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11.11中大暴動案】5被告各控罪表證成立 首被告自辯:當日感驚慌想盡快離開中大


前年11月11日中大二號橋衝突,5名中大學生被指在校園內暴動,案件今(29日)在區域法院(借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張潔宜裁定5名被告全部控罪表證成立。

首被告劉晉旭出庭作供,表示當日覺得「好驚」,形容中大「好似打緊仗咁」,於是想盡快離開中大回家。他在覓路離開中大途中,從物資站拿取護脛、手套、防毒面具等物資保護自己,又稱刻意不戴上頭盔,因為「唔想啲人覺得我係示威者」。

案件今日審結,將押後至8月7日早上作結案陳詞,並定於9月3日作出裁決。

首被告劉晉旭。資料圖片

首被告自辯:當日中大似打仗  想盡快回家

首被告劉晉旭選擇出庭作供,案發時他就讀中大工程系一年級,也是中大善衡書院何添堂的宿生。他患有地中海貧血,本身亦為兼職西廚,與父母和哥哥同住於小瀝源。劉晉旭首先接受代表他的辯方大律師關百安盤問。他在庭上表示,案發前一晚在宿舍留宿,原定案發當日下午2時需要上堂。下午1時起床後得悉中大已宣佈停課,大學飯堂和超市亦關閉,希望能盡快離開中大。

劉晉旭表示,當時覺得「好驚」,形容中大「好似打緊仗咁」。他續說,當時從宿舍目睹外面有身穿黑衫黑褲的人走來走去,部分人戴上防毒面具和護具,他稱:「見到咁嘅情況更緊張,更加想走。」劉晉旭當時穿上黑色短袖衫、深藍色長袖外套,深色運動褲。劉解釋平日亦有穿上黑色衫,藉以表達反修例立場。

劉晉旭當日亦攜帶一套更換衣物,他稱因為擔心會經過有催淚煙的地方,擔心催淚煙含有的化學物。他表示,曾經與父母和哥哥外出用膳時遇到警方施放催淚煙,引致皮膚起粒和痕癢。他續說,不想將被污染的衣物穿著回家,不希望化學物污染家中的松鼠狗。

2019年11月11日,中大二號橋發生激烈衝突。資料圖片

刻意不戴頭盔:唔想啲人覺得我係示威者

劉晉旭作供稱,當日打算沿環迴東路向敬文書院方向離開,走到大學道與環迴東路交界的迴旋處,見到大量物資,包括防毒面具、護具、頭盔、冰袖等。劉晉旭在現場拿取了一對護脛、藍色冰袖和黑色手套,其中他將保護雙腳的護脛戴在手上,劉解釋當時情況混亂,之前亦沒有使用過護脛。

他續指,當時有人將防毒面具和一對灰色防火手套交給他。他稱在迴旋處已聞到催淚煙的刺鼻味道,呼吸有點不暢順,遂立即戴上防毒面具。他又供稱不知道手套有防火功能,形容當時「好慌」,便將手套用橡筋圈在手腕位置。

劉晉旭在物資站亦拿取了一頂黑色帽,辯方大律師關百安問他為何不戴上保護性更強的頭盔,劉解釋:「因為示威者個個都戴頭盔,唔想同佢哋一樣⋯⋯ 唔想啲人覺得我係示威者。」

劉又被問到在迴旋處曾否見過汽油彈,他供稱當時見到一些玻璃樽,內裡裝有液體,他說見到疑似汽油彈更感驚慌。「當時更加驚,想快啲離開。」劉晉旭續說,當時有人給他一箱疑似汽油彈,著他傳上前線,但他沒有接過來,然後立即離開。

代表首被告的大律師關百安。資料圖片

劉晉旭在辯方盤問下表示,他當時繼續沿環迴東路向敬文書院方向步行,沿路聽到有人敲打物件,一直走到環迴東路和二號橋交界,與前線的黃色垃圾車相距至少20米。他看到前方有一群人撐著雨傘,但未能看到在場的警員,亦因為現場環境嘈雜,聽不到警方揚聲器的聲音。

劉晉旭說他突然聽到「砰、砰」聲響,看到前方有煙,有人大叫「走啊」,當時他「慌不擇路」,於是橫過環迴東路,打算向吐露港公路方向覓路離開,被捕前亦聽不到警察警告他。對於為何不跟隨大部分人向大學站方向逃走,劉晉旭解釋當時「冇諗咁多」,又說從該處前來,沒理由走回該方向。劉晉旭最後又否認當日有參與任何暴動或非法集結。

