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21見證者:記錄事實真相 仍有其歷史意義


7.21白衣人暴動案周五(18日)裁決,六名不認罪的被告當中,除首被告王志榮獲無罪釋放,其餘五名被告被判暴動及傷人等罪成,還押至7月22日判刑。目睹事發經過的民主黨中委莊榮輝接受訪問時表示,事件已過去兩年,但仍不能忘記當日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的畫面,形容施襲者比喪屍更恐怖:「我哋望到嘅人係有血有肉,群起無差別襲擊市民,唔知係咩人嚟!當時每個著住白衫、揸住支棍嘅人都殺紅了眼!」

他批評警方至今仍未盡力徹查案件:「因為涉案嘅人一定係唔止受制裁嘅人嘅數目,我覺得係遠多於嗰個數目。始終而家都只係好表面哋拉咗當日有份參與恐怖襲擊嘅人,咁有份策劃、指揮、主謀嘅人,似乎警方完全無頭緒。」

同樣遇襲但不是出庭證人的,還有攝影師Black(化名)。他當晚在元朗站大堂採訪時,遭數名白衣人用藤條打傷手和背部,手上攝影機被搶走、擲在地上再拋出街外。事發至今近兩年,為尋真相作車牌查冊的蔡玉玲被定罪、遇襲的林卓廷「原告變被告」,但始終只有8名白衣人被檢控,其中一人周五獲判無罪釋放。面對7.21事件的荒謬、香港社會的倒退,他形容「個心係灰,件事係黑到極致」。

儘管再次重提經歷仍難以改變現狀,但Black相信記錄事實真相,總有其歷史意義,「最緊要識得分清邊啲真邊啲假,要好清楚。」

事發至今近兩年,為尋真相作車牌查冊的蔡玉玲被定罪、遇襲的林卓廷「原告變被告」,但始終只有8名白衣人被檢控,其中一人周五獲判無罪釋放。資料圖片

當日港島區大遊行,林卓廷、民主黨中委莊榮輝、現任沙田區議員冼卓嵐及北區區議員郭㙟豐四人同行,莊榮輝憶述:「完咗街站執埋嘢都8點幾,搞咗成日已經好攰,食過晚飯9點幾已經諗住返屋企。」除郭㙟豐外,其餘三人都住沙田,故一起從灣仔乘搭地鐵到金鐘轉車,再在旺角站轉搭觀塘線往九龍塘轉東鐵,打算回家休息。

列車抵達石硤尾站,眾人從社交平台看到蘇廚師被襲擊的新聞,隨即決定落車轉線,搭回頭車到太子往美孚。「轉車過程只係10分鐘,我哋仲商量緊入唔入去,當時唔知會唔會係單一事件、唔知去唔去好,仲掙扎緊。」

三人從美孚地鐵站走到西鐵站,沿路商議去向,最後林卓廷決定先致電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黃偉賢諮詢,並向黃取了警民關係科警長電話作聯絡。當時警方回覆林卓廷稱會派人到元朗站,但林仍然不放心,決定直接到元朗觀察情況。「阿廷話,『我call咗警民關係科喇,叫咗佢落人手,但我擔心佢唔知係咪真係落去。我話畀佢聽我哋會入去,我哋會睇住佢哋有冇做嘢。』」三人遂登上西鐵線,前往元朗站。

「之後發生嘅事,都用直播拍低咗。」

無辦法磨滅記憶:「比起喪屍更恐怖」

事件已過去近兩年,40多歲的莊榮輝說自問相當「硬淨」,但相信自己與其他親歷其境的人一樣,不能忘記當刻的畫面。「我有睇韓國嗰套《屍殺列車》,我覺得我哋當時個情況再恐怖啲,因為嗰班喪屍係喪架嘛,但我哋望到嘅人係有血有肉,群起無差別襲擊市民,唔知係咩人嚟!當時每個著住白衫、揸住支棍嘅人都殺紅了眼!」如今憶述仍難掩激動。

「當時嘅恐懼,唔淨係擔心自身安全,好多人都係到慘叫、大嗌救命,我人生入面無試過一刻係咁惶恐。」

莊榮輝說,不能忘記當刻白衣人施襲的畫面。資料圖片

莊榮輝事後三次獲警方邀請進行認人手續,其中兩次成功認出疑犯,並錄取證人口供,惟其後警方一直未有聯絡莊榮輝。直至今年二月,莊榮輝聯同林卓廷在7.21白衣人暴動案開審前夕召開記者會,不滿警方未有邀請他們以證人身份出庭作供,其後莊榮輝方獲警方邀請作第四次認人。

他說,由於施襲者人數眾多,認人的過程並不容易,但有些臉孔他仍相當清晰:「我哋唔係估中,我哋真係認到佢(兇徒),無辦法磨滅記憶。感動嘅係兩年前幫緊手認人嘅人,而家依然有繼續去,大家放低工作抽時間嚟,有人仲揸住拐杖。」

