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躺平主義】內地80後躺平3年月花三百元 稱愈躺平愈焦慮惟難走回頭路


當「躺平學」最近在內地爆紅,網紅、學者連官媒都爭相表態,來自河北農村的80後孫先生反而不覺得新鮮,因為他一早過著這樣的生活。

孫先生

他的躺平年資,甚至比帶起這股風潮的「躺平學大師」還要高。當初大師在網絡爆紅的文章,指自己這種不多上街、不多消費,連工都不多打的生活大概過了兩年多,孫先生就過了三年有多。

他會每日早上十時起床煮飯,有時吃一下剩菜,然後打開電腦找電影看,再開始打游戲。日復一日,孫先生除了因為和家人住不用交租,其餘時間能省就省。天氣熱就開小風扇,生病就自己買藥吃,覺得上街剪頭髮太麻煩,於是買個電動剷把自己的頭髮剃光。

節省下來,他每個月基本花約300元。而當網上爆紅的「躺平學大師」不夠錢花,每年有一兩個月到片場裝死屍賺外快,這位孫先生亦沒有問家中取款,而是做遊戲代練替人打遊戲、或者重操故業替人當焊接臨時工賺點錢。

「躺平學大師」到片場裝死屍賺外快。

事實上躺平不是一日煉成,他6年前都是個按時上班下班的焊接工人。踏上躺平之路,契機是當時大伯過身:「我大伯他是一個聾啞人,一生就是一個光棍兒,在養老院一直度過了餘生。六年前的時候敗血病、血小板壞了,沒辦法只能就是等死。我就突然間有了那麼一種想法,拼死拼活的那麼努力的一生是吧,為了什麼呢?」

「而且壓力越來越大,根本就看不到未來,連一點點、一絲絲的希望簡直就可以說是沒有,為什麼我一定要非得去結婚生子,去承擔這些呢,對不對?」

孫先生踏上躺平之路,契機是6年前大伯過身。

不想追追趕趕,他開始調整工作量當緩衝一下,讓自己休息一下整理思緒。但現實是不願加班的基層員工,沒太多老闆會歡迎。孫先生開始不打長工、多了留在家中,不過就算想不問世事,世事都會找上他。

鄰居的閒言閒語,親朋戚友的各種提醒,令他更加走不出來,覺得自己和所謂的正常生活愈走愈遠,試過連妹妹婚禮都不想去。鼓起勇氣出門,結果親戚又問他何時結婚:「因為中國的傳統規定你到了甚麼年紀,就應該去考慮甚麼樣的事,條條框框給你圈着。開始的時候都是玩笑的說,但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對不對。日積月累了它就形成一種無形的壓力。」

現在他和外界接觸的渠道主要是靠上網,最近躺平成為熱話,孫先生開始在社交平台分享真正的躺平日子是怎樣,結果吸引不少人留言。有人覺得他只是拿躺平美化懶惰、勸他快些找工作,又或者諷刺地指「你的生活真令人羡慕。」

孫先生於是拍攝片段回應:「我不明白為什麼大家要那麼多人會噴我,是因為大家不理解還是出於甚麼原因。我只想說一句,未經他人痛,莫勸他人善。」

他指隨著自己年紀愈大、學歷不高,當初以為躺平是種看透世事的選擇,但現在似乎不由他選擇,只能繼續躺平下去。因為躺下了,很難站起來:「很困難。沒有說是可以走回頭路,很難回頭的,因為你從失敗的這個點過來的,你要想按著失敗這個路,原路返回到正軌那是回不去的。」

「因為畢竟你是因為他的這個正軌把你傷透了,你選擇了背道而馳,然後呢你現在又想逆流而上、回到以前所放棄的那個軌道裡面,我覺得是很困難。」

目前內地網上多個與躺平相關的討論頁面已被刪除,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指,內地網絡每過一陣子就會興起新的概念及用語,不少很快就會被淡忘,但他認為躺平和以往不同,會流行很長時間。

展江指:「它對於年輕人的影響特別大,這是一個具有時代標誌的里程碑,知道吧?這是中國發展這麼多年來,人民從充滿希望、嚮往更好的物質生活,到現在感受到不太容易實現。或者說實現它難度愈來愈大,它是一個很大的轉捩點。」

「即便這個詞彙可能官方也不喜歡、不想用它,它可能和官方說的偉大、偉大理想不太一致,它有些消極破壞作用,但是中國人私下怎麼想,這個官方也不可能完全把它消除。」

他認為除非社會上如樓價、教育及醫療等問題能夠解決,否則躺平這個詞仍然會長期存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