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戰地畫家」畫20多幅素描 記錄市民悼念六四


 

30歲的畫家呀駿,在6月4日在維園作畫,左手手執畫簿,右手手執石墨筆作素描,繪畫維園內及附近發生的事件,包括外國記者報道、賢學思政被捕、市民亮起手機燭光等,大約10分鐘便完成一幅畫作,這天一共畫了二十多幅速寫。呀駿笑言,在場的警員亦對他的畫作也頗感興趣。

「戰地畫家」呀駿於維園作畫


呀駿形容自己是「戰地畫家」,反修例運動期間亦有在衝突現場畫畫,主要繪畫衝突中的靜態事物。對於是否前來悼念六四,呀駿不願多言,但他相信維園可能發生衝突,所以特意前來紀錄六四下的維園。及後呀駿把畫作上載至他的Facebook 專頁「詛咒遊戲(戰地畫家)」。(畫作及文字均經作畫家同意後轉載)

 

//六⽉四⽇維園球場和草地被警察圍封。
⽽且在球場附近的休憩處隨意畫下封鎖線截查坐著休息的市⺠。
現場的記者也開始記錄現場情況。
為甚麼警察要⼤費周張對付⼀個普通市⺠呢?// 

//外國記者⼀個⼈設置腳架,以⾃拍形式報道維園的封鎖情況。//

//有⼈在圍封的鐵攔上放上鮮花和鞠躬。
其後他把鮮花帶走,以免被控「亂拋垃圾」…
畢竟警察在太⼦站也是這樣對付悼念活動。//

//混亂過後,在封鎖線入⾯,⾝穿⿊背⼼的便衣警察和軍裝警察整理和收拾賢學思政的街站。因為街站的所有成員都應該被捕了。//

//亮起⼿機燭光的市⺠,⼀切盡在不⾔中。//

//有⼈在垃圾桶上的煙灰缸擺放燃點的⽩蠟燭。
除了來吞雲吐霧的⼈以外,還有更多⼈來拍攝這⽀⽩蠟燭。
不過這⽀⽩蠟燭很快就被清潔⼯⼈清掃。
清潔⼯⼈標準地倒出煙灰缸,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因此⽩蠟燭只是熄滅和掉在地上。
因此有⼈重放把蠟燭放回煙灰缸上⾯。//

//其後警察趕到這個垃圾筒,⽤⼿倒向這⽀已經熄滅的⽩蠟燭,確保沒有⼈可以⽤這⽀蠟燭做任何悼念儀式。//

//在街頭的悼念燭光可以被弄熄,但店鋪⾃已燃點的蠟燭卻可以⼀直保留。
在登打⼠街的知名黃店「皇茶」擺放了滿桌的⼩燭台和悼念⽂宣。
還有,這間台式飲品店是有酒牌的,因此可以在這邊叫雞尾酒喝。
「放⼼,這杯雞尾酒是不會喝醉你的。」
然後我就喝醉了,在返程的⾞上⾯⼀直睡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