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蘋果員工最後感言】「唔會再有第二間蘋果」 大時代堅持繼續當記者


《蘋果日報》今日出版最後一份實體報紙,正式停運;午夜過後,所有Apps和社交媒體平台也下架。創刊26年,《蘋果》最終在管理層被捕、資金被凍結下,被逼謝幕,有份決定提早停運的副總編輯蔣美紅哭著說,根本不應如此,但現實殘酷,相信讀者會原諒。《蘋果》「930新聞報道」的最後主播謝馨怡慨嘆,香港不會再有另一間《蘋果》,失去了便沒法彌補。

然而,即使前路黯淡,多名蘋果記者仍然堅持留在新聞界,繼續當記者,在大時代記錄真相。《蘋果日報》今日曲終,但人未散。

副總編輯蔣美紅:本以為可渡過7.1  

《蘋果日報》副總編輯、中國組主管蔣美紅有份決定《蘋果》今日結束營運。她形容決定十分艱難,但警方昨晨拘捕主筆楊清奇,科學園又宣佈要收回壹傳媒大樓的土地,面對當局趕盡殺絕,員工又十分擔心,唯有無奈提早停運。「決定係好艱難嘅,因為有啲同事想繼續留守,包括我啦。但係好多同事又擔心人身安危,好多都唔敢返嚟。既然係咁,長痛不如短痛,不如就做埋今日。」

《蘋果日報》副總編輯、中國組主管蔣美紅。黎家威攝

蔣美紅早在《蘋果》創刊時入職,1997年至2005年曾轉職《明報》,之後回巢,前後在《蘋果》工作15年,公司突然遭逢巨變,她形容過去一個星期「心情好差,喊咗好多日」。

本來同張生副社長(張劍虹),我哋兩個比較樂觀嘅,本來都諗住可以渡過7.1,點知之前就拉咗佢哋5個,咁就幻滅咗啦。點知今朝又拉咗清奇,咁就更加無奢望,感覺香港比大陸更恐怖。
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和《蘋果》總編輯羅偉光上星期六正式被控。資料圖片

創刊26年,《蘋果》最終在管理層被捕、資金被凍結下謝幕,蔣美紅慨嘆根本不應如此,不禁澘然淚下。

我當然覺得係唔應該啦,不過現實環境係好殘酷,所以無辦法。咁我諗讀者都原諒我哋嘅。雖然讀者之前成日都話希望我哋撐落去,但係見到咁嘅環境,我諗讀者都接受到。咁我哋都對得住啲同事,雖然我哋好多管理層被拉,都好無奈。

《蘋果》多名管理層先後被拘捕,老闆黎智英、行政總裁張劍虹和《蘋果》總編輯羅偉光更被還柙不准保釋。蔣美紅不擔心被捕,直言10多年前在大陸採訪時,亦曾被國安拘捕。國安法下,她承認不知道紅線在哪裡,根本沒法擔心。「無得驚啊,我無辦法去驚啊。咁總之我自己小心啲,但再小心如果佢真係要拉你,我都無計。」

蔣美紅說,《蘋果》給予記者的自由度高、空間大,員工對管理層有不滿甚至可以在大會公開批評,直言在香港傳媒十分少見。「對於老細嘅一啲決定,我哋覺得唔啱,我哋係可以say no嘅。」離任在即,她最不捨得中國組同事,也不捨《蘋果》的精神。「無咗《蘋果》,咁多份報紙其實千篇一律,咁有咩意思呢?基本上講同一句說話,其實係無咩意思㗎喎。」

蔣美紅又寄語一眾《蘋果》員工:「其他蘋果同事呢,可能嚟緊大家都會各奔東西,咁我希望佢哋將《蘋果》精神繼續發揚落去,好好裝備自己,隨時喺各個崗位都可能需要佢哋。」

蔣美紅寄語一眾《蘋果》員工將《蘋果》精神「繼續發揚落去」。鄭啟智攝

蘋果「最後主播」謝馨怡:唔會再有第二個蘋果日報

謝馨怡是《蘋果》「930新聞報道」的最後主播,僅擔任主播短短兩天。儘管早已消化公司即將停運,但當她昨日(23日)下午收到公司即日停運的消息,仍然覺得難以接受,「一聽到個消息係好突然,覺得好似嚟得咁快嘅。」她慨嘆:「一間咁大間報紙,一個咁有自由度、空間咁大嘅地方,咁就無咗啦,我覺得係好可惜嘅。」

「930新聞報道」的最後主播謝馨怡。黎家威攝

去年11月,謝馨怡是一眾辭職抗議的有線記者之一,今年2月才加入《蘋果》。當日在有線辭職明志,今日在《蘋果》被逼離職,她形容:「兩次都係衝擊嚟嘅,而我覺得今次嘅衝擊可能更加大添。」謝馨怡憶述,當初從有線辭職後,一心想繼續當記者,即使知道《蘋果》終會「捱唔到」,仍然抱著「有得做就做」的心態入職。縱然早有心理準備,當公司管理層被捕,500名警察大舉搜查《蘋果》,當刻對謝馨怡而言,仍然是莫大的衝擊,覺得十分憤怒。