質疑警方放軟手腳 做法不符邏輯

去年十月,林卓廷與另外6人被控當日於港鐵元朗站大堂,與其他身份不詳的人參與暴動。莊榮輝坦言,當時收到林卓廷被捕的消息後,擔心過自己亦會被捕:「自問冇做過任何嘢令佢有藉口去拉我,但我都有同屋企人講要有心理準備。」

去年十月,林卓廷與另外6人被控當日於港鐵元朗站大堂,與其他身份不詳的人參與暴動。資料圖片

莊榮輝質疑警方的做法不符邏輯:「嗱我唔係呼籲佢,但好簡單講個邏輯。全香港都知我同林卓廷一齊入去,但警方冇就告林卓廷(一案)問過我嘢架喎,佢係咪應該質疑吓林卓廷點解入去,佢係咪應該問我攞份口供呢?係咪如果佢信我講嘅說話,會影響佢嘅決定告定唔告林卓廷呢?點解佢唔問我呢?」

他又批評警方至今仍未盡力徹查案件:「因為涉案嘅人一定係唔止受制裁嘅人嘅數目,我覺得係遠多於嗰個數目。始終而家都只係好表面哋拉咗當日有份參與恐怖襲擊嘅人,咁有份策劃、指揮、主謀嘅人,似乎警方完全無頭緒。」

法官葉佐文在判決中提到,林卓廷案發時只是在安慰現場市民,說已經報警,勸喻市民等待警方到場,有關林卓廷指罵搞事的說法是「毫無道理」。莊榮輝表示同意:「有乜人犯案,會直播住自己犯案㗎?」

7.21事件一周年,有市民在元朗帶同「警黑勾結」的標語示威。資料圖片

猶如「屍殺列車」的逃生

Black從事新聞行業多年,當晚被白衣人打傷手臂流血後,曾兩度協助警方作認人手續,但並沒發現被正面拍下容貌的施襲者。在今次的白衣人暴動案審訊,Black本來也收到證人傳票,但在開審前一天卻獲警方致電通知毋須出庭,他估計是因涉案被告並非襲擊他的人。

7.21當日,Black原本在金鐘拍攝示威衝突,至晚上10時許收到公司來電指「元朗好似有啲嘢」,便立即趕往現場,在晚上約11時到達。他經英龍圍入口進入付費大堂時,已有不少市民急步從車站閘內迎面而來,亦有人提醒他「喂你唔好去前面,有啲人打人呀」。出於現場採訪本能,Black繼續前行,十秒八秒間,就開始看到許多市民驚惶地往閘外逃跑,期間有人跌倒,由其他人扶起。

Black形容,「好似《屍殺列車》喺你自己眼前真實咁出現,啲人好驚惶咁喺地鐵站走出嚟。」他以往曾採訪不同突發新聞,多年來也算見過不同場面,「但有一瞬間,我都覺得個畫面喺我面前出現係真係幾震撼。」

事情繼續發展,Black的鏡頭追著一名被白衣人用藤條追打、戴黃色頭盔的年輕男子,在該男子四周奔跑躲避襲擊時,數名白衣人發現Black正在拍攝,便將他包圍並打傷其手臂,期間有白衣人呼叫「喂,你邊間嘅?」、「唔准影!」,之後搶走攝錄機,擲在地上,機身零件飛脫,最後更將它拋到車站外。Black事後雖未能尋回機身,但幸運地在路面找到攝錄機的記憶卡,同晚送院治理,敷藥和錄口供後出院。

Black當晚送院治理,敷藥和錄口供後出院。邢穎琦攝

若是健康社會 劇本不應如此

Black採訪多年,不免曾在突發新聞場合遇襲,但與7.21白衣人襲擊的感覺不同。他說,以往情況一般是個別人士受情緒影響,有時甚至是可理解的狀態,譬如是鬧自殺的情侶不想被拍攝、政見不同的人為發洩而吐口水等,但7.21事件並非來自一個人的情緒,而是一班人「目無法紀」,在沒有警員阻止的情況下無差別襲擊市民。

7.21當晚曾有兩名軍裝警到場後調頭離去,備受坊間評擊,警方及後解釋他們是二人要求支援、退到安全位置觀察。Black至今仍不理解警員怎能調頭離開,「我作為一個無裝備喺身嘅記者,我都可以繼續向前行,你警察竟然係調頭走?」他覺得在一個健康社會,「成個劇本唔應該咁樣發生」,警員應在場制止襲擊,或許不會有這麼多市民受傷。

事發至今近兩年,僅8名白衣人被檢控,其中一人周五(18日)無罪獲釋。Black對制度、對司法機構已沒太大信心,覺得有白衣人獲釋也算預期之內,裁決以後,他最擔心警方、政府、傳媒、大眾隨案件結束而丟淡事件,慢慢忘記仍有許多施襲者未負刑責。面對7.21事件的荒謬、香港社會的倒退,他形容「個心係灰,件事係黑到極致」,「唔係純粹話香港最黑暗嘅一天,黑暗嘅一天好多日喇已經,但都無光明過,啲嘢仍然係咁黑暗咁發生。」

儘管再次重提經歷仍難以改變現狀,但Black相信記錄事實真相,總有其歷史意義,「最緊要識得分清邊啲真邊啲假,要好清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