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新香港金句「Why not?So what?Fake news!」


【撰文:無道】
前傳媒工作者

《蘋果日報》及《壹周刊》「頭七」未過,警察出身的李家超當上政務司司長,成為政府第二把交椅,連隨警察一哥升職接任其保安局局長之位。記者質疑香港是否變成Police State(警察社會),有議員竟然答「Why not?(有何不可?)」這種戰狼式回應,令人歎為觀止。4年前有中聯辦官員被揭以首置客身份避稅,用逾千萬掃啟德「港人港地」樓盤兩單位,該官員回應記者質問時亦曾說:「So what?」兩種答法一脈相承,極具中國特色。按戰狼思路推演,如果這兩句仍未足夠令批評者收聲,可以加多一句近年官員最愛說的「Fake news(假新聞)」,一切就迎刃而解。新香港下,黃子華的「搵食啫!犯法呀?我想㗎?」已經太out了,這三句才是最無敵的回應,最重要是外國勢力也聽得明,簡直Marvellous。

「子華神」1999年在其棟篤笑騷《拾下拾下》拋出「搵食啫!犯法呀?我想㗎?」的金句,他笑言用這幾句可解答任何問題。22年後,愛國者治港、國安法時代下,議員、官員以至執法人員似乎想建立一套更萬能key的答法 — 「Why not?So what?Fake news!」好處是簡單易讀,即使英文水平低也可輕易掌握。

舉個例子,執法人員在去年疫情爆發後,已將法例599G用得出神入化,如果活用這幾句,一定比說「有咩同法官講」來得更理直氣壯。當有市民以「我一個人行街都犯限聚令?」來辯解時,執法人員可說:「Why not?」如果數名市民被強行拉在一起,其中一人反駁:「我同佢唔識架喎?」那就回覆一句:「So what?」聽到這樣的回應,正常人也被會被「拋窒」,真的很難再爭辯下去。

另一例子,上月尾王婆婆「一個人原來都可以集結」事件,如執法人員英勇地大叫一聲:「Why not?」相信足以控制場面,如果仍然有人夠膽反駁:「咁樣即係政治打壓」,只需連隨補一句「Fake news」,事件就可輕易平息。

想像一下,18年前如果時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識用這三句,相信一定可以完美反擊「偷步買車」指控。假如記者問:「你喺預算案公佈大幅調高汽車首次登記稅前買咗架車,省咗好多稅喎」,梁生可以說:「Why not?」再被追問「你咁樣根本係偷步買車,有利益衝突」的話,這時就簡單回答:「So what?」如繼續有人窮追猛打質問:「你好可能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喎」,他只要大喝一聲「Fake news!」然後轉身離開,記者必定目瞪口呆,拿他沒辦法。

事實上,以現時香港官場標準,很多人都說梁生當年根本不用下台,甚至可能會在05年能與曾蔭權拗手瓜,隨時升多一級做特首也說不定。硬推《逃犯條例》引發反修例風波的李家超就是人辦,所以他現時做下屆特首的呼聲,以幾何級上升。

話說回來,究竟Police State是甚麼?隨便上網查看維基百科,也大概知道這是指一種政府自稱為人民的監護者及擁有法定權力,在缺乏法律程序的前提下以行政力量控制人民,違反人民意願,指導人民如何生活的社會。一個民選議員竟然可以說,即使香港變成這樣也沒有問題,正正反映新香港的荒謬之處。

或者,香港人近一、兩年已見過太多荒謬事,政權用7日時間就令一份暢銷26年的報章在惶恐中滅亡,還有甚麼不可能發生?人無恥則無敵,當制衡聲音越少,這班人膽子越大,「Why not?So what?Fake news!」這套荒謬答法,供一些忠誠的廢物用來回應提問,的確是所向無敵的金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