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即將消失的馬屎埔村:村民稱安置和復耕安排混亂


【文|圖:一班香港年輕人】

受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影響,馬屎埔村被納入政府計劃「四萬呎原址換地」,分三期進行收地。而在上月二十八日,過百名地政人員、保安、承建商人員、警察以及地盤主管在沒有預先通知村民的情況下入村圍封五戶村民居所,只容許村民在15分鐘內搬離,同時亦剪斷電表水表以及打碎門窗。

馬屎埔村村代表陳伯。

村民:528事件為偷步拆屋、地政霸權

政府於2019年1月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就有關古洞北及粉嶺北新發展區項目內的特惠補償及安置安排提到,當局一貫目標是沒有人會因為清拆行動而無家可歸。但村民區先生憶述5月28日當天早上地政人員突然來到他家,要求他在15分鐘內清屋離開然後拆屋,他下午才取得公屋鎖匙。他慨嘆政府的安排「不合理」和「欠缺人情味」,指如果當局預先通知他便能在限期內遷出。

村民區先生。

馬屎埔村民潘先生指出,合資格申請公屋的住戶共有三次配額選擇公屋。有村民因為對第一次分配的公屋不滿意,但又未有第二、三次機會選擇便遇上地政人員來收地,質疑當局在安置安排上有問題為何仍要圍封。

而同樣受是次受影響的馬屎埔村代表關先生憶述,地政處人員於一月在門外貼了通告指明在四月要收回後從未接觸過他。他在三月時曾發電郵要求地政處及相關部門與他接觸,地政處在四月底才回應,並在五月中進行了初步的賠償安置及度尺行動。其後亦安排在六月二、三日到辦事處提供核實身份資料。他指賠償安置的程序,估計需時四至六個月,而到目前為止他的賠償安置還在初步辦理中。但528當天,地政人員在沒有通知下突然剪鎖破門入屋,他的家人只能搬進他即將在七月被政府收回的另一間屋,指「如果沒有另一間屋,就會無家可歸」。他表示其住所左(近村口)右(近河邊)兩間屋的通告上寫上四月為遷出期限,但528當天沒有封上述兩間屋,不明白政府為何選擇只封他的屋,認為政府人員回應指是根據工程進度的說法並不合理。作為村代表,他質疑政府是為了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村代表關先生。

收地及復耕欠缺白紙黑字交代 編配不透明

村民潘先生指沒有原居民在馬屎埔村居住,坦言「沒有原居民嗰種勢力同埋團結」。而他亦感覺到政府在分化村民,質疑復耕機制為何不透明不清楚。他指現時只有兩三位住戶已安置復耕,其中有住戶本應需在舊年底遷出,但到目前為止還未被圍封的情況下,政府卻批了他去華山復耕。相反, 其餘村民還未收到復耕安排,地政處人員便強行收地房屋,令人感到奇怪。

潘先生又指政府在復耕安排亦有問題。在配額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村民續問「如果10個人都揀華山點算」。政府一開始回應指會以抽籤決定,但後來又改口説安排會按遷出日期決定,村民批評政府沒有徵詢他們意見便更改了分配機制。他質疑政府「邊個人去定邊個住戶嘅遷出日期又冇講」,安排非常混亂,村民這兩年已要求政府講清講楚特殊農地復耕分配機制,卻得不到回覆。在沒有白紙黑字寫明那戶分配到那塊農地或是落選後有什麼權利情況下,他認為政府「講一套,做一套」。另一邊廂,有選擇在古洞南農業園復耕的村民,因為農業園未建成而家園又被圍封,盆栽沒有地方可以安置,使他們與復耕脫節,影響生計。

村民指上年政府以疫情為由拒絕與村民開會,但村民認為理由不合理。潘先生提到今年五月中村民已和承建商於社區會堂開會,每人分隔1.5米,認為「大把地方都開到會點解政府要拒絕」。他指出政府人員永遠的答覆是會派前線及社工隊與村民溝通和提供協助。他強調村民不單止是需要協助,還要政府講清講楚所有安排機制。

陳伯:不希望七月收地時再逼到村民走投無路

六月上旬,村代表與地政拆遷組開會,質詢528收地及安置一事,村民批評政府沒有按程序辦事,但地政人員態度囂張,對村民的追問,政府各部門亦一直推卸責任。村代表陳伯重申,他們仍會努力爭取村民應有權利,亦願意和當局溝通,但政府有關部門卻一點也不體諒他們。他希望政府能夠正確地對待餘下在七月被收地的十多戶村民,不要再受到地政人員橫蠻無理的對待,逼到他們走投無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