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拜登重建民主同盟


與競選總統初期呈現老態不同,拜登上任後無論是內政或外交,都是充滿幹勁,令人刮目相看。為了落實他競選時提出帶領美國重返國際的承諾,他的首次外訪便以歐洲為目的地,由訪問英國開始,然後出席G7,繼而參加北約會議,與歐盟會談,最後才與俄國普京舉行高峰會。我會把拜登歐洲行分兩部分評論,今次集中談他與歐洲盟友會談取得的成果。 

英國是今次G7周年會議的東道主。拜登到訪,脫離歐盟的英國首相約翰遜自然求之不得,結果是兩國簽署一份《新大西洋憲章》。原來的大西洋憲章是1941年二次大戰前夕,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和英國首相邱吉爾在大西洋一艘戰艦上簽署,條文包括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國際合作等原則。《新大西洋憲章》以80年前的承諾和願望為基礎,重申英美兩國會與所有秉持相同民主價值的夥伴緊密合作,透過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共同應對衝擊民主人權價值的挑戰。

《新大西洋憲章》沒有說明挑戰來自何方,G7的聯合聲明便點明破壞民主人權的國家,包括俄國和中國。聲明呼籲中國尊重涉及新疆和香港的人權和基本自由,包括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列明的各種自由和高度自治。中國對這個干預內部事務的表述,隨即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與G7聯誼性質不同,北約是個30個成員國須遵守的軍事契約組織。北約的聯合聲明,如常稱俄國為威脅,但首次提到中國。聲明指中國的野心和武斷行為,對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構成系統性挑戰。聲明也關注中國擴張的核武力量,以及中俄的軍事合作。

拜登與歐盟會面後,雙方發表的聲明重申兩地人民秉持相同的民主價值,並會負起捍衛民主人權的責任。聲明中令中國強烈不滿的地方,包括繼續追查新冠病毒的來源,關注新疆和西藏的人權問題,以及香港的自由和民主受到侵蝕等。

有別於特朗普的「美國第一」,拜登歐洲行成功打造一個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同盟,藉此抗衡他口中的專制政府。不過,在應對中國方面,歐洲各國是防中多過抗中,而一些國家,例如希臘、匈牙利,甚至法國、德國更重視從中國取得的投資和實利。其實中美博弈,路遙多變,而國際外交從來不是拉幫結派這樣簡單。  

原文刊於筆者AM730專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