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全黃」美食廣場負責人:父曾因利東街重建被逼遷 望傳達反壟斷訊息


將軍澳地鐵站附近,近年有幾個大型住宅項目相繼落成,由地產商管理的大商場,進駐不少貴價連鎖餐廳、金舖、時裝店。一年前,「日日食美食廣場」落成,及後因在場內張貼文宣,而被業主警告,成為網絡一時熱話。一年後,廣場卻宣布因經營困難,很可能要在兩個月後結業,「告急」消息一出,餐廳又大排長龍。

記者於平日下午兩時許到訪,只見場內掛滿「Mee」橫額,大部分員工戴上黃色口罩(包括燒味師傳及執枱哥仔),場內中西日菜式都有,無一空桌。

有西裝友一邊用刀叉切著牛肉啡菇漢堡包,一邊戴著耳機睇股市新聞;兩位穿POLO恤衫的中佬,買了一大碟咖喱吉列豬扒飯,至於隔著膠板、搭枱的少女則買了鰻魚定食,進食前花了十分鐘為美食打卡。對面枱有白髮夫妻在吃牛腩河,旁邊放著一袋餸,也有穿校服的學生哥,枱面擱著雞髀薯條大汽水,四個男孩顧著低頭打機。

有小學生吃著鐵板餐,問母親:「好好食呀,點解喺出面無見過呢間嘢嘅?」母親隨意地回答:「可能新開、得呢度有。」她的答案算是正確,美食廣場承辦商「博朗專業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阿傑說,最初希望打造一個有點新意、沒有連鎖舖的美食廣場,「不想再是 Copy of a copy」,現時所有檔口都是由阿傑的公司親自打理,外面找不到。

去年六月開幕、七月港版國安法落實,九月美食廣場生意開始上軌道、人流漸增,十月初被業主發警告信,指其於場內展示多張「與准許用途無合理商業關連的標語、文字及海報等物件/物品」,涉違反雙方簽訂的協議條款,至此與業主關係走下坡。阿傑說,今月尾業主會審視廣場業績,一個月後會再通知他結果,若不能追上業主的要求營業額,便可能不獲續租。他又指告急後市民踴躍支持,很可能會追到目標。

「無論最後有無得繼續做,起碼我哋試過、搞過一間非連鎖嘅food court,亦都感謝大家嘅支持,你哋嘅心意我哋收到晒!」

美食廣場內人流鼎盛,掛滿「Mee」橫額。黎卓欣攝

相約在美食廣場訪問,負責人阿傑穿著外國潮牌黑色T恤,黑白色頭巾下藏著漂染的金髮。看到食客魚貫入場,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較靜的角落詳談,阿傑也算是鬆了口氣。

問到為何當初會承辦此商場的美食廣場,他把兒時的一段故事娓娓道來。

中學時期,阿傑目睹父母經營的餐廳,因市區重建被收回,深深影響他。「當時屋企有間茶餐廳喺利東街,地政有日放風話要收番成條街,消息一出,業主就加咗7成租,因為佢哋知道我哋要租到某個日子,然後先有得拎政府嘅賠償,所以幾貴都會肯租,當時感覺就係佢哋(地產商)搶緊我哋嘅錢。」阿傑指,本來政府的賠償就不足以讓他們另外覓址重開,再扣除地產商加租的額外成本,最後所獲賠償所剩無幾。

期間,父母一度透過中介律師和政府打官司。「雖然嗰時知道勝算係非常低,但當時我媽咪話,打官司唔係在意要畀幾多錢,而係在意個公道。」初中的阿傑,也開始知道何謂「地產霸權」,面對業主、政府的壓逼,升斗小民只好無可奈何。

官司結果如何?「當然係輸啦,但呢件事會係......我成長嘅其中一個landmark。」阿傑笑道,眼睛瞇成線。

阿傑口中的茶記便是「珠記冰室」,2005年因利東街重建而被逼遷,當時開業已近十載。2016年,老闆(即阿傑父親)於觀塘工業區重開冰室,繼續賣常餐、生炸雞髀、碟頭飯。

日日食美食廣場也有一檔「珠記冰室」。黎卓欣攝

厭倦倒模式商場 務求餐點新鮮製造 

社會很多不合理的事,看來是如此「理所當然」。雞蛋「理所當然」敵不過高牆,城市「理所當然」地充斥裝修光鮮、一式一樣的連鎖店,作為80後,阿傑說自己是見證香港「鹹淡水轉變」,看著士多、各具風格的老店在時代巨輪下消失,換成倒模般的商場。

「唔想見到個社會變成咁。」阿傑說。

去年,將軍澳有新商場落成,業主打算在場內開設美食廣場,並尋找承辦商負責管理,阿傑見是機會,便放手一試。不過,由於業主要求阿傑要在一年內,將營業額達至一定要求才能續約,他計算過成本後,認為不可能把檔口出租:「計翻匀,個租仲貴過地舖,邊有人肯租?」最後決定自己請人開檔。

家業是茶餐廳,但美食廣場需要五花八門的菜式,阿傑與父親遂招兵買馬,先為兩檔中式點心,聘請三名點心師傅,務求點心新鮮製作,不像連鎖酒樓使用來貨。原希望以新鮮製造吸引覺得物有所值的客人,後來阿傑卻發現兩個檔口連連蝕錢,結果營業至今年1月尾,便要結業止血。「請3個師傅要7萬,但無人會喺食快餐嘅美食廣場,慢慢嘆一盅兩件,成本同收入不符,唯有執咗佢。」

