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容不下一朶小白花的城市 市民由日至夜到崇光門口:悼念沒犯法


這年七一,再沒遊行也沒街站的銅鑼灣,卻留下血的回憶。昨日(1日)一名警員被中年男子在崇光百貨門外以刀刺傷,男子其後亦自插胸口,送院不治。

事發翌日,不少市民自發到現場悼念,放置白花哀悼死者。不過有別於兩年前市民到太古廣場為梁凌杰獻花,警方今日態度顯然強硬得多。市民放置的白花被警收走或丟棄,有人手持鮮花即被截停及搜查身份證,更有人遭警以違反限聚令而票控。

容不下燭光,也容不下白花,崇光門外由早到晚,有人默站流淚,有人相擁嚎哭,城內容得下的聲音,可會只剩連綿不絕的哭聲?

一對好姐妹在事發地點相擁,互相支持。她們指昨夜心情難以平復,因此今早對方一句「出來」,二人都放下工作到銅鑼灣悼念。黃子榮攝

多名市民這天特地來到崇光門外,以不同方法悼念。有市民表示,昨日看到新聞後,感覺「心噏」和難過,特地前來悼念。

年輕男子L.S(化名)今早帶同印有「Free Hug」和「風雨中相擁」的紙牌到SOGO門外默站,冀為市民送上擁抱,一度被警方截查和驅趕。多名市民上前和他擁抱,亦有市民送上清水或消暑物資,互相勉勵。L.S表示︰「佢哋支持緊嘅係香港人,唔係我,我只係代表一個好細嘅聲音,想同大家講我哋仲喺度。」

現時就讀大學的梁先生穿着黑衣、拿着政治哲學的書本,坐在銅鑼灣鬧市,用另一種方式表達悼念,成為一幅獨特的風景。梁先生說,希望藉此鼓勵港人多點思考︰「港人要(改變)現狀,唔好盲目去接受人哋俾你嘅嘢,要多啲思考」。

李小姐接受訪問期間難掩悲傷情緒,一度哽咽。黃子榮攝

手持白花的李小姐表示,對於死者的離去深感難過,接受訪問期間難掩悲傷,一度哽咽。她沒有將白花放在地上,免被警方控以亂拋垃圾罪名,但形容自己身處現場後,能感受死者當時那份絕望情緒,認為死者為了香港人而犧牲自己。市民Tet先後兩次被警方截查及登記身分證,她表示:「我只是想拜祭死者,昨夜看到死訊後徹夜難眠,若這麼基本都不能夠接受,不要再說甚麼言論自由,但希望香港人能夠堅持下去。」

沙田區議會趙柱幫認為,有警察收走白花、將白花掉入垃圾桶的行為不近人情,又指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昨形容事件為恐襲,是只站在道德高地,沒有尊重死者。

市民Tet兩度被警方截查。黃子榮攝

越來越多市民下午手持白花前來銅鑼灣悼念,不少拿著白花的市民都被警察截查及搜身。拿著小束白菊花的歐小姐,獨自在SOGO門口哭了近十分鐘,不相識的市民紛紛上前安慰及送上紙巾。她表示沒有理由感到害怕:「簡單悼念為甚麼要感到害怕,盡做。」上班族林小姐則認為:「我不能因為恐懼而不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況且悼念又沒有犯法。」

林小姐認為:「我不能因為恐懼而不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況且悼念又沒有犯法。」黃子榮攝

住在屯門的中學生仇同學,放學後獨自帶上白色小菊花到場,一度被警員截查。他說,與香港人建立了深厚感情,香港是他的家,盼港人不要忘記死者。

仇同學說,香港是他的家,盼港人不要忘記死者。黃子榮攝

陳女士帶着5歲小女兒各拿一束白花,到崇光百貨門外鞠躬,但到場後隨即一同遭警員帶進橙帶內截查,並被警告禁止聚集。二人事後獲准離開,但據現場了解,女童及其母親被警方以違反限聚令發告票。

女童及其母親被警方以違反限聚令發告票。鄭嘉晴攝

傍晚時分,有市民繼續身穿黑衣及持花悼念,大量身穿戰術背心的警員圍封並截查市民。一名黑衣女士持菊花到場,被警圍封在橙帶內,期間情緒激動跪地,之後激動嚎哭大喊︰「我究竟做錯了什麼?」情緒雖未平伏,只能淚流披面帶著花束離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