家裡人太多而另覓地方居住,但他一直也在馬屎埔村耕種。對於發展局否認他村民的身份,他表示極之憤怒。面對即將消失的馬屎埔,陳伯說他仍要繼續生活下去,希望政府不要剝奪他村民的身份和權利以及應該按政策安置村民和重置耕地。7月12日馬屎埔村將會再次面臨地政處收地,陳伯當天會在村內舉辦記者會公開村民多年來的抗爭歷程。

相關文章:

即將消失的馬屎埔村:村民稱安置和復耕安排混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