阿傑最初計劃以新鮮製造點心作賣點,但最後成本太高,結業收場,圖為其中一檔點心檔,現已結業。黎卓欣攝
另一個點心檔口,則存放著雜物。黎卓欣攝

有網民投訴美食廣場食品訂價較高,又無附送餐飲,阿傑就大嘆有原因,來貨、人工通通都是成本:「燒味檔我哋可以用平一倍嘅豬肉,但唔想搞到件事咁『地踎』,全部喺廚房即燒,唔同出面用訂貨;飲品我哋搞咗檔嘢叫『奶茶聯盟』,我請兩、三個人專心沖一檔,好過每檔都加個水吧。」漢堡包店的西廚更是藍帶出身,「佢哋用嘅料係六檔入面最靚最貴,真係比得上出面啲西餐!」

因標貼文宣與業主關係走下坡:「佢當初都知我哋係珠記冰室,一早『知我乜料啦』!」

訪問當日人流源源不絕,平日下午兩時各檔口仍排滿十幾人的長龍,要等位、搭枱才有飯開,部份檔口的餐點售礊、提早截龍,賣鐵板燒的檔口更用光了鐵板,須轉以碟上。如此墟冚的畫面,一個星期前,阿傑可沒有幻想過出現:「我哋一直都係差少少打和嘅狀態,而呢個周末嘅營業額多咗一倍。」他估計,若能保持這個人潮,相信能於兩個月內,追上業主訂下的目標營業額。記者問他原本還差多少,他說不便透露,只說是約七位數字。

檔口的餐點售礊、提早截龍,更用光了鐵板,須轉以碟上。黎卓欣攝

本來,阿傑與業主是商業伙伴、有商有量。然而開業四個月後,卻因廣場內貼上文宣海報,而被業主出信警告,指其展示多張「與准許用途無合理商業關連的標語、文字及海報等物件/物品」,涉違反雙方簽訂的協議條款,至此與業主關係走下坡。

美食廣場被業主出信警告。黎卓欣攝

對於當初擬定的業績要求,阿傑以為在疫情下對方會有讓步空間,但業主卻拒絕作出調整。他強調其實廣場生意並不差:「11個檔口,我哋淨係開咗6個,即係得一半,而我哋嘅營業額,其實係超過業主要求嘅一半。你話係咪好差,我又唔覺係。」加上當初洽談時,業主一早知道阿傑兩父子是黃店「珠記冰室」的負責人,「一早知我咩料啦」,不明白對方爲何見到有文宣海報時,會如此大反應。

若不能追上目標,也只好無奈離場,阿傑說最放不下的是四十幾位為他打拼的員工,「啲客喺網上留言,都會話員工好好笑容、態度好好。」他說,有想過在外面租新場,但檔口裝修只有一年,爐頭、「架生」都是新買,偏向留下來,否則裝修成本無歸。

「無論最後有無得繼續做,起碼我哋試過、搞過一間非連鎖嘅food court,亦都感謝大家嘅支持,你哋嘅心意我哋收到晒!」

原本沒打算涉足餐飲業 不後悔一年前決定 

本身從事演唱會幕後工作的阿傑,戴著印上樂隊名稱的口罩,笑說自己其實無打算要接手「珠記冰室」:「我唔識煮嘢食,淨係識食。」

阿傑笑說自己其實無打算要接手「珠記冰室」:「我唔識煮嘢食,淨係識食。」黎卓欣攝

既然沒打算接手父業,阿傑大可繼續專心做演唱會工作,生活尚算過得去,如今踏足飲食業,又難保會否蝕錢離場,俗語說就是「揾嘢嚟煩」,問他有沒有後悔,他不暇思索:「後悔絕對無,因為呢樣嘢係我想搞,而個主要目的,唔係要勁到可以幫個生態起死回生,而係就算我死都好,我想比人知道點解我要咁做。當然錢係一個指標,但傳達個理念,點解要反壟斷,係更加重要。」

「如果呢度係成功,其實係想畀地產商見到,喂,其實唔係將啲嘢係咁dup(duplicate,複製)先可以成功。你dup dup吓,香港人係會疲勞,到時大家都係攬住一齊死㗎咋。」

就如十多年前,阿傑父母即使知道會輸,也要為公道打官司。

與「Mee懲罰師」惺惺相惜:欣賞他們認真的態度

現時,場內掛滿應用程式「Mee懲罰師」的宣傳海報及橫額,而上周美食廣場宣布告急,「Mee懲罰師」亦有幫他們大力宣傳,希望能改善營業額。阿傑笑說,可能是與他們「識於微時」,大家特別有感情、惺惺相惜:「嗰時佢哋啱啱開始搞個page,話要整雙十懲罰祭,我聽到覺得班友好正,整嚿嘢嚟窒『YUU』。」

阿傑形容,「Mee」團隊是「好認真又好有趣嘅一班人」,和他們合作會感受到那股熱誠,「留得低喺香港嘅人,都預咗要堅持,我諗好似佢哋咁笑住堅持嘅態度,好過喊住好慘咁堅持,咁樣先捱到十年八年㗎嘛!」

相關文章:4000黃店平台加入「懲罰Mee」App:食黃店唔係抗爭 黃店令大家見到彼此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