控方質疑為何不返宿舍 首被告:情況混亂更想離開

代表控方的高級檢控官李庭偉盤問首被告時,質疑二號橋出現混亂,劉晉旭為何選擇循二號橋方向離開。劉解釋,由於當日有示威者破壞港鐵大學站,令東鐵綫停駛,警方又與示威者在俗稱「四條柱」的中大正門對峙,所以選擇從二號橋方向離開。控方又質疑,環迴東路沿途只有公路,並沒有巴士站,劉晉旭稱從二號橋步行約5分鐘到科學園便有巴士站。

劉晉旭在控方盤問時,否認當時穿上護脛、手套等是為了衝擊警方。控方又質問當他一路走向二橋,聽到敲打聲越來越大,是否代表他越來越接近示威者核心。劉晉旭回應指沒有想過是否越來越接近核心。

案發當日中午時份,警方與示威者在俗稱「四條柱」的中大正門對峙,警方曾施放催淚彈。資料圖片

劉晉旭作供時續指,當時他處於環迴東路的停車場外,並站在人群中間,當時有約十多人。控方質疑,如果被告不想令人感覺他與示威者屬於一夥,為何要走入人群?劉答道當時覺得這是離開中大的方向。控方質疑有人著劉晉旭將汽油彈傳上前線,已可預視二號橋會有衝突,他解釋二號橋有一定長度,當時未知對峙如此接近環迴東路行人路。控方又質問劉晉旭,當時情況混亂,曾否想過改往其他出口或返回宿舍。劉解釋當時知道其他出口都不能離開,又說情況混亂令他更想離開中大。

中大宿舍舍監:當日各出入口均未能進出

代表首被告的辯方大律師關百安之後傳召崇基學院何善衡夫人宿舍舍監李駿康作供,李並不認識首被告。李駿康作供稱案發當日早上11時,中大宣佈停課,東鐵線停駛和途經大學站的巴士線亦停駛,校內大部分食堂亦暫停運作。他續說,當日大學正門和崇基學院通往大埔公路的出入口均不能進出,因為較早時警方在場施放催淚煙和橡膠子彈,示威者亦設置路障。

李駿康在辯方盤問時又表示,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他觀察所見中大約有一至兩成學生平日會在大學穿上防毒面具、護具等;在特別日子有八至九成學生會穿上黑色衫褲,平日亦有約六至七成;他亦見過學生佩戴頭盔上堂。

李駿康表示,早上11時後陸續有學生向他表達想離開中大,當中不少人在30至45分鐘後回到宿舍,表示沒法沿大埔公路方向離開,火車和巴士亦停駛。至下午2時許,李駿康身處迴旋處附近,目睹大量人群由二號橋跑向迴旋處,少部分人走向火車站走,大部分人跑上山,身為舍監的他有請部分人到其宿舍暫避。

李駿康在代表第四被告的辯方大律師潘兆斌盤問時,同意中大部分學生積極參與宿堂活動,亦有為數不少的中大學生關心校園校事,對中大有強烈歸屬感和情意結。李亦同意部分中大學生透過身穿衣物表達反修例訴求。

大律師潘兆斌。資料圖片

代表控方的高級檢控官李庭偉之後盤問李駿康,他稱當時只告訴宿生自行嘗試離開中大。他同意當時二號橋情況混亂,未有向學生建議循該方向離開,亦不會建議。他其後在辯方大律師關百安複問時,同意當日沒有向學生建議該如何離開中大,因為不知道從哪裡能離開。

李駿康在控方盤問時,亦同意他不打算參與非和平事件,因此沒有戴上護脛和隔熱手套等。他又提到,當日中午12時前曾到過二號橋前線,當時現場和平,沒事發生,他解釋自己「緊張、關心、想了解情況」,於是在平靜時走到二號橋。

律政司高級檢控官李庭偉。資料圖片

 案件審訊結束,將押後至8月7日早上作結案陳詞,並定於9月3日作出裁決。

五名被告依次為案發時21歲的劉晉旭、符凱晴、高梓斌,案發時分別18和20歲的陳歷釋和許貽顓,他們被指於前年11月11日,在中文大學賽馬會研究生宿舍一座附近二號橋及環迴東路一帶參與暴動,另各被控一項在「非法集結中使用蒙面物品」,即在同一地點以防毒面罩、半面式防毒面罩、圍巾、頭套、眼罩等物品蒙面。

第二被告符凱晴及第五被告許貽顓另被控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或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指符於同一地點管有一個螺絲批及一個不連手抦的金屬鎚頭;許則管有一把扳手(即士巴拿)。

【案件編號:DCCC361/202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