「其實大家同事都係做新聞,都係做返記者嘅本分,我哋都係報道番事實、報道番真相啦,但係就俾人安咗個罪名落嚟要拉佢哋。而我哋都唔知道下一個會係邊個,會唔會係我嘅採主?定係我身邊嘅同事?定係我呢?所以個衝擊的確係好大。」

500名警員上星期四搜查《蘋果》。資料圖片

謝馨怡最不捨得《蘋果》給予記者的自由度,還有報道反對聲音的空間,形容在新聞業界十分難得。她惋惜道:

我覺得唔會再有第二個蘋果日報⋯⋯ 我諗無人會再搞一份有咁多反對聲音,或者係用一個咁樣嘅立場嘅報紙或者媒體。所以冇咗蘋果日報就係冇咗㗎啦,係無得補番㗎。

正因如此,在最後一晚的「930新聞報道」中,謝馨怡的節目最後寄語其他新聞工作者緊守崗位,她當時道:「希望即使少咗我哋呢個平台,香港嘅新聞工作者,都可以緊守崗位,捍衛真相。」

新聞自由萎縮,前路黯淡,但謝馨怡想當記者的初心仍然不變。「呢一刻,我未有一下話我一定要轉行,我未有呢個諗法。我依然繼續想做記者。」

鄭啟智攝

法庭記者K:無咗《蘋果》更需要記者記錄

法庭記者K剛剛畢業便加入《蘋果》,工作約8個月。今午仍在法庭工作,才突然收到公司停運的消息。「做做下嘢,聽聽下審訊,突然間收到個消息,話就要完啦。預期之內嘅,但當下係驚訝嘅。」

他形容一眾同事的情緒複雜,但大家仍然緊守崗位。「我見到好多好多同事,全部手頭上仲有工作嘅同事,繼續好專注地做緊佢哋要做嘅嘢。用盡僅有嘅時間,去出聽日嗰100萬份嘅報紙。」

《蘋果》法庭記者K。黎家威攝

入職不久便要離職,K反而感恩能在《蘋果》的最後日子加入公司。「調返轉頭咁睇,我好感恩有呢7個月嘅經歷。」但K不禁慨嘆:「可能呢一世都未必再有機會感受呢個咁開明、開放嘅環境。」

 在《蘋果》的工作戛然而止,令K最感遺憾的,是沒法再在法庭為公眾記錄。

我哋蘋果法庭版,唔敢講做到最好啦,但係一定做到最齊,每一單都會坐。盡可能人手充足的話,係一定會坐喺度。遺憾嘅就係,我無得每日坐喺法庭為公眾紀錄。
張凱傑攝

《蘋果》停運,會否代表部分報道從此在香港消失?K深信《蘋果》同事會找到出路。「我希望唔會。因為蘋果無咗,但係唔代表入面啲人就好似煙消雲散,突然間執咗笠,大家就唔存在咁。呢啲人仲喺度嘅時候,我覺得有心做嘅人總會搵到出路。雖然係好絕望嘅情況,但當我哋面對佢嘅時候,我相信我哋咁多個腦袋,800個腦袋,一定可以搵到方法去搵到出路,繼續記錄真相。」 

K又覺得,《蘋果》停運象徵香港正式喪失新聞自由。他又認為《蘋果》是香港的一個標誌,當《蘋果》今天這樣消亡,可能象徵其他自由亦然。 

談到未來的打算,K不假思索、堅定地說:「我會繼續做記者。」他續說:「正正因為《蘋果》無咗,就更加需要記者記錄,唯一可以回應呢件事嘅方式,就係繼續記錄,作為記者。」 

  鄭卓伶攝

記者陳玨明:唔捨得香港無咗《蘋果》

《蘋果》記者陳玨明傍晚回到公司,手執多束市民請轉交公司的鮮花。對於《蘋果》停運,他深感可惜,但無可奈何。「我都想蘋果繼續做,壹傳媒繼續做,為市民帶來更好嘅報導,但唔係我想我就得。」 

《蘋果》記者陳玨明。鄭啟智攝

來到《蘋果》營運的最後一天,陳玨明仍堅守崗位「首先完成我嘅工作,因為我嘅工作係讓聽日嘅《蘋果日報》可以有內容出版,要繼續堅守我嘅崗位先。」他笑言晚上未必有時間緬懷過去,甚至可能沒有時間吃晚飯。停運在即,被問到最不捨得的是甚麼,他答道:「我諗我唔係唔捨得《蘋果》,我係唔捨得香港無咗《蘋果》。」

陳玨明最後寄語香港人:

聽日(今日)買《蘋果日報》,繼續為相信嘅價值,做堅持嘅人啦!
鄭啟智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